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没钱就请自便

  妹妹拉着姐姐的手道:“虽然价格很贵,不过不如我们凑一凑钱。”

  “我们买下来,就算帮这个大哥哥吧。”

  姐姐皱起眉头,露出一副大人的模样,似乎在谨慎的思索。

  这时,一个少年公子从殷明摊位前经过。

  他眼角的余光扫过那青砖,顿时体内的内力有种雀跃之感。

  他立时停住了脚步,他豁然扭过头,看向殷明面前的青砖。

  他的身前,一个老者回过头,瓮声瓮气的道:“少主,可是瞧上什么了?”

  听他说话的声音,就像是整个人被摁在一个大酒瓮里似的。

  那少年公子点点头,眼神却仍然盯着那青砖。

  老者自然明白,看了一眼那青砖,顿时也是眼前一亮。

  他瞪着殷明,声若洪钟的问道:“小子,这砖是要卖么?”

  殷明瞧了老头一眼,道:“一千五百两,不二价。”

  老者皱起眉,道:“唔,一千五……”

  看他的模样,似乎在计算得失。

  冯行道失声道:“我去,你疯了,这么一会就涨了一千两?”

  殷明看冯行道的眼神,第一次多了嫌弃的情绪,简直想抽他的屁股。

  用另一个世界的话说,这就是个熊孩子。

  殷明谈价谈的好好的,这冯行道却没点自觉,在旁多嘴。

  那老者冷哼一声,道:“少年娃娃,你也太黑了吧。”

  “卖旁人五百两,却卖我一千五百两,敢是见我们是外地人么?”

  殷明淡淡的道:“老丈何出此言,又不是非强买强卖。”

  “此物值不值一千五百两,老丈心中自然有数,不是么?”

  那老者皱起眉头,想要反驳,但是显然不如殷明才思便捷,一时间哪里说的出什么。

  他身旁的少年却道:“这位兄台,你这物卖旁人五百两,卖我一千五百两,这总得有个说法。”

  殷明点点头,这少年的话倒也有理。

  其实,他倒也不是黑心,只是见人下药罢了。

  既然因为冯行道被说破了,他也不遮掩,索性坦坦荡荡的说明。

  殷明道:“这东西,我若是卖给普通人,其实五百两还嫌贵了。”

  “可若是卖给两位,一千五百两,也不过是因为我急于出手罢了。”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东西对普通来说,就是一砖石。”

  “在寻常武者手中,或能对武道感悟,有所裨益。”

  “但兄台显然是天资极高,武道渊源颇深,此物对你的作用,远不是常人可比的。”

  那少年公子点点头,知道这人说的也不假。

  他其实也不在乎钱财,便对那老者道:“龟叔,买了吧。”

  老者闻言有些窘迫,小声道:“少主,这趟出来只是吃个午饭,我只带了一枚赤金果。”

  赤金果是千元大陆流通的一种圆饼状的金子,一定程度上可以当做货币使用。

  一枚赤金果,差不多可换千两白银。

  这次,一旁的冯行道也不禁愕然。

  这两人是什么来头,吃个午饭居然带了价值一千两白银的赤金果!

  那少年随口道:“这样吧,我就住在九华楼。”

  “你回头自己去九华楼十八层,找我仆人取钱便了。”

  这话让不少人都惊异,因为能上九华楼,已经是身份的象征。

  住上十八层,更是不得了的贵人。

  不过这少年的言辞,却让人有些不舒服。

  他虽然看起来彬彬有礼,但是不经意间,就流露出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来。

  殷明摇摇头,道:“我也不是生意人,只是换些银子罢了。”

  “兄台无钱,就请自便。”

  那少年公子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还从未见过有人敢忤逆他!

  老者大喝道:“你这小子,怎敢在少主面前推三阻四。”

  “惹得少主不悦,老夫发起性来,当心把你撕碎。”

  这老者一发威,顿时威势逼人,一股恐怖的威压当头而下。

  这赫然是一位武师!

  这种统御一军的大人物,怎么会到这种市场上来!

  整条街上,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老者气势压倒,拜了下去。

  只有寥寥几人,还能站立。

  首当其冲的殷明是一个,一旁的冯行道是一个,还有几人,也都是实力超凡的武士。

  冯行道勉强道:“老东西,你不过是个武师,敢在洪京城撒野,你不要命了么?”

  冯行道属于京城纨绔之流。

  他欺辱殷明,是因为殷明是圈子里最底层的存在。

  可若是外人当面搞事,那说不得洪京城的纨绔,都是穿一条裤子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