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准圣器之威

  元藏冷笑道:“你不动手,那便我来!”

  他说罢,手中小昆剑已经劈出。

  他的姿态很是托大。

  因为手持准圣器,几乎等于同阶无敌。

  即便对方是伤到了祝明飞的人,他也自信能碾压。

  准圣器之威何其恐怖,一剑斩出,仿佛要碎裂天穹一般。

  近乎无匹的武道内息压下,就连地面上的士兵,都觉得仿佛面对天威,根本喘不过气来。

  俞游眼神一凝,知道推测不错,这果然是准圣器。

  他手中经书飞起,护在面前。

  一张张书页纷飞,每一页上,都有异象浮现。

  俞游性子闲适,他随殷明修行,兴趣更多的却放在《诗》经、《乐》经等经书上。

  这一册书,便是他临摹的原始真经——《诗》经。

  只不过,他经书上浮现的异象,都只有寻常大小。

  与原始真经那动辄如小山般巨大的异象,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如果他文气足够,也可以强行催动,化生那般异象。

  只不过眼下,却还办不到。

  小昆剑上剑芒暴涨,已经立劈下来。

  无数纸页纷飞,异象纷纷浮现,迎向剑芒。

  几乎只是一个瞬间,半空中所有纸页都已经破碎。

  武道内息与文气的碰撞何其猛烈,经书只是普通纸张,刹那间就已变成齑粉。

  元藏的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

  他真是搞不懂,这什么文宗在搞什么鬼?

  用一本破书当做武器?

  这怕不是在搞笑吧?

  事实上,若非元藏手持准圣器,换把寻常武器来,还真未必能伤到经书。

  经书本身虽然脆弱,却有文气守护,等闲武器不能触之。

  下一瞬,元藏的眉头突然微微皱起。

  那经书虽然消失了,但是半空中的异象居然还在。

  诸般异象,生生架住了元藏这准圣器一击。

  元藏露出惊异之色,喝道:“有意思,再接我一剑。”

  一旁,祝明飞袖手旁观,发出一声嗤笑。

  这位太子爷手持准圣器,还好意思拿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这又不是对付妖魔,已算是小题大做。

  元藏显然并没有如此想,他手中剑一翻,又一剑立劈而下。

  那些异象已经在暗淡。

  失去了经书,他们便像是无根浮萍一般。

  俞游手中焦笔挥动,勾勒诗句,加持到异象之中。

  元藏冷笑道:“真是寒酸的宗门,居然以纸笔为武器。”

  说着,剑芒又已落下。

  可元藏预想中的场面没有出现。

  焦笔勾勒出的诗句加持在异象上,再次抗住了这一剑。

  焦笔更是毫发无损。

  这一杆笔,取的是妖王之毫,虽然达不到准圣器,却也十分不凡。

  元藏冷哼一声,心中不由得有了几分羞恼。

  他乃是大陆第一的奇才,晋升小圣后,又手持准圣器,居然不能秒杀那什么殷明的弟子。

  他不再故作姿态,直接施展出攻击法门。

  小昆剑上,爆发出的不再是白色剑芒。

  剑身翻飞,留下一道如金色丝绦般的轨迹。

  元藏合身而上,直取俞游。

  三剑。

  仅仅三剑。

  俞游已经支持不住。

  他面对的是号称大陆第一次天才的天国太子,对方又手持准圣器。

  即便俞游是文祖的座下弟子,却也还没有成长起来。

  俞游败了。

  元藏一剑破开诸般异象。

  俞游面色苍白,嘴角溢出一缕血迹,跌落在地。

  他想要急题诗文,却已经来不及,一剑已经压在了他的肩头。

  剑身上传来万钧之重,想要压迫俞游跪下去。

  俞游洒然一笑,面色无悲无喜,双膝却丝毫不软。

  咔嚓!

  俞游的身子倒了下去。

  那一剑的重量,压碎了他支撑身体的骨骼。

  若非元藏最后收了力量,只怕俞游已经没有性命。

  元藏落在俞游身侧,冷冷的道:“败在吾剑下,你也虽败犹荣了。”

  “我饶你一命,挟持你去见那殷明。”

  “我倒要看看,他是畏缩而逃,而是愚蠢的来救你。”

  一道声音忽然从远处传来。

  “我想,那就不必了。”

  声音尚未落下,数十里外,已经有一道身影疾驰而来。

  除了元藏等三尊小圣,其他人压根连此人的残影都没瞧见。

  众人回过神来,一个中年人已经站在大峡谷边。

  他突兀的出现在元藏身边,就好像一直站在那里一般。

  元藏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中年人淡淡的道:“太子殿下,你退开吧。”

  元藏悚然变色,下意识的翻身一剑劈下。

  这一剑金光暴涨,比之他对阵俞游时更强!

  然而,金光刹那间就消弭于无形。

  小昆剑这柄准圣器,悬在中年人身前,半分也移动不得。

  元藏看清了来人的面容,不由得豁然变色。

  他一字一顿的道:“霍、玖、刀。”

  霍玖刀淡淡的道:“殿下还不退开吗?”

  元藏脸颊上的肌肉抽了抽,一向波澜不惊的面容有些狰狞。

  他终究退开了,甚至连悬浮在霍玖刀身前的小昆剑都没有带走。

  “哐当”一声,小昆剑栽落在尘埃中,沾染上了泥沙。

  霍玖刀看向口吐鲜血的俞游,不由得生出几分不愉。

  事实上,霍玖刀早就该到坤孙王谷了。

  他所以耽搁了时间,只因为他离开西山后,半路上遇到了一窝猴子。

  说来可笑,霍玖刀只因闻到了猴儿酿的酒香,便去与一群猴子争抢。

  那酒是过去生活在西山的妖族驱使猴群酿造的,加入了不少灵果,甚为不凡。

  霍玖刀喝了个饱,却又遇到几个百姓。

  这是封西来此的猎户。

  其中,有个老猎户是带儿子上山,正是要带他们去取猴儿酒,然后献给省府大人。

  酒却已被霍玖刀喝完,他们自然寻不到,都十分懊恼。

  霍玖刀总在奇怪的地方没节操,又在奇怪的地方同情心泛滥。

  看到几个百姓可怜,他居然又现身劝慰。

  那两个孩子虎头虎脑的惹人喜欢,霍玖刀心血来潮传下了两句口诀,点拨了他们一二。

  虽然霍玖刀曾叛出师门,但是不可否认,他师傅传道授业的恩情,却刻在了他心中。

  否则,他也不会隐退后留在元九身边,一直扮演着师傅的角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