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来自系统的轻视

  第五章来自系统的轻视

  这柄弓现在帅府陈兵塔中,镇压邪魅,护佑帅府。

  这件事,在前线的殷大帅已经答允。

  柳清今日就是来递上名帖的。

  不过今日不是陈兵塔开启的日子,所以他还得改日再来一趟,求取黑耀弓。

  柳清摇摇头,道:“殷兄那表兄,武艺本是好的,只是为人太嫌蠢了些。”

  “今日认识了殷兄,真是最好不过,下趟再来,就请殷兄带我去取弓。”

  殷明略一沉吟,见柳清言辞恳切,便点点头答允下来。

  柳清又道:“既是如此,今日我就先告辞了。”

  “改日殷兄若是有暇,也请到府上做客一叙。”

  殷明点点头,道:“这个自然。”

  当下,殷明送走了柳清,回到了自己破破烂烂的小屋中。

  这小屋四面漏风,房顶的不时有茅草和尘埃落下。

  殷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炭盆,还有旁边冷硬的干粮。

  殷明倒也不嫌弃,随便坐下,吃起干粮。

  殷明有些奇怪,因为天气如此寒冷,可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寒意。

  系统的声音忽然响起:“宿主修炼文气,滋养神魂,肉体的作用和限制将会越来越小。”

  “天气虽然寒冷,却伤不到宿主神魂,所以宿主不会冷到无法忍受。”

  “但建议宿主不要长时间处于这种环境下,因为宿主现在的神魂还不能完全脱离肉体。”

  殷明了解,吃过了干粮,便唤来下人,为自己添炭。

  不多时,不但炭送来了,还有绸被、棉服,一应物件都送了来。

  他是帅府公子,这本就是他该享有的。

  以前只不过是张亮掌管库房,欺负他怯懦,故意不给罢了。

  其他下人,见少爷怯懦,也渐渐不大恭敬。

  帅府比较特殊,因为大帅多年不在,所以对下人们来说,武道神话殷大帅跟自己家的主人,根本就是两回事。

  甚至,很多人都觉得帅府压根没有主人,因而也就不怎么在乎废物少爷。

  今日金吾卫的武士大人浑身是伤的被抬出去,可把一群下人给吓坏了,哪里还敢怠慢少爷。

  殷明驱散了一群战战兢兢的下人,一个人在冷凄凄的房子里,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修炼。

  他盘膝坐在炭盆前,双手虚握,心神下沉。

  在脑海中,殷明翻看着系统给出的经文。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有实而无乎处者,有长而无本剽者……”

  随着翻看和感悟,殷明感觉自己体内的某种存在,在不停的受到锤炼。

  殷明知道,这就是自己的神魂。

  不过殷明现在只是文生,还感受不到神魂的具体存在。

  若是文士,则可感神魂。

  若是文师,则可御神魂。

  神魂和诗词经文,一体一用,不可分割。

  如此修炼了两日,殷明却渐渐产生了一个疑问。

  殷明心中问道:“系统,这篇经文,便是不错,可未免太浅显了些吧?”

  系统道:“这是宿主的新手经文,更高级的经文更为深奥,也修炼更快,但是需要宿主花费文道值兑换。”

  系统说着,一个虚拟面板出现,是系统的商场。

  殷明放眼看去,顿时哑然。

  他这两日,一共才积攒了不过五十点文道值。

  其中四十多点,还是前日作的两首诗奖励的。

  可系统中的经文,最便宜的也要一千,而且非常低级,与殷明现在修炼的经文差不多。

  再往上,有上万的经文,还有数十万,乃至更贵的。

  系统解释道:“因为宿主修炼的是文气,所以修炼的效果不会受到经文品级的影响。”

  “经文的品级只跟修炼的速度呈正比,一万文道值经文的修炼速度就是一千文道值经文的十倍。”

  殷明随口问道:“这一千的经文,何时可修炼成文士?”

  系统:“如果是昼夜不休的修炼,成为文士需要两年,成为文师需要五十年。”

  殷明愣了愣,这也未免太慢了。

  要知道,殷大帅三十岁就是先天武圣,那等境界,跟武师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可按照获取文道值的速度,他想要攒够换取高级经文需要的文道值,也至少要一年。

  殷明皱了皱眉,这系统虽然很方便,但是却很难利用起来啊!

  忽然,殷明心里一动,问道:“我脑海中有许多曾经世界的经文,不知道能不能用来修炼?”

  系统道:“如果品质足够高,是可以的。”

  “而且如果品质足够,系统还可以进行收录,并奖励宿主文道值。”

  “但宿主来自超低武世界,建议宿主不要浪费时间。”

  虽然系统如此轻视另一个世界,但是殷明自然是要尝试一下的。

  殷明心中默诵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道家经典,老子所著的《道德经》的开篇。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回忆之中。

  他浑然没有注意到,整个帅府,以他为中心,天地元气都在肆虐。

  殷明自顾念诵道:“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这一次,不只是帅府,整个京城都震动了。

  洪京大都督勃然变色,失声道:“天地元气肆虐,另有独到气息生成,这是先天武圣在叩关!”

  “难道是殷帅……不对,他应该也没这本事,那这到底是……”

  宰相看向帅府方向,惊疑不定的道:“这等声势,难道那殷帅又突破了?”

  “不,这般浩然慷慨,难道是天意幸我文道,有神灵降临,要制裁那殷帅?”

  旋即,他又苦笑起来。

  神灵啊……岂有这等存在。

  皇宫中,大殿前一只巨大的九龙杯金光灿灿,忽然颤栗起来。

  九条龙口喷出水流,异香扑鼻。

  皇帝看着水流最粗的一股,正是帅府方向。

  皇帝喃喃道:“怪哉,难道殷卿悄悄回到京城了?”

  “可他怎么不告诉朕一声?”

  ……

  此时,殷明还不知道,他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就连系统疯狂的提示声,殷明都已听不到了。

  当他继续念诵的时候,连远在东方征战的殷大帅都被惊动,回首看向洪京方向。

  他的境界深不可测,也感受最深。

  遥远的京城中,似乎有一只洪荒巨兽,正在苏醒。

  那个方向蕴藏的恐怖力量,让先天武圣都为之颤栗,而且威势还在增长。

  殷大帅的手已摸到了阴阳囚龙锏上,双锏颤动,不知是在激动,还是在恐惧。

  可就在这时,那股骇人的悸动,忽然消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