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态度变换

  元九的眼神却疑惑起来。

  若要论理,白淞是药界的老前辈,自然不会出错。

  可是,殷明修有文气,不经意间就流露出一腔正气的模样,也不像是信口开河之人。

  元九虽然倾向白淞多一点,但是毕竟不敢拿长辈的性命开玩笑。

  元九又问殷明:“殷兄,不知你是从何处听说的,消息可信否?”

  殷明迟疑了一下,因为这事不好解释。

  他适才查询了一下系统商城,找到了牵蛇花,在商品介绍里知晓了此物的药性。

  白淞虽然博识,却哪里知道,殷明有个系统商城。

  这大陆上难寻的宝物,系统商城都有,而且都有详尽介绍。

  殷明所以迟疑,是因为他没法解释这东西的来源,也没法拿出给元九。

  若是这东西便宜,他说不准就送元九一株了。

  可是,系统商城价格及其昂贵,那牵蛇花价格上一连串的零,根本想都不要想。

  殷明道:“元兄,我说的都是真的,只是信与不信,还看元兄你。”

  “咱们初次见面,我也不多做解释。”

  “元兄你若是不信,也情有可原。”

  他这般一说,却叫元九更拿捏不准了。

  原本元九是信白淞的,此时却忍不住疑惑的瞧了白淞一眼。

  白淞嘴角一咧,忍不住道:“少帅爷,我知道你父亲武道通玄,见识过不知多少奇宝。”

  “可那极北大荒之地,妖魔强者层出不穷,他殷大帅只怕也不敢去闯。”

  “况且我听说殷大帅跟少帅爷关系有些微妙,便是他亲眼见过,也未必会告诉你吧。”

  殷明一阵无语,听老者说起殷大帅语气不善,就知道自己又给殷大帅背了黑锅。

  这老者看来是早就认出了自己,而且对殷大帅颇有意见。

  殷明仍旧是淡淡一笑,不想争论。

  元九的面色却嚯的冷冽下来。

  元九冷冷的道:“原来你是那人的后人。”

  “哼,算我瞎了眼,竟然跟你搭话。”

  殷明笑容一僵,感情元九的家族,也跟殷大帅关系不怎么友善。

  殷明摸了摸鼻子,想要起身告辞,显然因为殷大帅的关系,自己在这里并不受欢迎。

  元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显然认为殷明不怀好意。

  殷明刚待起身,一个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

  霍姓中年人本在外面陪小女孩玩耍,不知如何突然出现在里间。

  他笑着道:“别着急啊。”

  “姓殷的虽然不是东西,不过我看这小家伙跟他不是一路。”

  白淞心里一动,摆摆手,把大堂里的伙计和童子都赶了出去。

  中年人打量着殷明道:“哈哈,真是想不到,你居然是姓殷的之子。”

  “不过你那一手龙行大草,绝不是姓殷的能玩出来的。”

  “而且我看你身无武功,怕是另有奇遇,别有师承吧?”

  这中年人虽然看起来轻浮不靠谱,不过到了关键处,显然很靠得住。

  反倒是元九,虽然平时冷静沉稳,适才却无法自制而失态了。

  白淞略一沉吟,道:“说起来,的确听说殷大帅不怎么看重自己的儿子。”

  殷明道:“具体情形,不便多说。”

  “不过,在下跟殷大帅,并非一路。”

  殷明直接挑明,实在是不想给殷大帅背锅了。

  元九迟疑了一下,对中年人道:“可他毕竟是那家伙的儿子……”

  中年人道:“哎,我说小九啊,你可真是爱较真。”

  “小兄弟甚至都不是武道中人,总不能因为他姓殷,就瞧他不起吧。”

  殷明没好气的瞥他一眼,这家伙是真不会说话。

  不过元九总算冷静下来。

  在得知了殷明跟殷大帅,父子关系不亲密之后,白淞也神色缓和,看殷明的眼神又变得亲切了。

  霍姓中年人问道:“小兄弟,你适才那般说,难道是见过这牵蛇花吗?”

  殷明略一沉吟。

  中年人道:“人命关天的事情,还请明言。”

  殷明便点点头,道:“具体情形,不便多说。”

  他看向白淞,道:“那植株,不开花时,便如牵牛花一般。”

  “一朝开花,异香十里。”

  “花瓣如蛇信,花蕊如针刺。”

  “不知可是?”

  白淞顿时瞪大了眼睛,想起了药谷秘本上所记载的。

  那是数千年前的事,一位无比强大的长辈,前往大荒冒险,获取一种药材。

  牵蛇花就是他那时记录下的,但那位长辈也没见到花的模样,只取得一截干枯的根部

  他只闻到残留的异香,怀疑是花开时的香味。

  那位盖世强者,那一行重伤垂死,虽然带回了药材,但是回到人族的当日就逝去了。

  白淞忍不住激动起来,难道这少帅爷还真有牵蛇花不成?

  看白淞的神情,谁都明白,殷明说的必然不错。

  元九的神色登时垮了,想要开口,又不好意思。

  中年人忽然干咳一声,道:“小九啊,救命恩人就在眼前啊……”

  元九一愣,旋即明白过来。

  殷明见过牵蛇花,显然是唯一的门路啊!

  殷明瞥了中年人一眼,这家伙脑子转的真快。

  不过,殷明也对此人另眼相看了。

  这人在知道自己没有后台后,反而没有仗势欺人。

  其实,以他的武道修为,拿下殷明再行拷问,是最简单方便的。

  元九垂着头,对殷明道:“兄台,今日,今日我多有得罪。”

  “你若是鄙夷我,我也认了,你若不解气,便是打我几下也不妨。”

  “我只求你一件事,请,请……”

  他自然知道,此花极为珍贵,而与殷明萍水相逢,如何开得了口。

  殷明一阵头大,这叫他如何是好。

  待要拒绝,有些不近人情。

  待要答应,可牵蛇花实在昂贵,需要的文道值是个天文数字!

  殷明苦笑道:“元兄,非是在下不愿帮忙,只是那物委实不好得到……”

  这时候,元九突然普通一声跪了下去。

  元九咬着牙关,颤声道:“殷兄,千难万难,我都愿一力承担。”

  “我知道,冒昧请求,叫你也为难。”

  “我求你救救我父亲,钱财也好、权势也罢,你想要什么,我都可给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