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没节操的高人

  龙行大草,落笔贯彻内力,劲路螺旋反复,如同人体中的内外缠经。

  据说其中还有着修真和太极内炼之法中的太乙循经,不过此道殷明未曾悟透。

  这青砖上的字迹,乃是殷明以文气取代内力,书写而成。

  文武之道,本非很多人想的那样绝对对立。

  天地者,一阴一阳,冲气而和。

  文武之道,也绝不是绝对对立的。

  那中年人也是啧啧称奇,打量了殷明半晌,忽然道:“你这小子,莫不是东边来的?”

  别说殷明这个穿越者不解其意,整条街上都没人晓得这中年人的意思。

  很多人都在疑惑:东边?是说东南方的玄国吗?

  中年人看殷明似乎不知,打个哈哈道:“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我便是有些好奇,你背后这可不是普通的先天武圣啊!”

  殷明对龙行大草的研究不精,但是这种书法蕴含的武道精华却很深奥。

  中年人显然武道境界超凡,一眼就看出,殷明必是从真正的高人处,学得这门书法。

  中年人这话一出口,街上人都心思各异。

  行人都震惊这少年看起来落魄,背后居然有武圣。

  冯行道皱起眉来,他却是误会了,以为中年人说的先天武圣是殷大帅。

  殷明心中却是暗叹一声,果然一代奇人张三丰,论武道造诣已臻至先天武圣以上。

  只可惜张三丰受到世界的限制,没有展露出他该有的实力。

  殷明道:“前辈好眼力,能看出这个,想必也知道此物的真正价值了。”

  中年人点点头,道:“不错,此物价值非凡,值得研究。”

  他话锋一转,道:“不过,你写的这诗,没头没尾的,怕不是残篇吧?”

  青砖上,字两行:

  “夹脊双关透顶门,修行径路此为尊。”

  “几时学得长生路,须感当初指教人。”

  中年人说是残篇,一点不错。

  殷明故意削去了中间的部分,却是只留下了开头和结尾。

  不过,只是这残篇,就已经透露出一种正统、无敌的武道威势。

  此砖对于高手来说,可以感悟他人武道,以为借鉴。

  对于年轻人来说,更是对参悟武道,有极大的好处。

  殷明道:“我只是卖此砖,是否残篇,与此砖无关。”

  中年人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的拿起那砖,道:“好,此砖我就笑纳了。”

  “哦,对了,我就住在城东的富贵大酒楼,欢迎去做客。”

  众人都是一惊,这酒楼别看名字土,但是奢侈无比,老板更是富可敌国。

  最吓人的是,这富贵大酒楼,据说还做不法的买卖,会劫掠住在店里的富豪。

  不过,这只是传闻,仍有大把的人自恃武力,去享受富贵大酒楼的奢华。

  那中年人说罢,就把那青砖揣进怀里,大笑着就要离去。

  殷明有点蛋疼,看出了这人的意思。

  这家伙八成以为自己是扮猪吃老虎。

  他故意不付钱就走,就是想看看自己身后有什么高人。

  但自家人知自家事,殷明去哪把张三丰给请出来啊!

  这人武道境界不凡,居然好意思当街抢一个少年的东西,真是不怕坠了名头。

  殷明刚要说什么,那先前的老者龟叔先恼了。

  他上前一步,喝道:“那位,请驻足。”

  “这东西是我家少主先看上的,须不能叫你带走!”

  中年人回过头,皱着眉打量那老者。

  他古怪的笑着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泥鳅家的看门老鳖。”

  “我隐约记得,你当年好像挨了姓殷的一巴掌,修为半废……嘿嘿,现在只是武师而已啊。”

  他不怀好意的打量着那位公子,道:“你冒犯我,就不怕这小子步了他哥哥的后尘?”

  老者和公子齐齐变色,知道来历已被这中年人瞧破。

  少年公子冷了脸,慢慢的道:“你到底是谁?”

  “你要知道:触怒河伯,国亡家破。”

  “谁也承受不起!”

  “哈哈哈!”中年人放肆大笑。

  就在这时,那老者忽然诡异的横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

  街上的人都呆滞住了,这中年人是什么来路,怎么没有任何动作,就打飞了一位武师大人。

  中年人却好像一切都跟自己无关,笑眯眯的看了殷明一眼,道:“我等着。”

  说罢,他揣着青砖,招呼少年和小女孩一起离开了。

  那少年皱着眉头,显然是觉得颇为不妥。

  不过他显然也没有带钱,当下从自己的小妹头上摘下一朵珠花,丢给了殷明。

  他冲殷明点点头,大概是有所歉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