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妖异长枪

  殷明对柳清道:“柳兄,你去吧。”

  殷德却皱起眉头,以前这小子见了自己都畏畏缩缩,自己一瞪眼都可能吓哭他。

  怎么今日一副高高在上,云淡风轻的样子?

  殷德喝道:“小少爷,你听不到老夫跟你说话吗?”

  “你这是在蔑视大帅吗?”

  这就是殷明生活的现状,武力强大的奴仆,也比他跟大帅的关系更近。

  殷明阅历多,不把这种人放在心上。

  柳清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年轻人,立时就受不了了。

  柳清喝道:“你这老仆,好没规矩。”

  “殷兄是你帅府公子,你岂敢这么跟他说话?”

  殷德冷冷的道:“我这么说话,已是瞧在大帅面子上,否则谁跟一个废物废话?”

  “我看公子你年纪轻轻,已是武士之尊,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何必跟这废物搅在一起?”

  殷德不耐烦的摆摆手,道:“行了,看在大帅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们计较。”

  “你们赶紧退下,这陈兵塔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柳清气恼,早知道今日该穿五色麒麟的勋服来。

  柳清只能取出殷大帅帐下长史回的书信,信的下方有殷大帅的私印。

  柳清冷冷的道:“你说我上不上得此塔?”

  殷德一愣,有大帅书信,就等于是大帅的客人,更何况信中明言请兵的是青林侯公子。

  殷德冷哼一声,退到一旁,道:“既然大帅首肯,请吧。”

  柳清回身道:“殷兄,请同行。”

  他这是给殷明出气。

  殷明一阵好笑,觉得柳清有点孩子气。

  这也很正常,毕竟柳清不像他,有多活一世的经历,早就看淡这种小人。

  殷德却立刻道:“小侯爷,你可以上去,少爷却不行!”

  柳清针锋相对的道:“我请他陪我,也不可以吗?”

  “这……”殷德无奈了,没法再推拒。

  殷明摇摇头,这种小事,也不便拂了柳清的面子。

  当下,两人一起上塔。

  身后,殷德阴测测的冷笑,似乎这陈兵塔中还有什么玄妙没告诉两人。

  柳清刚跟殷德冲突,不愿回去向一个下人低头,硬着头皮就走了进去。

  陈兵塔第一层里,陈放的是一尊神像。

  神像十分高大,足有两层塔高。

  两人绕过去,拾阶而上,直上第三层。

  沿路上,四周陈列各种武器,凶煞的气息扑面而来。

  据说,这些都是昔年大帅的敌人的武器,是战利品。

  不过,真正的宝物,还都在更上面。

  两人来到第三层,刚刚迈上一步,就觉得一股汪洋巨浪般的压力涌来。

  这种凶煞威压,必然是杀人无数,而且是品阶通灵,可供先天武者使用的武器!

  系统提示:“叮,发现上品灵兵,有进化为灵宝的可能性!”

  灵兵和灵宝,是指武器的品级。

  这个世界,武者的武力太过强大,普通的武器根本承受不住强大武者的使用。

  有一把相匹配的武器,对武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所谓上品灵兵,指的是已经诞生了一丝朦胧的意识。

  像是这柄浇铜黑耀弓,会自发的散发凶煞气息,想镇压两人。

  若是孕养出完整的兵魂,那么经过淬炼,甚至可以供先天武圣使用。

  怪不得那殷德冷笑,原来还有这种奥秘没有告诉两人。

  柳清心中暗恨,想不到今日居然被一个老仆欺了。

  眼下这情形,今日根本不可能接近此弓,更遑论取弓了。

  这时候,柳清忽然发现,自己已被压的直不起腰,但一旁的殷明却仍然腰板挺直。

  殷明淡淡的道:“静!”

  殷明修《春秋繁露》,向外走的是天人相与、人副天数的路子。

  于内,首先就修一个“静”字,非得诚意正心,虚壹而静不可。

  他以文气催动,这一字,有一种直入人心神的压迫。

  那弓威力无匹,更沾染了战场的凶煞气息,但是还没孕养出兵魂。

  也就是说,其用强而体亏,等于是无根浮萍。

  殷明虽然境界低,但是神魂坚实,一言就喝止了此弓。

  陈兵塔第三层上,凶煞气息登时溃散。

  柳清愕然抬起头,忍不住道:“殷兄,你,你……”

  他忍不住怀疑,这殷明莫不是先天武圣?

  殷明道:“柳兄去取弓吧,有什么事过后再说。”

  柳清只得压下心中的疑问,去取那黑耀弓。

  他持有大帅的书信,那黑耀弓既然不再散发凶威,就简单的多了。

  见柳清和黑耀弓沟通似乎需要一点时间,殷明便四下巡视。

  从墙边的小窗中,殷明的身影一闪而过。

  陈兵塔下,殷德嘿嘿冷笑。

  他刚才故意没有说,这陈兵塔其实凶险万分。

  殷德估计,那两人再过一会,就要灰头土脸的无功而返了。

  他哪里知道,这时候殷明已经顺着木梯,往更上一层走去了。

  这一层,陈放的是殷大帅年轻时荡平虎噬十八岭,用的一把长刀。

  再上一层,却是昔年宇国大帅所用的大槊,他被殷大帅杀死后,武器也被夺走。

  虽然系统提示这些武器都是上品灵兵,价值极大,但是殷明却没有动这些武器。

  即便他对那大帅没什么好感,也不会随便拿大帅的东西。

  这时,一股与先前的凶煞截然不同的威压,扑面而来。

  殷明放眼看去,是一杆染血的长枪。

  看到那血液,殷明不知为何,心中一阵莫名的悸动,似乎那血与自己有什么因果。

  最让人震惊的是,此枪居然已经孕养出一丝兵魂!

  虽然只是一丝,却与下层那些兵器截然不同。

  那些上品灵兵,都是有可能发生蜕变。

  这杆枪却是极品灵兵,只要假以时日,必然是灵宝!

  长枪在枪架上颤动,似乎渴望着痛饮殷明的血液。

  殷明慢慢的走过去,长枪的敌意愈发浓重。

  当他终于握住那长枪的时候,煞气沿着手臂攀升,想侵蚀殷明。

  殷明忽然有所明悟。

  这枪尖上的血液,是洪国的老宰相,殷明的那位外公的。

  听说老宰相昔年被贬,殷明就再也不知他的下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