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个铜板都没有

  殷明最近连续两次受伤,必须得买点药材滋补一下身体。

  虽然他修文,不修性也不修命,但是性命毕竟是人的根本。

  在他神魂坚固不朽,可以脱离肉体前,这身体还是得好生养护才是。

  然而,收整了一下手头的钱财,殷明不禁皱起眉头。

  这前身也未免太穷了些!

  不,这已经不是穷的问题了,这家伙竟然连一个铜板都没有。

  这小屋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他娘昔日的嫁妆。

  真不知这家伙过去是怎么生活的。

  明明在府上会受尽人的白眼,也不曾试着出去自己谋生。

  殷明摇摇头,再次觉得前身这家伙有些无药可救。

  自己前世这个年纪的时候,一时冲动,便休学去走万里河山了。

  殷明径直离开帅府,往坊市间走去。

  没有钱的日子,他也经历过,但是却从来不曾被难倒过。

  车到山前必有路,殷明决定先去坊市间看看。

  殷明却不知道,他刚走不久,表兄张贺就来到了他住的小屋外。

  张贺受的伤虽然很重,但是武士的恢复能力很强,已经完全无碍了。

  张贺身后,还有三个人。

  这三人是唐京大都督派来的,来调查昨日天星异动的详情。

  原本都督府和大帅府没有瓜葛,他们也进不得帅府。

  但是张贺却正想给殷明教训,于是打开府门,把这三人迎了进来。

  这三人代表大都督而来,如果殷明惹到这三人,就等于是惹到了大都督。

  以殷明的废物身份,大帅肯定不会为殷明出头,那殷明就死定了。

  张贺大声喊殷明开门,却不知道殷明已经去了西市。

  唐京城有两市。

  东市是官市,价格公道,但收的税很重;质量有保障,但是也没有太珍奇的东西。

  毕竟,若有珍惜物件出现在官市上,肯定会被送入皇宫中。

  西市则是商市,这里就千奇百怪,卖什么的都有。

  这里鱼龙混杂,多有骗人的东西,全凭个人的眼力和阅历。

  殷明走了一圈,见大街上卖什么的都有,有卖武器的,也有卖字画的。

  只不过,卖武器的,都在坊市中心处,而卖字画的穷书生,只能缩在坊市的边缘地带。

  中心处倒也有卖字画的,不过画的却多半都是人物画。

  比如唐国九路兵马大元帅——殷大帅。

  殷大帅南征北战,开疆拓土,是唐国人心目中的英雄和偶像。

  特别是一些文官和富商,少不得在家里挂一副殷大帅的画像,来装点门面,以示尊敬武道,忠君爱国。

  殷明直接找了块地方坐下来,摆出一副要摆摊的模样。

  果然,立刻就有市监带人过来。

  市监喝道:“兀那小子,你坐在这里,是想卖货么,可交得起市税么?”

  这里自然是不许随便卖东西的,店铺就不说了,这摆摊都需要一大笔税钱。

  殷明淡淡的道:“听闻市间只要收市之前,能缴纳税金便可,不知可是?”

  那市监皱起眉头,因为这只是规定,但实际上商人都是先交税,再卖货。

  特别是像这小子这般,穿的寒碜,谁知道交不交得起税。

  市监喝道:“你这人好不晓事,你若是个武生老爷,倒也信得过你。”

  “瞧你这身板,弱不禁风,如何信你收市时能交税?”

  殷明略一沉吟,从腰间解下一块玉牌,晃了晃道:“此物可能为信?”

  市监一愣,想了一会才道:“这……咦,这是老宰相的玉牌?”

  老宰相德高望重,虽然没有武功在身,却也颇受人尊重。

  只不过,老宰相被贬失踪,都已经有十年了,他的玉牌还有多大用处?

  市监正要开口,忽然想到什么,忍不住面色一变。

  他勉强问道:“这位小爷,不知您,您尊姓?”

  殷明道:“尊姓不敢当,姓殷。”

  那市监额头的冷汗,唰的下来了。

  老宰相的玉牌,殷大帅的姓,这显然指向了一个人。

  自然就是老宰相的外孙,殷大帅的独子。

  市监忙道:“少帅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您见谅则个。”

  “您若是要卖什么东西,何须来西市呢?”

  “东边的官市有官家的拍卖行,必然能为您办妥。”

  这市监正说着,旁边有人笑着训道:“小李啊,你怎敢戏弄殷大帅的儿子呢?”

  市监吓了一跳,回过头才发现,原来是禁军大帅的公子冯行道。

  市监忙道:“公子爷您说的哪里话,小人这话,都是真心实意的。”

  冯行道笑道:“你还敢狡辩,谁不知道殷大帅的儿子是个废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