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春秋繁露》

  第六章《春秋繁露》

  整个洪国,所有的高手,都被惊动,却无一不是莫名其妙。

  皇帝看着面前寸寸碎裂的九龙杯,面上满是惊疑。

  刚才皇帝几乎怀疑,是遥远传说中的武帝要出世了。

  可这虎头蛇尾的结局,究竟是怎么回事?

  另一边,帅府,殷明的心中系统正在疯狂提示。

  “宿主请注意,宿主请注意。”

  “宿主修行的经文等级太高,超过现阶段神魂可承受上限。”

  与此同时,殷明的体内也变得一团糟。

  由于神魂不够强大,控制不了过于庞大的文气,大量的文气正在他的体内肆虐。

  随着他停止修行,肆虐的文气才渐渐平息下来。

  若他是武者,这一下基本等于武功尽废,而且有性命之忧。

  殷明感觉体内有种鼓胀之感,显然是适才修行的太过火。

  经文就是文道修行的功法,而功法等于是修行的一道闸门。

  过于高级的功法,就像太大的闸门。

  当内在的神魂不够强大,不能控制住海量的文气,那过量的文气就会伤及自身。

  殷明心中很快明悟,看来关于经文的选择,要循序渐进才是。

  其实,这道理他本是知道的。

  可是系统不是说自己来自什么低武世界,不可能有什么高深经文吗?

  系统察觉到殷明的心思,分析道:“推测宿主原先生活的世界,完全不具备修炼环境。”

  “否则这些经文,可以铸就真正的文道圣贤。”

  殷明问道:“且不说这些,我现在要修炼什么?”

  ……

  经过一番探究,最终殷明开始修行《春秋繁露》的经文。

  这是儒家董子所著,思想的闪光点极多,但是比之先秦大儒,却又差了几分。

  此经的品级也很高,但是勉强可以修行。

  殷明心中默诵道:“春秋谓一元之意,一者,万物之所从始也……”

  这一次,总算没有弄出刚才那么惊人的声势。

  不过,很多人仍然惊疑的看向帅府,因为怀疑是殷大帅回京了。

  但是,这篇经文,也绝对是高级功法。

  如等价换成武者的功法,那是先天武圣都可以修炼的功法。

  在修炼的最初阶段,就能得到这种功法,并不算一件好事,因为动辄就会把自己练死。

  殷明念诵完毕,感觉体内有某种东西渐渐浮现出了形状。

  那就是神魂!

  原本系统说要两年才能达到文士,感知神魂。

  可现在片刻间,殷明就接近了这一境界。

  这就是真正的高级功法的效果。

  能感知到神魂,那对于文气的控制就上了一个台阶。

  《春秋繁露》显然刚好适合殷明。

  经文催发了神魂,神魂调控经文修成的文气,这是相辅相成的。

  系统提示:“叮,宿主修为提升。”

  “由于宿主刚才修炼受伤,建议宿主先调养身体,然后再提升境界。”

  即便已经换了《春秋繁露》,对现在的殷明来说,还是太高级了,修炼要适度。

  殷明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见系统如是说,便收回心神,站起身来。

  还没等站稳,殷明一个趔趄,又坐回了炭盆前。

  他这次受伤不轻,连走动都有些不便。

  一连几日,殷明就在小破屋里休息。

  下人现在不敢怠慢少爷,每日都给他送来饮食。

  他前几日弄出的动静虽大,惊动的却都是大人物,小人物根本察觉不到天地元气的存在。

  过了三五日,殷明才觉得身体有所好转。

  这一日,殷明正打算出去走走,买些调养身体的药物,却有下人来通禀。

  那下人畏畏缩缩的看着殷明,显然前些日子张贺和张亮的惨状吓到了他。

  那下人嚅嗫着禀告殷明,原来是小侯爷柳清到了。

  殷明掐指一算日子,原来今日是初一,是陈兵塔开塔的日子。

  殷明点点头。

  不多时,下人便带着柳清来了。

  柳清打过招呼,愕然道:“殷兄,几日不见,你气色怎么如此之差?”

  殷明摇摇头,道:“内情复杂,还是先陪柳兄去请兵吧。”

  柳清也不废话,吩咐一声,让陪自己来的下人就在这里等候。

  两人走在路上,柳清忽然小声道:“殷兄,这帅府上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殷明一愣,他还不知道元气肆虐,惊动了多少大人物。

  殷明问道:“柳兄指的是什么?”

  柳清道:“看来殷兄这几日没出门,外面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听说皇上派人传信东线,询问殷大帅。”

  “宰相几次派人来帅府,想询问什么,但是因为他素与大帅不和,所以也没什么结果。”

  “掌管京城兵马的洪京大都督也坐不住了,明里暗里派了不少人,也在打听什么。”

  “诸如此类,暗地里风波很大。”

  殷明自然知道,这必是《道德经》搞出的风波了。

  殷明不动声色的岔过话题,与柳清来到演武场,这后面就是陈兵塔。

  演武场门外有八个兵士驻守,是大帅昔日部下,如今是帅府的私军。

  这八人都面色冷淡,确认了柳清的信笺没有问题,面无表情的放行。

  两人径直穿过演武场,来到陈兵塔下。

  塔前有几个兵士在收整各种武器,都面色冷淡。

  殷明和柳清站在门口,却没看到守塔之人。

  殷明在帅府上不受重视,没来过此地,也不清楚就里。

  殷明道:“守卫不知哪里去了,柳兄就请自上塔取兵吧。”

  殷明没什么无谓的好奇心,也没有心思要上塔。

  这时候,塔内却忽然闪出一个老者,动作迅疾,直若鬼魅。

  老者瞪着殷明,声色俱厉的喝道:“小少爷,你莫不知这陈兵塔是帅府重地!”

  “你怎敢私自带人来塔前?”

  “你需知道,大帅武器,可不是给你显摆的。”

  这老头是殷德,自大帅年轻时就侍奉大帅,也跟着得了不少好处。

  他武道境界高深,是一位强悍的武师。

  若是在军中,这就是大统领,能统御一军。

  他也承继了殷大帅崇尚武力的传统,眼中完全没有自己家这位小少爷。

  若不是柳清服色华贵,他还有更难听的话。

  殷明知道这帅府上下的尿性,也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直接无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