第二十五章 文气招致误会

  到了先天武圣的境界,身体已经不能限制他们的实力了。

  那青年容貌俊美,胸前插一朵莲花,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小酒壶,像是一个风雅的贵公子。

  他眼神冷淡的看着殷明,隐隐有所敌意。

  殷明心里一沉,知道今日的事情麻烦了。

  这人的气势和手段,怕是一位先天武圣。

  侯府上怎么会藏着这么一个可怕的高手?

  殷明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但是他想不明白,这种人物为何会对自己有敌意。

  以先天武圣的强悍,不如先天,皆如蝼蚁。

  神人会对蝼蚁露出敌意吗?

  那人终于冷冷的开口了:“老兄,你到底在装给谁看?”

  要不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人和发狂的柳腾,殷明几乎怀疑这人不是在跟自己说话。

  自己只是个文生,连文士都不是,换言之,也就是武生等级的。

  面对先天武圣,自己有什么好装的?

  殷明心中念诵经文纲要,文气疯狂涌动,总算血脉活络,勉强能够说话。

  殷明慢慢的道:“这位前辈,你说我作假么,还请明示。”

  他虽然行动困难,但是言辞不卑不亢。

  这却更让那青年忌惮,因为从对方的言辞来看,其心神根本没有受到自己的压制。

  不入先天,皆是蝼蚁。

  这小子如果不是先天高手,面对自己,就像是凡人面对神灵。

  别说这样侃侃而谈,只怕早就趴在地上叩首了。

  青年猛地拔出长剑,剑指殷明。

  他厉声喝道:“你豁出去不要脸面,也要装作普通人,你到底是谁?”

  “你这般苦心孤诣的要暗算我,怕不仅仅是因为我的恶名。”

  “我却不曾记得见过你,更没什么梁子。”

  他忽然狂笑起来,道:“哈哈,莫非,老子昔日无意中杀了你老婆么?”

  他忽而状若癫狂,威势却更胜一筹。

  殷明后背夹脊穴中,文曲星星光狂涌,竭力抵御这种压迫。

  青年大笑道:“你是瞧我不起么?”

  “你把先天内息都聚拢在后背夹脊穴,以为我就察觉不到么?”

  “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你耍弄这种小手段,也未免太跌份了!”

  殷明见这人状若疯狂,又固执己见,终于是恼了。

  他不是不惜命,不过今日凶险万分,已是无所化解。

  殷明气往上撞,索性把心一横。

  他这般一放开,反倒是念头通达,所受的压迫大为减轻。

  文气周游全身,为他平增了一股力量。

  这就是点亮一魄的妙处,内壮神魂,外强体魄。

  于此同时,他后背的夹脊穴一阵麻痒,有一股白气涌了出来。

  这白气从他头顶的百会穴浮现而出,悬挂在他的头顶。

  那青年见殷明露出此等异象,眼睛一亮,露出了熊熊战意。

  青年持剑喝道:“这才对,亮你兵刃,今日杀个痛快,看是你死还是我亡!”

  殷明断然喝道:“且住了,听我一言!”

  “有道伐无道,此天理也,所从来久矣。”

  “然未闻徒不知天理,复不通事情,妄兴兵戈,宁能恶耶?”

  这两言,包含了殷明一身文气,携带一股直击心神的秘力,冲向青年。

  这便是文气的一种运用。

  现在殷明在文生境界,已能运用文气伤敌和攻心。

  当然,其破坏力有限。

  不过,他修炼的《春秋繁露》是大儒所书,引动星光,贯导文气,却又让殷明这番攻击陡增了三分威力。

  这番手段,若是寻常武士面对,只怕会下意识的丢了兵刃。

  然而,面对这青年,还是太稚嫩了。

  这一番攻击,对于那青年来说,就像是蛛网拂面一般。

  别说痛,就连痒都做不到。

  可是,青年却是面色一变,这种直击心神的手段,闻所未闻!

  他面上的冷酷和杀意,却浅了三分,多了几分惊疑。

  他看着殷明,冷冷的道:“你还是个文人?”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面色也古怪的温和了一些。

  殷明面容端正,肃然道:“我是个文人,也只是个文人。”

  “阁下不问青红皂白,妄自动手,不怕传出去惹人耻笑吗?”

  青年却仍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喝道:“那你报上名来!”

  殷明却正是文气充沛,念头通达的状态。

  他针锋相对的道:“问人名姓,何不先报上名来?”

  青年一愣,问道:“你真不识得我?”

  殷明淡淡的道:“先天武圣固然了不起,却也未必人人都要识得。”

  青年怪笑道:“我名白彦。”

  白彦?

  叫白彦的人或许很多,但是先天武圣,却只有那一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