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点魂灯为文士

  高塔虽然建制规模庞大,但是塔门却是个只容一人通过的小门。

  殷德就站在门口,面色严肃,但眼中却有一丝戏谑之色。

  这两人还真是死要面子,明明请不到那黑耀弓,还不死心的在上面尝试了这么久。

  殷德看着走在前面的殷明,板着脸道:“少爷神通广大,想必已帮小侯爷请到神弓了。”

  他这自然是故意挤兑两人。

  殷明却懒得理他,淡淡的道:“退开。”

  他不理会殷德,直接让殷德让路。

  无视,却有着丝丝压迫之感。

  有那么一瞬间,殷德几乎有种面对少年大帅的感觉。

  昔年大帅惊艳大陆,横推四方。

  面对那些挡路者,大帅就是这种气势。

  这种无视,是一种在孕养中的无敌气势!

  殷德冷冷的道:“少爷在命令老夫?”

  殷德不解,自己昔日是大帅近仆,地位超然,往日里殷明见到自己都是唯唯诺诺。

  若说普通的仆人,殷明还能无力的训斥两句,面对殷德,他却连训斥都不敢。

  武师之尊贵,自然散发慑人的气势,寻常人谁敢直面!

  面对殷德的反问,殷明淡淡的道:“我是帅府少主,莫非使唤不动你么?”

  “你这是,在蔑视大帅吗?”

  这话是殷德刚才问殷明的,现在殷明反过来问殷德。

  殷德还无法反驳。

  相比较普通下人,殷德是很重规矩的。

  当殷明拿出少主身份时,殷德就不敢僭越了。

  他虽然是高高在上的武师,但也是帅府的家仆,殷明也算是他的小主人。

  殷德冷着脸,退开两步,恭声道:“老仆不敢,少爷请。”

  殷明身后,柳清却是有些敬佩。

  要知道,殷德虽然没有刻意展露武师威压,但是若有若无的威严,即使是柳清面对时,也有些压力。

  殷明如此云淡风轻的呵斥一位武师,这是不可思议的。

  青林侯府上也有武师,但是都地位超然。

  别说呵斥了,柳清见到府上的武师,也是会亲切的打招呼的。

  这就是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实力至上。

  殷明在先,率先出塔,没有再看一眼守在门旁的殷德。

  殷德心中冷笑,这小子就算耍耍威风,可是小侯爷请不到神弓,不还得来向自己低头?

  然而,下一瞬,殷德眼神一凝。

  那小侯爷手里握着的,赫然正是黑耀弓。

  此时的黑耀弓,哪里还有半分凶煞的模样,简直跟普通的长弓没有两样。

  殷德冷峻的脸色,就此僵住,显然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在他的注视中,殷明和柳清径直离开,消失在演武场后门。

  殷德连连摇头,还是满心不解。

  他却是还不知道,大帅年轻时用的那柄凶枪,还有那古怪的剑胎,都已消失了。

  若是他知道,此时必然已经一头撞死在塔上。

  神兵失窃,大帅追究下来,他殷德就算是武师,也吃罪不起。

  武师之尊贵,在朝堂上都有地位,是皇帝都重视的人才。

  但是面对先天武圣,就跟蝼蚁一般。

  武力的差距,大于一切权势和地位。

  帅府东院,殷明的小破屋前,柳清告辞离去。

  青林侯府因为闹鬼,早已折腾的上下都不得安生。

  柳清好容易请到了辟邪的神弓,一刻也等不得,匆匆告辞离去。

  柳清走后,殷明回屋。

  回想起这几日的见闻,殷明不禁有些感慨。

  下人张亮、金吾卫张贺,守塔武师殷德……

  所有人都是以武为尊,因他没有武艺在身,就轻视于他。

  可是,武道固然能强壮体魄,以武入道,却绝非是唯一。

  以文入道,便是另一种选择,甚至某种程度上更高于武道。

  忽然间,殷明觉得自己肩上多了一种责任感。

  他是这个世界第一个能修炼文气的人,他应当开创文道!

  他要把文道修炼至巅峰,乃至于超越武道!

  为这个世界的文人士子,开辟一片立足之地!

  殷明站起身,慢慢踱了几步。

  眼下他要做的,不外乎两件事,一者是修文增强实力,二者是科举入仕。

  增强实力,才能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生存。

  科举入仕,则能接近权力,尝试教化民众,推广文道。

  想到此,殷明盘膝坐下,心神沉浸下去,继续研习儒经。

  经过几日的研究,殷明渐渐弄清楚了武道和文道修炼的异同。

  武生,躯体坚实,武艺精通。

  武士,熬炼皮肉,打通经脉,肉身坚实如石。

  这里说的熬炼皮肉,可不是外家功夫,而是武道修炼法门,能够让皮肉像是石板一样结实。

  同时,武士能控制皮肉,像是先前张贺就曾控制皮肉,使得伤口不再流血。

  文道则不同,文道直接是孕养神魂。

  在文生境界,殷明研习经文,就是一种滋养的过程。

  现在他已经接近了文士,文士阶段,就能感知自己的神魂。

  武士的标志,是打通一条正脉的经脉。

  文士的标志,则是要点亮七魄中某一魄的魂灯。

  武者,有十二正脉和奇经八脉。

  打通十二正脉中的一脉,就能成为武士。

  在此基础上,武士阶段则是要打通奇经八脉,这八脉藏匿于人体深处,极难挖掘。

  奇经八脉打通任意一脉,则能内力奔流,实力激增,有种种神奇效用。

  修文,对应的则是三魂和七魄,点亮一盏魂灯,就是文士。

  七魄介于神魂和肉体之间,像武者的十二正经一样,是修文的根基。

  七魄点亮,则内壮神魂,外强体魄,成为文士。

  但七魄跟十二正脉不同,七魄每一魄,都有不同的效用。

  成为文士之后,就要修炼三魂。

  三魂则更玄妙,完全是孕养神魂的阴阳之道。

  如果能点亮三魂,那么神通惊人,不可揣度。

  只是三魂更难参悟,因为完全是虚无缥缈的,无从捉摸。

  殷明五心朝天,冥神思索。

  《春秋繁露》的经文,他已经研究了数遍,却还是没能迈出关键的一步。

  殷明忽然睁开眼,轻叹一声。

  自己有些心急了。

  普通的武徒,纵有天才,要练成武生,也要三年苦功。

  武生成武士,非得七年寒暑,还得有合适的功法。

  殷明穿越过来,才不过几天,就想一步登天,未免太心急了。

  殷明站起身,来到门外。

  已经是夜半时分,周天星辰闪亮,仿佛一卷浩瀚的星图。

  殷明看着看着,不由得有些出神

  这漫天星图,何尝不像是一副人体穴位图呢?

  殷明喃喃道:“天地者,万物之本,先祖之所出也……”

  “为人者天也。人之为人本于天,天亦人之曾祖父也……”

  殷明念诵几句,不禁哑然失笑。

  《春秋繁露》一文,讲究一个人副天数,天人相与。

  也就是以天道观人道,以人道入天道。

  如果是武者炼体,能得到这种天人相与的真谛,那么必然体魄雄壮,神威不可揣度。

  只可惜,武者不懂文,而殷明虽然懂文,却不练体。

  殷明慢慢的走在院子里,暂时放下了修炼的包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