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给你十息时间

  殷明想要再询问自己成为文圣之后,文气是否会一直保持。

  系统却以宿主只是文生,境界太低不需要知道为由,拒绝回答。

  但是,这也可以看出,殷明成为文圣的话,修炼的文气还会产生质变。

  那是未来的事情,现在倒是还不用考虑。

  殷明迅速考虑清楚了眼下的处境,当务之急,便是要修行文道。

  修行有成,便当出仕为官,教化百姓;开宗立派,传播文道。

  有系统傍身,文道也必能在这武者的世界中,大放异彩。

  正在殷明思索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惊醒了他。

  一个青年男子大步从远处走来,距离很远就在呵斥。

  “殷明,你发什么疯,帅府以法治家,何时容你私自欺辱下人了?”

  殷明闻言抬起头来,见是表兄张贺,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

  殷明心中略一思索,记忆浮现,此人正是表兄张贺。

  此人时常欺辱前身,尤其好当着下人的面进行羞辱,甚至还动过手。

  这具身体,甚至还有暗伤留存。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觊觎殷明的身份,大帅爵位的继承人。

  须知,殷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是武士,就意味着没有资格继承爵位。

  何况,大帅眼中根本没有自己的独子殷明,甚至多少年都没见过这个儿子。

  张贺和大帅有一点表亲,不由得就动起了歪脑筋。

  殷大帅受封世袭秦国公,这是二等国公,是当今洪国皇室之外,最尊贵的爵位。

  如果殷明彻底被大帅放弃,他有没有机会被大帅认做儿子,由此继承爵位呢?

  所以,张贺经常打压殷明,恨不得殷明去死。

  此时此地,张贺也不是为自己的老家人出头,他依然是在动歪脑筋。

  其目的,是打压殷明,凸显自己在帅府的地位。

  这自然是做给他身后那位看的。

  张贺身后的少年,身穿紫色镶金锦袍,上绣麒麟,这是一等侯爵的嫡系继承人才能穿的。

  而且,麒麟有五色,说明他有继承家业的资格。

  这也意味着他天资超凡,是一名尊贵的武士。

  武者实力,最低是武徒,其上是武生,然后才是武士。

  武徒只是学徒,实力上看不出什么。

  武生就不得了,武艺精熟,在家坐着,每个月也可以领二两银子。

  若是进入军中,便是精锐战士,月俸可达十两。

  十两银子,足够维系普通家庭一年的生活。

  武士,挂一个“士”子,意思就是国家都重视的人才,可以领爵位。

  贵族子弟想要继承家业,就必须达到武士的境界。

  若是平民,也可以领虚爵,只要立下战功,就有封户。

  武士进入军中,就是上百人的统领。

  若是再进一步,被尊为武师,意味可以为师,便可以统率上千人马,担任将军。

  武师之上,便是武宗之尊,是为一代宗师,为一军之首脑,一派之宗主。

  殷明的这位表兄张贺,就是一位武士,现在京都的金吾卫中任职。

  金吾卫都是以一当百的勇士,都有爵位。

  如果下放到地方上,个个都是军官。

  殷明正在思索这些记忆,张贺却不耐烦了。

  他陪着的,乃是世袭一等侯青林侯家的长公子柳清。

  如果能得到这位小侯爷的支持,他被大帅认可,收入家门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

  可他虽然身在洪国人人羡慕的金吾卫营中,但这身份不足以让他结交小侯爷。

  就算没有张亮的事,张贺也要拿殷明耍耍威风,来显示自己在帅府中的地位。

  张贺喝道:“殷明,我在跟你说话,你竟敢发呆么?”

  殷明弹了弹手,就像是在赶苍蝇一般。

  “你走开些,莫脏了我的耳朵。”

  这是一个粗鲁武夫,殷明根本懒得跟他多说什么。

  张贺的脸膛腾的一下就红了,想不到一贯懦弱的殷明敢如此蔑视他。

  张贺怒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没有武学天赋的废物,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哼,你便是学文,也没考出什么功名,简直连废物都不如!”

  殷明淡淡的道:“我也不是什么东西,我不过是这帅府的半个主人罢了。”

  殷明虽然学文,却不似这身子的原主人那般迂腐。

  借殷大帅的势,压倒张贺,这也算一种借力打力。

  张贺嗤笑道:“殷明,你莫不是糊涂了?”

  “大帅都懒得瞧你一眼,你个废物也敢自称帅府主人?”

  殷明淡淡的道:“张贺,我劝你,最好十息之内,从我眼前消失。”

  张贺怒道:“我便在此,你敢跟我动手么?”

  殷明面色矜持,似乎都不屑露出鄙夷之色。

  殷明道:“我一个折子递到京兆府,这张亮是以下犯上,而你就是私闯贵族宅邸!”

  “只怕要削了你的官职、爵位,刺配流放九千里!”

  张贺大声辩解道:“你放屁,你难道不知是大帅许我进入帅府的?”

  殷明淡淡的道:“大帅?可有证明文书?”

  张贺自然没有,大帅不过是随便点个头,怎么会为了他专门写一封证明文书?

  殷明道:“国有国法,秦国公不在,又无妻室,这帅府自然是我说了算。”

  “现在十息已过,你还不滚吗?”

  殷明面上有热气蒸腾而出,像是鼻孔中在喷薄热气。

  他看起来气的要爆炸了!

  但殷明知道,不是这样。

  他虽然不懂武,却懂医。

  那热流是从鼻旁五分迎**冲出,这是内力透经的征兆。

  殷明挑了挑眉,这张贺在运力,他想动手!

  武生代表着学成武艺。

  武士则代表开始打通自身经脉。

  从张贺的表现来看,他打通的是手阳明大肠经。

  他的一身功夫,必定都在上半身,而且走的练精补津的路子。

  殷明知道是知道,可若真动起手来,一百个他叠起来都不够一个武士打的。

  但殷明却不怕他。

  他见多识广,做人做事,只求尽一己本心。

  殷明淡淡的道:“你想动手?”

  张贺喝道:“动手又怎地?”

  殷明轻叹一声:“张贺,这幅丑态,太难看了。”

  “你动了非分之想,被我三言两语却就恼羞成怒。”

  “难道,你便没有身为武士的尊严么?”

  张贺怒火中烧,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武士尊严。

  他右臂发胀,整个身体的力量都调动起来。

  他慢慢走到殷明面前,动用了浑身的气势,要压倒殷明。

  他走过的地方,青石寸寸碎裂。

  有几只蚊虫飞过,被他的气势所慑,全都被压在地上,躯体碾成一团。

  武士之尊,自有威严。

  寻常人面对武士,只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