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百草堂偶遇

  那少年围着黑巾,眼神冷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在威胁殷明呢。

  小女孩珠花被抢,嘟嘟囔囔的很不满意,回头冲殷明扮了一个鬼脸。

  殷明捡起那珠花,颇有些哭笑不得。

  那中年人太恐怖了,根本看不出深浅。

  很可能是一位接近先天武圣的大人物,甚至说不准就是一位先天武圣。

  居然被这种人打劫了,这事放到普通人身上,说出去都挺有面子的。

  殷明随手把珠花上的八颗珍珠拆了下来。

  看起来这几颗珍珠倒也值些钱,有总比没有来的好。

  他给了古董摊的大汉一颗,算是借用那青砖的报酬。

  殷明沉吟了一下,自己留下一颗,把剩下的都给了冯行道。

  冯行道没好气的道:“几颗破珠子,别拿来寒碜我了。”

  “老殷,今儿兄弟对你刮目相看了,那点钱就不提了。”

  这时候,双胞胎的姐姐忽然道:“殷公子,这珠花可能借我瞧瞧?”

  殷明点点头,随手递了过去。

  那姐姐看了半天,一脸古怪的道:“殷公子,这盘用的是玄国特产的秘银。”

  “听说鹧川河伯家养有一只老蚌,所产的珍珠千金难求。”

  “这八颗珠子,应该是其生的小蚌产的,虽然小了些,也价值不菲。”

  “最难得是做工巧夺天工,若是完整的珠花,价值在二三百两。”

  “可惜被公子拆了,这一颗珠子,最多也就值二十两。”

  殷明愣了愣,这珠宝首饰,还真是他的知识盲区。

  想不到自己随手一拆,就拆没了一百两银子。

  一旁的古董摊主已趴进了泥土里。

  刚才他以为是不值钱的珠子,随手就丢进去了,正在后悔不迭。

  二十两对正常人来说,可是个大数目。

  殷明洒脱的摆摆手,道:“那几颗珠子你拿着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冯行道还想说什么,但是殷明去的很快,转眼就进了人群,不见了踪影。

  冯行道摸着下巴,喃喃道:“老殷怎么变化这么大!”

  “这一下,洪京怕是要热闹了啊!”

  殷明在路边随便寻了个当铺,把那珠子当掉。

  那双胞胎小丫头眼光很毒辣,果然是当了十八两银子。

  揣着银子,殷明径直往药铺走去。

  说到药铺,整个千元大陆,以百草堂为尊。

  百草堂背后是万年大教药谷,不但医术高绝、药草珍奇,更是实力强大。

  洪京城是一国都城,自然有百草堂的分号。

  那分号,只是大门就有三丈高,用的是五百年的老天罗木做的。

  此木有安神静心的神效,巴掌大的一块都很宝贵。

  一个分号就用这么大的天罗木做大门,可见百草堂的财大气粗。

  不过,殷明只是淡淡的瞧了一眼,就往百草堂对面的药铺走去了。

  那药铺也是老字号,门店也算不错,不过在百草堂对面,就显得无比寒酸了。

  殷明本打算卖个千八百两的银子,去百草堂买些珍奇药物。

  不过,被一个莫名其妙的高人打劫,只能去普通药铺买点寻常的药材了。

  虽然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心里总归是不爽的。

  殷明倒也没有多做纠结,毕竟他现在的实力,不可能跟对方理论此事。

  让殷明想不到的是,他不多做纠结,那中年人却阴魂不散的出现了。

  殷明还没进药铺,就看到那中年人一行。

  小女孩眼尖,大声道:“呀,是刚才那个大哥哥。”

  小女孩的哥哥面色清冷,迟疑了一下,道:“得罪了。”

  中年人却笑呵呵的道:“小兄弟,那青砖的字,着实写的不错。”

  “到底是谁创的这种武功,一定让他去找我啊,我还欠你钱呢。”

  亏得殷明养气功夫不错,换个人,只怕跟这家伙拼命的心思都有了。

  殷明拱拱手,道:“承蒙关照,后会有期。”

  殷明说罢,径直往百草堂对面的药铺走去。

  中年人道:“我说小兄弟啊,那边可没什么好东西。”

  “你家里长辈,就这么扣门吗?”

  那少年谨慎的道:“霍师,你真的确定他背后有人吗?”

  “也许他虽有传承,却没有背后的势力。”

  “他脚步略有虚浮,大概有些内伤,或许正缺一笔银子买药……”

  他显然很清醒、很冷静,分析的头头是道。

  那中年人的面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这么一说,倒也很可能啊!

  中年人一步迈出,直接出现在了那药铺的门口,横在了殷明和药铺的伙计面前。

  那伙计看到这人瞬间出现,哪里不知道这是个不可揣度的强者,自然不敢有半分不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