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欲做客侯府

  殷明更是头大,看来这元九出身很是吓人啊!

  元九一咬牙,道:“殷兄若是觉得我没有诚意,便是要我为奴为仆,牵马坠蹬,我也愿意。”

  那霍姓中年人可没想到元九说到这份上,咂咂嘴,觉得有点不妙。

  殷明叹息一声。

  他修的是文道,自然极重孝道。

  这元九情真意切,话到这个份上,终究是打动了他。

  殷明道:“罢了,此物虽然有些难得,在下尽力设法。”

  “元兄不必如此言重,若有法子,在下必定立时通知你。”

  元九大喜过望,连忙道:“殷兄高义,小弟不胜感激,不胜感激。”

  他的确是个纯孝之人,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这时候,伙计在门外道:“长老,青林侯府的小侯爷取药来了。”

  闻听大唐的小侯爷来了,中年人和元九对视一眼,一起起身。

  两人当即告辞,约定改日再会。

  元九朝向殷明,道:“殷兄,适才失礼了,还请你勿要见怪。”

  “如果能救我父亲,在下愿为殷兄达成一切愿望。”

  “今日你要拿什么药只管拿,回头我会让人来算账的。”

  他的眼神真挚,又是感激,又是羞愧。

  中年人眼珠子转了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淞吩咐伙计开门,元九匆匆离去,而不多时柳清走了进来。

  看到殷明在座,柳清就是一怔。

  他给白淞见了礼,然后道:“殷兄,你今日怎么也来百草堂了,敢是伤还没好?”

  殷明点点头,道:“还有些小病根,已不打紧了。”

  “柳兄今日来,是府上有病人吗?”

  听殷明说起病人,柳清顿时一阵头大。

  柳清叹息道:“唉,就是先前说的侯府闹鬼的事。”

  “我三弟被恶鬼缠身,现在终日里浑浑噩噩。”

  “我这不是来烦请白老,给开了些安神的药物。”

  “上次的药用完了,我今日是过来再拿些药的。”

  白淞道:“鬼怪之物,没有形体,是一种阴魂。”

  “寻常武者,虽然不怕这种阴魂,却也完全束手无策。”

  “只有先天武圣,内息绵长,血气阳刚,才能用血气将之磨灭。”

  柳清叹了口气,就是因此,他才去请了黑耀弓。

  这是先天武圣的武器,更沾染了战场血煞气,本身也是一件辟邪的神物。

  能借到此物,已经是青林侯的面子。

  至于请先天武圣出手,就算是青林侯也很难办到。

  先天武圣是国家的战略柱石,岂能轻动!

  柳清有些失落,不过强打精神,道:“这番亏得白老了。”

  “上次拿的药,颇有效用,是以这次再来拿几副。”

  白淞却连连摇头,道:“我开的那方子,寻常人可以用十数日。”

  “三公子短短三日不到,已经用完,这说明鬼物可怖啊。”

  他忧心忡忡的道:“那药物十分霸道,三公子服用过多,怕是承受不住啊!”

  柳清无奈的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只要停药片刻,我三弟发起疯来,几乎能把侯府给拆了。”

  他又叹了口气道:“幸好我三弟天赋异禀,炼体已颇有所成,故此倒还支持的住。”

  白淞却大感意外,因为他自己清楚那方子,就算是武师之体魄,也经受不起连续服用。

  白淞正待询问,忽然一个药铺的伙计走过来。

  伙计一手一个篮子,来到近前,把篮子放在桌上。

  这篮子里的药材,却是用木盒装着。

  这木盒也是名贵木材所制,唤作“首阴”,不但不会吸收药性,反而能孕养药物。

  其本身,就是一味用途广泛的使药。

  这东西当然也很珍惜,不过比起一百两银子一张的玉蚕纸,就差的多了。

  一个篮子被放到殷明面前,一个篮子被放到小侯爷面前。

  伙计有些为难的指着殷明篮子里的青元藤,道:“这青元藤号上储备不多。”

  “这位小爷拿的,就是最后一根了。”

  别看这是一整根,但是这青元藤寒毒致命,要萃取汁液,晾晒成粉末才能使用。

  这一根也得不到多少,也就是刚刚够殷明要的剂量。

  不过这伙计并不知道殷明的身份,也不知道殷明跟柳清有何交情。

  他能当着小侯爷的面,把珍贵药材交给一个贫寒士子样的人,倒是难能可贵。

  由此也可见,百草堂上下,品行端正,对病人一视同仁。

  柳清顿时为难起来,因为殷明这伤病也拖了一些时日了,也不该再耽搁了。

  柳清没法子开口索要,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殷明的篮子。

  殷明看出他的纠结,心中略有些好笑。

  虽然这位小侯爷已经在掩藏眼中的渴望,但是却瞒不过殷明和白淞的毒辣眼神。

  殷明略一沉吟,忽然道:“前次柳兄曾邀请我去侯府做客。”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日就到府上小坐片刻如何?”

  柳清有点懵,不知道殷明怎么忽然就把话题扯到这上面了。

  柳清道:“殷兄愿去做客,自然是欢迎之至。”

  “只是府上近来有些糟乱,怕不能招待客人。”

  柳清言辞很得体,其实真相就是那青元藤被殷明得去,没有药给他三弟用。

  那他三弟发起疯来,谁都受不了。

  柳清没有直说,就是免得有讨要青元藤的意思。

  殷明见他言辞间还体贴到自己,心中暗自点头,更是打算要去看看了。

  殷明道:“柳兄也知道,我修的乃是文道。”

  “我之道,养一腔浩然正气,鬼魅不可侵害。”

  “我正欲到贵府,见识一下那搅扰贵府的恶鬼,是何来路。”

  殷明一来是有些好奇所谓的恶鬼,二来柳清与他也算是朋友。

  殷明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冷淡,其实前世就极为仗义。

  若是力所能及,他自然不介意帮一把。

  柳清又惊又喜,忙问道:“殷兄你可不是说笑吧?”

  殷明笑着点点头,神态平和,颇让人心安。

  白淞奇道:“我曾听闻上古有道法传承,对付鬼魅,颇有成效。”

  “莫非公子得了上古传承?”

  这个世界虽然以武为尊,但在很久远的过去,是有道法的。

  不过后来武道崛起,各种不成气候的道统都很快消失了。

  殷明摇摇头,他现在已经明白,那些道法和文道修炼的同异了。

  殷明道:“我所修者,真神也;道法修者,伪性也,不可同日而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