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权坠星光

  殷明慢慢踱步,品味经文,欣赏星空。

  “……这天啊,是百神之大君,要是事天不备,那么即便事百神也没有益处啊……”

  慢着!

  正在喃喃自语的殷明忽然愣住。

  人之为人,天之志也!

  人体副天数,难道神魂就不副天数了吗?

  殷明忽然间豁然开朗,就像是心中一道围墙轰然倒塌。

  他来自另一个世界,思想受到了那个世界的局限。

  在那个世界,人根本感知不到神魂,所以“人副天数”一言,自然多被理解为肉体和天数的关系。

  可事实上,人之神魂,又岂会与天数迥异。

  炼体,可以走天人相与的路子。

  修文,何尝不可以走天人感应的方向!

  想到这里,殷明顿觉身体内生出了某种悸动。

  神魂悸动!

  这是即将突破文士的征兆。

  殷明修炼的是《春秋繁露》,品级极高,早就摸到了文士的门槛。

  他所差的,就是点亮神魂之灯,这临门一脚。

  漫天星汉,璀璨闪耀。

  天有日月星河,肉身有孔窍脉理,这是相互对应的。

  而人之神魂,亦有节点魂脉,对应着天道。

  殷明体内,神魂的悸动愈发鲜明了。

  正在这时,殷明忽然生出了一种危险的感觉。

  他整个人好像要飞升仙界一般,神魂就要脱离肉体,直入天穹。

  殷明曾经的经历告诉他:成仙一般的美妙滋味,多半不是幻觉,就是隐藏着莫大凶险。

  旁人很可能会沉迷在这种滋味里,但殷明反而警惕起来。

  几乎同一时间,系统提示:“宿主观想层次过高,超出现在境界所能领悟范畴。”

  殷明立刻醒悟,自己只是一个小小文生,居然妄图窥视天道。

  殷明轻轻摇摇头,知道自己必须改变一些固有的观念。

  在曾经的世界,不能修炼,所以观想天道,对人身是没有危险的。

  现在却不同了,自己必须时刻牢记循序渐进的道理。

  想到此处,殷明念头一变,眼界也随之由广博而精深。

  那漫天星河,大多数星辰,在他眼中都暗淡了。

  最后,只剩下了七颗星。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

  这七颗星,对应人体内七星。

  其中,中间的天权星宫,对应文曲星官。

  于人体内七星中,则对应夹脊穴。

  在修行一道来说,夹脊是一个关键所在。

  所谓:“夹脊双关透顶门,修行径路此为尊。”

  对于殷明来说,这文曲星更是他修行的根本。

  如能以此星为引,他的文道修为,凭空陡增一层。

  而且,有文曲星镇压,他观想天道,参悟经文,也能事倍功半,更不用再担心有走火入魔之危。

  殷明心中念诵:“援天端,布流物,而贯通其理,则事变散其辞矣……”

  “……人虽在天气及奉天气者,不得与天元,本天元命……”

  随着念诵《春秋繁露》,殷明对天人感应的领悟愈发深了。

  天权星熠熠生辉,星光熠熠,似乎要贯彻天际。

  殷明颂曰:“天高其位而下其施,藏其形而见其光;”

  “……故位尊而施仁,藏神而见光者,天之行也……”

  天权星陡然星光炽盛。

  殷明豁然站起身,并指如笔,对着星空遥遥写下两字。

  “文曲”。

  他口中颂道:“故为人者,法天之行!”

  话音未毕,念头先到。

  一道星光贯穿长夜,砸落帅府。

  殷明目视那星光砸落,不慌不忙,念诵道:“……是故内深藏,所以为神,外博观,所以为明也……”

  刹那间,殷明体内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以夹脊为中心,他的身体在产生奇妙的变化,似乎变得更加轻灵便捷。

  而夹脊穴中,亮起了一颗星辰。

  以星为灯,明人之魄。

  殷明神魂一颤,有种种子在萌芽,要破土而出的感觉。

  殷明却急忙收摄心神,将之镇压。

  打通一条正脉,是武士,但是真正的天才武士,是可以打通多条经脉的。

  能打通六条经脉的人,那是非凡之天才,未来能贯通四肢五体,有很大希望成为先天高手。

  甚至,当世还有更恐怖的天才,点亮了六条经脉以上。

  与之相对的,修文者,点亮一魄,固然是文士。

  但若点亮更多,自然也更加强大,未来的潜力也更大。

  殷明从来不是个鼠目寸光的人。

  即将提升境界的喜悦,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

  他及时克制住了破关的冲动,选择了压制。

  与此同时,京城的几位大人物,再次被殷明震动了。

  不过,这次的动静,要小的多。

  主要有两个人,尤其不平静。

  一个是当朝宰相,他虽然不会武功,却见闻广博。

  天权星宫砸落星光,这是亘古未见的景象,让他惊疑不定。

  另一个是唐京大都督,他总管唐京和附近九城的一切事务。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都督虽然是武官,却是同时握有军权和行政权。

  当然,行政上的具体事务,还有文职负责,但是大都督享有最高的裁定权力。

  唐京大都督坐在府衙中,面色平淡,眼神却阴晴不定。

  他心中奇怪,居然又是大帅府那边弄出的动静!

  与此同时,殷明花了好大一番功夫,终于压制住了破境的冲动。

  他的嘴角再次溢出一道血迹,前次修行受的伤还没好,这次却是伤上加伤。

  不过,别看他受伤,但是身体状况却比过去更好。

  魄者,是魂魄,也是体魄。

  他点亮中枢的一魄,不但文道感悟大进,身体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虽然依旧没有什么肉搏的战斗力,但是起码能延年益寿,祛病消灾。

  殷明勉力站起身,看到自己盘坐的地方,印下了两个大字——文曲。

  这是他适才书写时,一股文气压迫地面,形成的文字。

  殷明用鞋底抹平了地面上的大字,强自支撑着回到自己的小屋。

  他好不容易来到榻上,盘膝坐好,然后就陷入了近乎睡眠的冥想中。

  翌日,卯时。

  司晨鸡第一声鸣响,殷明就醒了过来。

  他默默的打坐、调息片刻,这才起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