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古怪的剑胎

  这枪尖上的血液,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被人害了吗?

  那么,是殷大帅杀了仇人,为他报仇,夺来此枪,还是说,这枪本就属于殷大帅……

  这时,那长枪透露出一种妖异的情绪,似乎在恐吓、在讥讽殷明。

  殷明直接把凶枪持掌在手中,要强行镇压。

  他虽然不屑拿取这里的东西,但是此枪既然染了老宰相的血,就另当别论了。

  此枪跟自己有大因果。

  殷明口中念诵经文,反复用文气冲刷此枪。

  他一边念诵,一边看向更上一层的入口,那里居然有先天武道内息守护。

  虽然殷明的文气品质不逊与武道内息,但是力量上的差距太大了。

  有殷大帅的武道内息守护,必定是珍贵至极的武器,很可能还有机关警报。

  殷明不是个贪心的人,既然上不去,也没什么无谓的执着。

  正在此时,白光一闪,一道凌厉的剑气从塔的上一层,贯穿而下。

  殷明微微眯了眯眼,手持长枪后退两步。

  那剑气如虹,他这是本能使然。

  他心中有些惊异,因为据他所知,陈兵塔不但守备森严,塔身所用的更是虎噬南岭的青纹石。

  此石坚硬无比,论品质,仅次于皇宫大殿用的赤纹白玉石。

  武士可以肉掌开碑裂石,。

  武师之尊,更是可以肉身硬悍刀剑,徒手打断铁棍。

  可就算是武师,也打不动这青纹石。

  恐怖的是,此剑一道剑气,就无声无息的割裂青纹石。

  宝剑!

  绝对是宝剑!

  可当剑气虹光散去,殷明不禁愕然了。

  眼前这剑,赫然是一柄没有开刃的钝剑。

  说它是剑,都算是恭维。

  此剑剑胎厚重,又没有锋刃,简直就像是一条铁尺一般。

  它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外观。

  此剑造型优美,剑体流光溢彩,铭文仙蕴盎然。

  殷明不动声色的保持距离。

  他见过的诡异之事太多,养成了一种本能的警惕反应。

  看此剑的模样,倒像是自行从上一层穿透而下,来寻殷明。

  是敌是友,让人难以揣摩。

  然而,让殷明意外的是:良久,此剑都再没有一点反应。

  殷明本以为这是一柄通灵的宝剑,从它位列凶枪之上,就知道必然其品质更高。

  此剑品质,就算比之殷大帅的阴阳囚龙锏,应该也不遑多让。

  可谁想得到,此剑半晌没有一点动静,似乎一点灵性也没有。

  殷明尝试着走近两步,此剑却还是一点反应没有。

  殷明虽是个文人,但做事却并不畏手畏脚。

  理智,并非胆小。

  殷明前世曾探索过很多遗迹,理智让他活的很久,胆量则让他见识到了许多奇异景象。

  殷明终于来到了那剑前,不禁由衷的赞叹。

  此剑俊美不可方物,剑体若雪白之流云,铭文若惊龙之书法。

  这绝对是一件……杰出的工艺品。

  是的,工艺品。

  这就是殷明的评价。

  别说吹毛断发了,就是一根头发丝放在地上,此剑都割不断。

  此剑除了装饰作用,作为一把剑就一点用处没有了。

  殷明犹豫了一下,理智告诉他:此剑拿之无用,不如留在这里,免得多生事端。

  可是,冥冥之中,殷明不知为何,对此剑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他修的是儒道经学,直炼神魂,对神魂和身体的了解比较深刻。

  他明白,这种亲切感,来源于身体的本能,而非是自己的情绪。

  他慢慢的拎起剑,那种亲近的感觉愈发强烈。

  系统:“叮,发现先天残宝,兵魂半废,剑胎反始,建议宿主丢弃。”

  殷明却不打算这么做,因为直觉告诉他这柄剑与他有前因。

  今日入他手中,不失为一种缘起。

  这份大因果,比那妖异的长枪,要重的多!

  这时,殷明忽然发现,另一手的凶枪忽然散发出微弱的敌意和畏惧。

  殷明略一沉吟,尝试着把凶枪靠近那柄怪剑。

  系统提示:“此剑已废没有使用价值,而此枪有进阶灵宝的潜质,不建议此剑吞噬此枪。”

  殷明一愣,果然这剑大有古怪。

  一柄残废的剑,还能吞噬这等凶枪。

  系统道:“此剑受损严重,而且品级极高,如果要修补,需要花费海量资源,得不偿失。”

  殷明这次,却没听系统的建议。

  他的理智,并非是利益至上。

  这柄剑绝对跟他有前缘,而这杆枪却只跟他有前仇。

  如何选择,显而易见。

  那凶枪靠近怪剑的一瞬间,发出凄厉的铮铮声,像是遇到了最恐怖的魔神。

  下一瞬,怪剑上铭文闪烁,而那凶枪就此消失不见。

  不知是不是错觉,吞噬了凶枪之后,怪剑似乎变得轻薄锋锐了一点。

  殷明一掀长袍,把长剑收拢在衣襟下。

  殷明退下塔来,却发现柳清还在跟那黑耀弓沟通。

  这黑耀弓杀的人多了,沾染了血煞之气,会排斥和攻击一切接近者。

  刚才虽然被殷明镇压了一次,但仍然在排斥柳清。

  若非柳清持有大帅书信,甚至可能会受伤。

  但是殷明退下来的一瞬间,原本不停嗡动的黑耀弓,登时僵住了

  它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

  殷明刚刚让怪剑吞噬了那妖异的凶枪,那枪的品级比这黑耀弓更高了不知多少。

  因此黑耀弓从殷明的衣袍下,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恐惧。

  黑耀弓的排斥登时消失,被柳清攥在了手里。

  被人持掌,总好过被人吞噬。

  柳清额头早已满是汗水,抬起头来,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看向殷明,有些疑惑。

  他跟这黑耀弓沟通了半天,一直被排斥。

  殷明一下来,黑耀弓立时就老实了,这怎么怎么想也跟殷明有关系。

  殷明平和的道:“柳兄,黑耀弓已请到,就下塔吧?”

  柳清点点头。

  那守塔的殷德老头显然不怀好意,这里显然说话的地方。

  两日沿着窄窄的梯道,一前一后,走下塔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