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人瑟瑟

  天元历617年。

  千元大陆,洪国帅府。

  殷明端坐在床榻上,似乎陷入了沉思。

  他在消化穿越后,脑海中纷至沓来的各种情报。

  他并不惊惶,只是很感慨。

  他本是一个学者,为了复原古代贤哲的智慧,他深入中西的各种遗迹之中探寻。

  终于有一次,他在古希腊的一座遗迹中,失足摔落深谷,醒来就穿越到了这里。

  前世的经历赋予了他处变不惊的气度,他感慨的是这个世界,居然是重武轻文的。

  因为个人武力发达,这个世界武者的地位至高无上。

  殷明一身所学,似乎都派不上用场。

  他现在的身份,是洪国大帅的独子。

  虽然是独子,但是前身的殷明并不受重视,因为他没有武学天赋,只喜好文学。

  而大帅,只在乎国家利益,对一个废物儿子,不会浪费一点精力。

  至于殷明的母亲,是洪国前宰相之女,京城有名的才女。

  昔年被皇帝做主,嫁给大帅,为大帅承继香火。

  大帅却不在乎一个没有武力的才女,等发现她生的儿子也是废物之后,就彻底把母子二人抛之脑后。

  大帅常年在外征战,为洪国开疆拓土,被大陆四方敬畏。

  母子二人在帅府上,生活苦不堪言,下人都把他们的话当做耳旁风。

  甚至,还有胆大的下人,敢给母子二人甩脸色。

  毕竟,这母子都没有武力,大帅完全拿他们当做空气。

  殷明的母亲,在今年早春时候,郁郁而终。

  殷明一个人就更加凄惨。

  他性子有些迂腐,不会跟人搞好关系,也得不到人尊敬。

  每日的饭菜,生活的所需,都得殷明主动去问下人要,而且下人还对他很不耐烦。

  殷明在入冬前去要衣物,却被库房的下人羞辱了一顿,最后也没拿到衣物。

  这也不难理解,因为那下人是殷明的表兄张贺带进帅府的。

  张贺虽然只是表亲,却是一位武士,在京师金吾卫任职,借住在帅府上。

  大帅已不知多少年没有回过帅府,府上的几位老管事又极少露面。

  结果张贺倒似是一家之主一般,常对殷明吆五喝六。

  连带他带来的下人也狗仗人势,对殷明甩脸子。

  到了冬天,殷明不想去吃气,就忍着冷,没有去要木炭。

  最后,他居然被生生冻死了。

  这才有了殷明穿越而来。

  殷明心中暗自摇头,这个前身,未免有点太穷酸和窝囊了。

  此人毕竟是大帅之子,论身份比什么下人和表兄不知高到哪里去。

  但凡此人硬气一点,事情闹大,下人和表兄绝对讨不了好。

  真正让前身饱受欺辱的,不是重武轻文,而是其人自身太软弱。

  不过,从今日起,一切都将不同了。

  殷明正要起身,忽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下人冲了进来。

  他正是库房的仆人张亮,是那位表兄张贺的老家人。

  他刚才忽然想起来,今年冬天还没给那个废物少爷木炭,顿时慌了。

  虽然这废物不受重视,可毕竟是大帅的儿子,万一出点意外,他可担罪不起。

  张亮慌慌张张的跑来,却看到殷明好端端的坐在床上。

  虽然殷明的脸色不太好,但是绝对没有性命之忧。

  张亮松了口气,只要不死不残,就不用害怕。

  至于让少爷冻了大半个月,这都不算什么。

  就少爷在帅府的地位,根本都没有给大帅告状的机会。

  张亮酸溜溜的道:“我说殷明,你坐那不动,装死吓唬谁呢?”

  在往日里,殷明只是个穷酸书生,受通俗的观念影响,对下人最多就是软弱的训斥几句。

  所以下人根本就不怕他,相反甚至还敢愚弄他。

  殷明陡然睁开眼,直视张亮喝斥道:“下人直呼主人名姓,言语调侃,是我装死,还是你找死?”

