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君药霸道

  殷明面无表情,问道:“这位前辈,你还有什么事吗?”

  那人问道:“你可是没钱么?”

  殷明冷淡的点点头,他的养气功夫,也被这人消磨的差不多了。

  这人再无理取闹,殷明就要去告他个强盗勋贵之罪了。

  虽然这人实力深不可测,但是面对唐国朝廷,就不一样了。

  殷明最后一次冷淡的点了点头。

  那人忽然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拍殷明的肩头,大笑道:“你怎么不早说。”

  下一瞬,殷明只觉得一阵恍惚,整个人就到了百草堂门前。

  那少年冷淡的道:“霍师,你这般莽撞,也不怕惊吓到这位兄台。”

  中年人道:“无妨,年轻人受些惊吓,也是好的。”

  少年看向殷明,拱手道:“兄台请了,我名元九,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他虽然神态冷淡,但是言辞很客气。

  殷明还了一礼,道:“鄙姓殷,幸会。”

  殷明很谨慎。

  他算是看出来了,殷大帅在唐国是大英雄,但是在外不一定树敌多少。

  若是胡乱报上来历,只怕可能替他背锅。

  元九道:“兄台今日花销,都算在我们账上。”

  他这话有些没头没尾,不过诚意倒是很足。

  殷明点点头,也没计较那中年人先前的事,与少年一同进了百草堂。

  那小女孩凑上来,扯了扯殷明的衣角,小声道:“喂,我的珠花呢,快还我!”

  殷明神色一僵,刚才已把那珠花给拆了。

  幸好元九很体贴,道:“小妹,莫要胡闹,那物已送给殷兄了。”

  小女孩面纱下撅起了小嘴。悻悻的跑去找那中年人玩去了。

  元九来到大堂里,早有伙计迎上来,显然是认得元九的。

  这百草堂的伙计,都算是药谷的外门弟子,平日里可都高傲的紧。

  但是面对元九,一个个都恭谨的很。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元九身后,还跟着那实力恐怖的中年人。

  元九却放慢了脚步,似乎是对这种热情的招待不太适应。

  元九身后的一个侍女上前,递上一个折子。

  侍女道:“这是日前贵号留给我家公子的药单,不知可集齐了?”

  一个伙计接过去,道:“药已备齐,请几位稍坐片刻,马上为您取来。”

  元九坐下,面上黑巾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

  幸好他身后的侍女很懂公子心思。

  侍女指着殷明,对伙计道:“这位是我家公子的朋友。”

  “他今日所需药物,都记在公子账上。”

  殷明有些奇怪的看了元九一言。

  这人言谈举止都很得体,但是似乎有些生硬。

  看来他虽然教养很好,其本人却不擅长与人交流。

  殷明向元九道了谢,便列出一张单子,递给了伙计。

  那伙计接过去,看着看着,神色渐渐有些古怪。

  那伙计忍不住问道:“这位小爷,您这方子,不知是谁给开的?”

  殷明道:“我略懂医术,是我自己开的。”

  元九一愣,道:“殷兄原来也懂医道?”

  殷明点点头,他本人懂一点医道,而这身体的记忆中,也有很多关于医道的知识。

  那伙计道:“恕我直言,小爷您开的这方子,吃不得啊。”

  殷明道:“无妨,你照抓就是了。”

  伙计摇摇头,道:“小爷,凡方者,不离君臣佐使。”

  “你这方子君药霸道,却没有使药,真个吃不得。”

  殷明道:“使药我家里自已预备好了,这些药你只管抓就是。”

  伙计还挺有责任心的,道:“小爷,这君药乃是青元藤,生于千年不化的老冰上,寒毒致命。

  ”

  “这东西根本就不能作为君药,因为没有使药能够调和!”

  殷明道:“我自省得,你去抓吧。”

  那伙计无奈,只得去了。

  元九有些生硬的问道:“殷兄,看来你的医道造诣不凡?”

  殷明道:“略知一二罢了。”

  殷明懂医,但也说不上精通。

  他敢开出这方子,是因为系统商城中,有一味凝神草。

  此物不生凡尘间,能凝练神魂,守护神魂不受寒毒侵袭。

  正因有此物,殷明才敢开出这个方子。

  其实,那方子上的药材,都能从系统中获得。

  不过,系统价格实在太黑,殷明才来百草堂,打算从店里购买。

  元九忍不住道:“殷兄,我有位长辈病重,不知你可能为我诊治一番?”

  他一直很冷静,但是此时却有些激动起来。

  显然这位长辈对他来说很重要,他甚至有些急病乱投医了。

  殷明道:“若能帮上忙,在下自然是乐意的。”

  “只是才疏学浅,怕帮不上元兄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