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烦心的青林侯

  白淞微微皱眉,显然不大能理解。

  白淞问道:“听说修道法者,修的是神通,伪性却是什么?”

  殷明点点头,道:“白老所言不错。”

  “然而,须知天命之谓性,性者,人之本根也。”

  “那些人修道法,修的却只是性命神通,而不是天命之真性情啊!”

  “不修真性、真神,空有神通,就像是武者的外家横练功夫,终究是成就有限的。”

  白淞和柳清连连点头,都是若有所思。

  殷明则点到即止,没有详细深入讲解,毕竟这不是合适的场合。

  那所谓性,有里表,有真伪,有发之未发。

  性之表为魄,伪为神通,发之为情。

  性之里为魂,真为神灵,未发之始为真性。

  日后殷明教化四方,引领文人士子修行,自然会详细阐述此中大道。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柳清心中却是对殷明多了几分信心。

  殷明又道:“柳兄不需担心,若是我对府上鬼怪束手无策,这青元藤就且让给柳兄便了。”

  柳清闻言,连连摆手,道:“殷兄早有伤病,岂能要殷兄此物。”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向白淞告辞,然后引着殷明一同往侯府去了。

  青林侯府。

  青林侯坐在书房里,紧皱眉头,面前摆着一摞卷宗和书信。

  他最近颇为烦恼。

  一头是自己家闹鬼,小儿子被恶鬼缠身,神志不清。

  一头是科举在即,各地行省的都督,都派人送来书信。

  青林侯地位尊崇,武力强悍,是世袭的一等侯爵。

  因为他爵位尊贵,故此在朝廷中分管礼部。

  这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特色,几乎所有的重要职位,都由武者占据,其下则是文官具体执行。

  强大的武者不需要负责具体事宜,但是却享有最高的指挥权力。

  现在是腊月,年后马上就要举行科举。

  按照惯例,科举由礼部操办。

  作为礼部的最高长官,青林侯每年都会收到来自各行省都督的一堆书信。

  各行省的都督,各自镇压一方,是大唐最强悍的一列人。

  他们早就盯上了科举,想要从中找寻人才,为己所用。

  毕竟,虽然武力是镇压一切的关键,但是想要发展经济,供他们享受,也离不开文官的管理。

  这么多都督都想要人,青林侯也有些难办。

  青林侯手里拿着一份封信,是大唐西部的封西省送来的。

  青林侯看着信,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这位封西都督,武力强悍无比,甚至有望先天武圣。

  可这家伙自恃武力,又山高皇帝远,就肆意作威作福。

  前年有个在他府上做幕僚的举人,被他酒后生生撕裂四肢,活活痛死。

  去年,封西的省府,也是当年大唐殿试的探花郎,被那都督打断一条腿,逃回了洪京城。

  要知道,都督虽然是一省之长官,但是省府作为一省文职之首,则实际负责各种具体事务。

  到现在,封西省的省府一职还空缺着,听说封西那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就这他还有脸要人,要个屁!

  正当青林侯烦心的时候,下人通禀说,公子带着秦国公府的少帅爷来了。

  青林侯顿时更郁闷了。

  说实话,如果可能,他真不想跟那个恐怖的殷大帅扯上关系。

  他虽然武道境界也很高,但是想到那高深莫测的殷大帅,却仍是十分忌惮。

  可现在借了对方神弓,就已是欠下了人情。

  现在人家公子来了,自己说不得,要好好招待一下。

  听说殷大帅常年不在家,这小子不会是来打秋风的吧?

  殷大帅武道通玄,连皇帝都敬重。

  他青林侯虽然尊贵,却也矮了一头。

  想到这里,青林侯对下人道:“本侯去厅里看看,让人把案头收拾一下。”

  青林侯来到正厅,厅中殷明和柳清已经在品茶闲聊。

  青林侯大笑着走进来,道:“少帅爷驾到,本侯心甚喜之啊!”

  其实,以青林侯的地位也好,实力也罢,都根本不需要如此姿态。

  他如此谦和,自然是因为顾忌那恐怖的殷大帅。

  殷明起身行礼道:“侯爷如此客气,倒叫在下不胜惶恐。”

  青林侯愣了愣,觉得这少帅爷的画风不大对。

  这要不是知道儿子办事还算靠谱,他都怀疑这少帅爷是冒牌货了。

  那殷大帅是什么人?

  他冷血无情,盛气凌人,寻常人只消被他瞧上一眼,就手脚发麻,匍匐在地。

  就连青林侯面对他时,都觉得血液发凉,流通不畅。

  可这位公子,穿着简朴,笑容和煦,态度温文尔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