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小圣跪拜

  可能霍玖刀自己都没有留意到,他无意之中,已经走上了他口中那位老头子的道路。

  当霍玖刀在西山发神经,教两个猎户的孩子练武的时候,忽然发觉西方有武者在爆发先天内息。

  他这才想起殷明嘱托的事情,瞬息间赶到坤孙王谷。

  只可惜,他依旧迟来一步,俞游已经身受重伤。

  霍玖刀的心情很不好。

  他已经答应了殷明,要解决这件事。

  结果,殷明的弟子却受伤了。

  他霍玖刀虽然偶尔没节操,但也不是真的不要面子。

   这种事,让他觉得颜面无光。

  霍玖刀的眼神冷下来,扫过所有人。

  他这一个眼神,没有动用半点修为,但是所有人都像是一起中了定身法,半点也移动不得。

  那眼神,就像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的魔王。

  谁敢动,就得面对死亡的威胁!

  霍玖刀打出一道内息,注入到俞游体内。

  片刻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俞游咳出一口乌血,居然坐了起来。

  当然,他的伤其实还没好。

  但是,武道内息已经守护住了他全身。

  俞游完全可以正常生活,只需过一段时间,伤势自然会痊愈。

  俞游虽然看不透霍玖刀的修为,但是哪里不明白,这是绝对的至强者。

  他站起身,向霍玖刀行礼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霍玖刀心里就腻歪。

  自己跟殷明说好的可不是来救人。

  完全是因为自己在路上发神经,来迟一步,所以才酿成这般局面。

  霍玖刀轻轻点点头,道:“你且到一旁候着。”

  面对这等强者,俞游也没有多问的余地,退到一旁去了。

  霍玖刀的神色总算缓和下来。

  俞游没事,他也算对殷明有个交代,下次见面不至于太尴尬。

  他的神色恢复如常,像平时一般,带着捉摸不透的清淡笑容。

  他的眼神慢慢划过太子、罗卫昌,以及祝明飞。

  祝明飞“扑通”一声跪下去,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他恭敬的道:“弟子拜见大人。”

  霍玖刀毫不留情的道:“我可没有你这种弟子,你也不必奉承我。”

  祝明飞的脸上哪还有半分平日里的狂傲,除了恭敬,就只有狂热的崇拜。

  他认真的道:“弟子并不敢奢求大人承认,只是请求以师礼侍奉大人。”

  “昔年大人救我于妖魔战场,又指点我突破先天,恩同再造。”

  “我虽不才,这些年却始终以大人为榜样,勤修苦练,诛杀妖族,一刻不敢懈怠。”

  霍玖刀的眼神终于落在祝明飞身上。

  他挑挑眉,道:“这么说,同族相残,也是以我为榜样了?”

  祝明飞神色大变,额头上有冷汗涔涔。

  他的头又磕下去,伏首道:“小人惭愧。”

  “也请大人明鉴,我并非真心要同族相残。”

  “只是前番败在一人手中,使我羞于见人,想要讨回场子。”

  “若我得胜,也必会饶他一命。”

  霍玖刀道:“事情的始末,我已听人说了。”

  “那赵川死有余辜,这不用我给你解释吧?”

  元藏和罗卫昌都是面色一变。

  祝明飞脑门还贴在地上,道:“小人明白。”

  霍玖刀道:“所以说,就因为对方当着你的面动手,你就觉得没有面子?”

  “我当初救你时,也不知当你的面杀了多少妖族,是不是也落了你的面子?”

  祝明飞道:“是我小肚鸡肠,没有容人之量,有负大人的榜样。“

  霍玖刀又道:“还有,就因为文道杀妖凌厉,你就拿下文宗弟子,逼问对方。”

  “你这也是……”

  说到这里,霍玖刀突然说不下去。

  他本想反问:“这也是以我为榜样?”

  可仔细想想,这要是自己的话,没准也会这么办。

  霍玖刀有点不大痛快,但是看祝明飞恭敬的模样,也不想向他发作。

  霍玖刀的头转过去,看向罗卫昌。

  他眯起眼,淡淡的道:“呵呵,罗卫昌,罗侯爷,你的腰杆硬多了嘛!”

  罗卫昌本还在犹豫,闻言哪里还敢迟疑,“扑通”一声也跪在地上。

  他倒是没有叩首,只是俯身道:“罗卫昌参见大人。”

  霍玖刀笑着道:“看起来,你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罗卫昌心里已经在破口大骂,却不敢表露出半分。

  别看此人一脸笑意,还有点亲切,但是如果敢激怒他,那后果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罗卫昌只能道:“请大人明示。”

  霍玖刀道:“太子年轻不懂事,而你身负守护太子之责,却不知规谏。”

  “你居然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难道朝廷给你的俸禄不是粮食,而是马粪么?”

  他虽然笑着,骂人的话却很扎心。

  罗卫昌恨得要死,却连咬牙的动作都不敢做。

  他讪讪的道:“朝廷给的不是马粪,是我愚蠢。”

  霍玖刀不多说什么,直接一巴掌扇过去,罗卫昌口吐鲜血,横飞出去。

  不多时,他跪着飞回来。

  他是武道小圣,身体强度要远胜俞游。

  但是挨了那一巴掌,也被打裂了几根骨头。

  不过武圣体质强悍,还能强行续骨,暂时正常行动。

  霍玖刀不方便对太子动手,这是在拿罗卫昌开刀。

  而且,霍玖刀两眼微眯,若有所思的看着罗卫昌,似乎此事还没完。

  罗卫昌明白他的意思,只得跪着谢恩:“感谢大人教训,感谢大人不杀之恩。”

  霍玖刀这才放过他,转头看向太子。

  元藏内心不由得生出跪下去的冲动。

  他竭尽全力,才克制住这种冲动。

  霍玖刀淡淡的道:“殿下可知错了?”

  元藏勉强道:“本宫何错之有?”

  霍玖刀又眯起眼睛,轻声问道:“真的没有?”

  太子不由得咽了口吐沫。

  良久,太子终于道:“请、请明示。”

  霍玖刀淡淡的道:“你是太子,以我的立场,本没有说三道四的余地。”

  罗卫昌心里大骂:你没有教训太子的余地,就有教训其他武圣的余地吗?

  况且,这货嘴上说的好听,他现在可不正是在教训太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