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斥太子、废都督

  霍玖刀道:“殿下也是个聪明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只是希望日后殿下品行端正些,莫给我面圣的借口。”

  元藏面色大变。

  霍玖刀这是什么意思!?

  他难道还想跟皇上弹劾自己的太子之位?

  这并非不可能。

  霍玖刀的实力,就是有这个分量。

  而且,如果霍玖刀直接说“太子如登基,将不再守护天国”。

  那什么都不用说了,元藏的太子之位,马上就要易主。

  元藏咬着牙道:“你莫要忘了,我今日虽只是小圣,却还有未来。”

  他身为

  霍玖刀淡淡的道:“随你。”

  元藏无奈,反问道:“你究竟为何要为那文宗人出头?”

  霍玖刀道:“受人所托是一方面,而且此事,文宗弟子并无过错。”

  元藏道:“那你知不知道,文宗的头领很可能是姓殷的的儿子!”

  这是一颗重磅炸弹。

  元藏相信一定会打动霍玖刀。

  但现实让他失望了。

  他哪里知道,霍玖刀早在洪京城,就已经认得殷明了。

  霍玖刀连眼睫毛都没动一动,道:“我知道。”

  元藏登时语塞。

  半晌,他怒道:“那,难道你忘了昔年的事情?”

  “还是说,你自忖已经不是那人的对手,想要讨好他?”

  他怒极反笑,道:“就算你帮那殷明也没用,因为那姓殷的,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儿子。”

  霍玖刀淡淡的道:“殿下,作为储君,你太多嘴了。”

  元藏登时住口,刚才他也是急怒攻心,有些失态了。

  提到储君之位,他就不得不忌惮。

  霍玖刀又悠悠的道:“何况,当年那事,姓殷的固然不是个东西,但是过错却在你等。”

  元藏不甘的道:“那今日之事,难道还错在我么?”

  “他是唐国人,无端来我青州杀人,难道就没有错?”

  霍玖刀看向太子身后的士兵,道:“你看看你身后的士卒。”

  “他们可有一人愿意进攻封西,与那文宗为敌?”

  元藏身后,无数士卒都露出认同之色。

  虽然他们不认得这位恐怖的强者,但显然这位大人很讲道理。

  元藏怒道:“他们算……哼,他们懂什么?”

  他险些把持不住,说出“他们算什么东西”来。

  霍玖刀轻叹一声,道:“殿下,你忘本了。”

  他心中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他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变了。

  以前的自己,更喜欢用刀来说话。

  这些年来,为人之师,好像变得跟老头子一样,有些爱唠叨了。

  元藏只是冷笑,等待霍玖刀说下去。

  然而霍玖刀已经停住。

  这又不是他的弟子,没什么好啰嗦的。

  他是天国的底蕴,却不是皇族的保姆。

  太子爱怎样就怎样,犯不着自己操心。

  元藏恨的牙根紧要,却不再吭声。

  霍玖刀眯起眼,看着太子,用陈述的语气,慢慢的道:

  “太子,那次,还有今日,都是你错了。”

  沉默,良久。

  看着霍玖刀一直眯着的双眼,元藏终究妥协了。

  他垂下高傲的头颅,淡淡的道:“是,本宫会反思的。”

  霍玖刀摆摆手,便懒得再多说什么。

  他这种存在,最忌讳干涉一国朝政。

  太子身份敏感,他也不便出手教训,既然没酿成大祸,就这般算了。

  元藏咬牙问道:“若无事,本宫就告辞了。”

  霍玖刀道:“请吧。”

  罗卫昌起身就想跟着太子走,但是看到霍玖刀转身时微眯的双眼,不由得心里一颤。

  他又跪下去,道:“大人,小人告退。”

  霍玖刀摆摆手,罗卫昌这才如蒙大赦,飞身越过大峡谷,与太子汇合在一处。

  祝明飞还恭敬的跪在原地,一动不动。

  元藏冷哼一声,知道祝明飞对霍玖刀的崇敬之情。

  这是个没救的。

  元藏最后对胡庆道:“胡都督,带上这些士卒,回省城。”

  他神情阴鹜,只怕回去之后,这些心向文宗的士卒都不会有好下场。

  元藏却没想到,他这随口一言,倒是给霍玖刀提了个醒。

  霍玖刀道:“对了,那什么都督,你留一下。”

  胡庆的身子一下僵住,艰难的回过身,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他恭敬的跪下去:“霍圣,您有何吩咐?”

  霍玖刀问道:“你是青州省的新都督?”

  胡庆心思急转,却恭敬的道:“是在下。”

  霍玖刀道:“哦,你即刻回朝,辞去都督一职,可有问题?”

  胡庆闻言差点没跳起来。

  可有问题?

  问题大了!

  虽然说在京城为将更有发展前途,可一方省府,就等于土皇帝一般啊!

  尤其是自己还是太子的人,就算出任省府,也断不了朝中的纽带。

  如今,青州附近的昆山妖族已经元气大伤,此地简直就是捞功劳的绝妙之地。

  好不容易来到此地,就凭你一句话,就要自己打道回府?

  凭什么?

  就因为你是霍玖刀?

  额……胡庆无奈,因为这个理由已经足够。

  胡庆只得面带恭敬之色,道:“没有问题。”

  元藏的头猛地转回来,看着霍玖刀。

  他一字一顿的道:“霍玖刀,你这是什么意思?”

  霍玖刀道:“他自己要辞任,我只是问问他的意思罢了。”

  元藏道:“霍玖刀,底蕴不该干涉朝政,你难道要坏了规矩吗?”

  霍玖刀道:“我无意干涉,只是今日的事,要有个交代。”

  “交代……交代……”元藏咬牙切齿,连连点头。

  他重重的冷哼一声,与罗卫昌纵空离去。

  事情到了这般地步,也不必等胡庆了。

  元藏口中,还在喃喃着一个名字,显露出忌惮的神色。

  胡庆灰溜溜的去了。

  来的时候,他还威胁过两营的统领。

  虽然说不上威风八面,总也算大权在握,高高在上。

  世情变化无常,转眼间,他已不是都督。

  说是自己辞去,其实就是被撵出了青州。

  这一遭回到京城,他也会成为笑柄,恐怕很长时间都抬不起头来。

  他心里大呼倒霉,偏偏就碰上了这霍玖刀。

  他有心想问问殷明和霍玖刀的关系,但是三位小圣都没人问,他又如何敢开口质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