  殷明可不是过去那个文弱书生了,他前世四处闯荡,何曾受人折辱。

  张亮登时吓了一大跳,在帅府做事十多年,从没见过软弱的废物少爷有如此凌厉的模样。

  张亮有些不忿,竟然被这个废物唬住了。

  他内心虽然被殷明吓住,但是平日的认识根深蒂固,忍不住想反抗。

  他鼓足勇气,回瞪过去,有些心虚的大声道:“我就直呼你名姓了,你能把我怎样?”

  殷明淡淡的道:“我也不能把你怎样,只能去城西的京兆府递个折子。”

  张亮一愣,不知其意。

  殷明陡然声色俱厉,喝道:“大洪国律法明言:仆人不敬、诽谤主人,当刺配流放三百里!”

  殷明可不是原先那软柿子少爷,他为学日久,本身就带有一种正气。

  而且他说的是律法明言的事情,只要京兆府收到折子,必得治张亮的罪。

  张亮吓得倒退一步,扶住门框,险些跌坐在地上。

  “叮,文圣系统激活!”

  “宿主激活文气加持。”

  随着机械化的声音响起,殷明顿觉自己气势一盛。

  某种神秘的能量似乎注入了自己的身体,使得他的言语间更有一种慑人的威力。

  慷慨的正气,律法的威严,登时笼罩了张亮。

  张亮膝盖一软,居然跪倒下去。

  他匍匐在地,瑟瑟发抖,想说句求饶的话,却牙齿打颤,发不出声来。

  殷明感慨,不管哪个世界,对小人都必须用刚正的气势压倒他们。

  与此同时,他也在寻找刚才发声的声音。

  那好像是根植在自己脑海的,某种机械的声音。

  殷明尝试在心中呼唤:“文圣系统?”

  果然,脑海中又响起“叮”的一声,似乎是回应一般。

  殷明问道:“你是什么东西,为何在我脑海中?”

  系统:“本系统作为宿主的辅助系统,以帮助宿主修行文道,改变这个世界为目的。”

  殷明有些惊异,这东西十分新奇,他见多识广,却也不曾见识过。

  殷明又问道:“文道也可修行么,要如何修行?”

  系统:“修行的方式,就等于宿主前世为学修儒一般。”

  “文道境界,文生,文士,文师……”

  “宿主为学修儒产生文气,文气甚至可以使得宿主以言辞笔墨杀人。”

  “如果用文气催动诗词歌赋,更是有不可思议的神效。”

  “宿主修行还会产生特殊的文道值,文道值可以在系统中兑换各种宝物、特殊功法等等。”

  殷明有点明白了,这文气就等于是武者的内力。

  而对他来说,言辞笔墨就像是武者挥拳,诗词歌赋就像是武者运用武技挥拳。

  那文道值,则有些像是系统的独有货币。

  刚刚殷明之所以一言就吓得张亮跪倒在地,就是因为文气催动言语,直接对张亮的心神造成了打击。

  如果他催动的文气足够多,或者是通过诗词斥责,那么张亮甚至可能当场暴毙。

  文道名士,杀人无形。

  正当他思索文气的时候,系统纠正道:“系统提示,文气完全不等于武者的内力。”

  “武者修命不修性,只有达到所谓先天武圣的境界,才会开始炼性,内力也会转化为先天内息。”

  “内息,就是气的一种,在品质上等于宿主现在修炼的文气。”

  殷明沉吟起来,在他的记忆中,殷大帅就是强悍无匹的先天武圣。

  正是有殷大帅在,洪国才能开疆拓土,从三流小国,成为雄踞大陆的强国。

  殷明问道:“这么说,文生、文士等境界,并不等于武生,武士等境界?”

  系统:“从境界上讲是等同的,但是宿主修炼文道,提笔杀人。”

  “只要不被近身,杀伤力是同境界的十倍以上。”

  殷明理解,自己不炼体,近身搏斗就像普通人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