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另一位帅府公子

  冯行道道:“你要殷明去东市,岂不是要他出丑吗?”

  冯大帅和殷大帅素来不和,因为说起大帅之名,洪国人都只知一位殷大帅。

  殷明看起来落魄,却被市监称为“少帅爷”。

  衣着光鲜的冯行道,却只当得一声“公子爷”。

  不过,说是不和,也就是冯大帅单方面看殷大帅不爽。

  殷大帅武道境界通天,他的眼中,根本就没有这位同僚。

  幸好冯大帅有个好儿子。

  冯行道天赋超凡,年纪轻轻已经是一位武士,未来大有潜力。

  这等天资,虽然比殷大帅是拍马不及,但是比殷大帅的废物儿子,可是强之百倍。

  冯行道看到殷明居然在西市摆摊,自然要过来奚落几句。

  市监只是个小人物,哪里知道这么多门道。

  他根本连殷明和殷大帅的关系都不清楚。

  听冯行道这么说,市监吓得额头冷汗涔涔,不敢言语了。

  这时候,殷明却摆摆手,道:“你,就你,起开些,别耽搁我做生意。”

  冯行道左右瞧了半天,终于难以置信的确定:这殷明是在跟自己说话。

  冯行道一下愣住了,自己跟这小子认识十多年了,从来没见他这么跟自己说话。

  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不是一个人,只是个碍事的物件罢了。

  要知道,过去殷明见到冯行道,都是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没办法,惹不起,只能躲着走。

  冯行道忍不住道:“殷明,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忘记前次在九华楼的事了?”

  那次,冯行道下黑手,让殷明当众出丑。

  殷明颜面无存,从那之后,都不愿出帅府半步了。

  被他这么一说,殷明瞧他倒是有些面熟了。

  毕竟,对这身体的前身来说,眼前这张脸,绝对恨之入骨,毕生难忘。

  只不过,现在殷明懒得去对照记忆。

  这左右就是小孩子的闹剧罢了,他没什么闲心陪这冯行道玩耍。

  殷明道:“记不清了,你莫碍事,起开些。”

  冯行道顿觉十分没面子,尤其是他身后两个小姑娘已经偷偷掩着嘴笑了起来。

  那是外地一位省督的双胞胎千金,两家的家长有意撮合孩子。

  虽然冯帅说的是让冯行道挑一个,但是冯行道见双胞胎都娇妍可爱,却想一起拿下。

  他戏弄殷明,未尝没有在佳人面前出风头的心思。

  可现在殷明不咸不淡的态度,倒好像他冯行道在无理取闹、乱吹大气一般。

  冯行道怒道:“殷明,你以为装作不认识我,昔日的事就能当做没发生吗?”

  殷明挑了挑眉,道:“听你这么说,你我很熟?”

  冯行道道:“哼,大家都是京城勋贵之后,你装……”

  殷明截口道:“若是很熟,那你代我把市税交了吧。”

  “额……”冯行道僵住了,觉得话题的走向有些不对。

  殷明却已经在摆手,道:“你要是没钱就赶紧让开,我做完生意,却好交税。”

  冯行道身后的一对双胞胎,妹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姐姐急忙拍了一下妹妹,自己却也在捂着嘴偷笑。

  冯行道气急,甩出一锭银子,砸在那市监的手里。

  这锭银子足有十两,够三口之家生活半年。

  市监小声道:“那个,公子爷,少帅爷挑的是二等的摊位,一日要收十二两银子……”

  冯行道狠狠的瞪了那市监一言,又甩出一锭大银,骂道:“不用找了,快滚。”

  那市监不敢多嘴,拿着银子赶紧跑路了。

  开玩笑,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可不敢掺和。

  殷明已经坐下,看到冯行道还拦在自己面前,道:“这摊位一日十二两银子,你莫挡在我面前。”

  冯行道是百思不得其解。

  以前这殷明是个穷酸性子,没少被他们奚落。

  可现在这殷明性子一变,他完全就招架不住了。

  这一刻,冯行道无比怀念过去的殷明。

  冯行道咬着牙道:“我倒要看看,你个穷酸能卖什么物件。”

  殷明头也不抬的道:“那你起开些,别挡着我的摊子。”

  冯行道咬着牙,跟双胞胎小姐妹闪到一旁。

  双胞胎小姐妹也没有不耐烦,都眨巴着大眼,好奇的打量着殷明。

  殷明旁边,是个卖古董的。

  这老板哪里敢招惹冯行道,只得缩着脖子,看两位大帅公子“神仙打架”。

  殷明四下瞧了瞧,最后目光落在了身边卖古董的大汉身上。

  殷明指着大汉摊子上一块青砖问道:“老兄,此砖价值几何?”

  在这个世界,最有价值的古董,就是各种古代神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