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吐字伤人

  可殷明完全不受影响,他一身正气,有什么好怕?

  张贺一手抓住了殷明的衣领,喝道:“你怕不怕我!”

  他要先打击殷明嚣张的气焰,再狠狠的揍殷明出气。

  殷明淡淡的开口,就要讥讽两句。

  系统却提前察觉了他的用意。

  “叮,检查到宿主准备使用文道诗词。”

  “系统提示,宿主可以文气催动。”

  殷明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是文生。

  这时,他体内蛰伏的文气涌动起来,他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表述欲望。

  殷明开口吟道:“乱条犹未变初黄,”

  张贺喝道:“你说什么?”

  他是个武士,却不懂诗词。

  反倒是他身后的小侯爷柳清神色微变,第一次露出了感兴趣的模样。

  殷明继续道:“倚得东风势便狂。”

  此言一出,张贺就觉天地间仿佛狂风大作,自己直欲随风舞动。

  殷明断然喝道:“解把飞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

  他神色凌然,开口断喝,摄人心神!

  字字如刀,这一首诗好似是一股凛冽如刀的狂风,向着张贺席卷而去。

  张贺惨叫一声,身子上竟然瞬间被切割出了无数的血口子。

  就算他是强大的武士,也经受不住这种伤害。

  小侯爷柳清失声惊道:“吐字伤人,先天手段!”

  看他满面震惊的模样,几乎是被殷明的表现给吓到了。

  一旁,张贺浑身浴血,却没人在意他。

  他虽然是尊贵的武士,人人敬仰的金吾卫,但是此时却凄惨如败家之犬。

  殷明眼中根本没有他,而小侯爷的身世背景,也不消忌惮他。

  殷明淡淡的看了张贺一言,懒得多说,抽身便打算回到房内。

  柳清却对殷明很感兴趣,在他身后出言道:“这位兄台且慢走,我还有一言要相询。”

  殷明停住脚步,回头看向柳清。

  柳清道:“适才兄台一言伤敌,这乃是道法手段啊!”

  “兄台年纪轻轻,难道已是一位先天武圣?”

  柳清心中十分费解,因为据他所知:只有先天武圣,内力变为先天内息,才能使用道法。

  先天武圣何其强大,翻遍史书,也不曾听闻有十几岁的先天武圣。

  这人跟自己年纪相仿,怎么可能如此强大。

  就算洪国柱石,国公爷殷大帅,也是在而立之年,才成就先天。

  而且殷大帅何其惊艳,甚至有人认为他是千元大陆空前绝后的奇才。

  洪国能从一个三流小国,成为如今的雄壮大国,多半都是殷大帅一双阴阳囚龙锏打出的威风。

  殷明摇摇头,知道柳清是误会了。

  根据这身体的记忆,这个世界很久以前,是有道法传承的。

  因为武者远比修道者强大,所以最终道法被淘汰了。

  修道和练武,一者修性,一者修命。

  达到先天层次,却殊途同归,都会转而修炼先天之气,像是武者,就是修炼所谓内息。

  达到这等境界,万法虽心,武者也可使用道法。

  只不过这个世界,几乎已经没什么道法传承,有也是上古残本,威力不大。

  但是,能使用道法,却也渐渐成为了先天武圣的标志。

  所以柳清才如此骇然。

  殷明道:“在下只是个文人,不会道法,也不语怪力乱神。”

  柳清骇然的面色,这才略微恢复一些。

  毕竟,十多岁的先天武圣,太吓人了。

  他刚要再询问,殷明道:“我所吟者,只是诗词,所凭者,只是浩然正气。”

  柳清眉头微微挑起,显然十分惊异。

  不过天下何其之大,有自己不知道的传承,也不奇怪。

  柳清连连点头,沉吟道:“诗词,好诗词,好一个‘不知天地有清霜’!”

  殷明似笑非笑的道:“原来小侯爷也懂得诗词之道?”

  柳清正要说什么,忽然一愣,适才张贺可没有介绍自己。

  旋即,他也明白是殷明必是从服饰上看出了什么。

  只不过刚才那片刻间,在张贺的咄咄逼人下,这人还能注意到这一点,委实奇异。

  柳清一拱手,道:“失敬了,我乃是青林侯之子,单名一个清字。”

  “这诗词之道,我虽不甚懂,不过兄台适才一言断喝,震人心神,直如醍醐灌顶一般,显是好诗!”

  虽然已知道殷明并非先天武圣,但是柳清心中依然不敢小觑殷明。

  一来,那张贺可是货真价实的武士,却被一言秒杀。

  二来,回味适才殷明吟诵的诗文,柳清也能察觉出,其中的震慑人心之处。

  殷明颔首道:“你能有此解,便是懂了。”

  “知其意,岂不强似知其言。”

  柳清好奇的问道:“兄台这诗,前面‘倚得东风势便狂’,说的应是得势猖狂。”

  “最后说‘不知天地有清霜’,说的应是人间总有正道彰显。”

  “只是其余我却多有不解之处,尤其是一个‘解’字,不知何意……”

  柳清其实不怎么懂诗文,若非殷明以文气催动,声势骇人,柳清也未必能感知其意。

  殷明随口解释道:“此‘乱条’,说的就是与小人一般的柳树,趁势而起,得势猖狂。”

  “‘解’字就是懂得,须知虽然柳絮狂飘乱舞,铺天盖地,但终有清霜临降、柳叶飘零之日。”

  柳清眼睛一亮,道:“这就是以此来讽刺小人,纵然一时得势,终有被正道镇压之日。”

  殷明点点头,心中却觉得,这小侯爷有些奇特。

  这个世界,武者多瞧不起文道学问,这小侯爷却再三相询。

  殷明却是不知道,若非他适才吟诵的震慑效果,柳清绝不会多问半句诗词有关的话。

  殷明道:“今日幸会,就此别过了。”

  他说罢,又要回他那破破烂烂的小房子里去。

  天幸拥有系统,殷明自然不想懈怠,打算立刻开始修炼。

  柳清又好气又好笑,听说此人虽然是大帅嫡子,却不受重视,在府上甚至还不如那张贺地位高。

  柳清自己好歹也是世袭一等侯的继承人,怎么就这么不受这殷明待见。

  柳清道:“兄台且慢,你适才吟诵诗文,我很干兴趣。”

  一旁,地上的张贺一阵气结。

  他受的虽然是皮外伤,但是伤势仍旧很重,需要尽快治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