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临溪剑派霍玖刀

  中年人道:“其实,是我那不成器的师弟。”

  “那小子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杀了上单岭的三个小武宗。”

  他说着,叹息一声,道:“这是个由头,主要还是那小子这些年屡教不改,造恶累累。”

  “这次,我师傅实在是忍无可忍,让我出手抓回那小子。”

  “老头子开口了,那我也只得奔波一趟。”

  殷明奇道:“你师弟究竟是何人?”

  “若是寻常武者,也不值得你出手吧?”

  中年人道:“你肯定听过他的名字,就是白彦。”

  白彦?

  殷明一愣,旋即想到那个瘦削的青年剑煞。

  那家伙居然是中年人的师弟!

  殷明有些同情他们的门派。

  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出了一尊真圣,结果是个为老不尊的奇葩。

  出了一尊圣者,结果是祸乱八国的十凶之一。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年人的门派极为恐怖,否则不可能培养出如此强者。

  殷明问道:“还未曾请教阁下姓名。”

  中年人道:“我啊,我名霍玖刀。”

  霍玖刀!

  殷明有些吃惊。

  这人……是天国的前任大帅啊!

  虽然中年人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这个名字却足以震慑世人。

  尤其在三十年前,绝对是威震八国的存在。

  临溪剑派霍玖刀,得剑圣亲传,出任天国大帅,杀到天国四方妖魔胆寒。

  妖族怀揣敬畏与仇恨,称其为“刀魔”!

  天国原本是八国中最弱的一国,却就凭此人,生生稳住了局面。

  只是,他在最年富力强的年纪,急流勇退,卸任大帅,就此消失在世人眼中。

  若非此后殷大帅横空出世,锋芒无匹,将其名头压下去,那至今八国都会流传其名。

  殷明是实在是很难把这没节操的中年人,跟那传说中的杀神联系起来。

  他甚至不由得为天国默哀,真不知道怎么会找这么个人当大帅。

  虽然有实力,可这品行……

  霍玖刀很不满,道:“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该不会是在想,一定是因为我品行不端,所以被免任的吧?”

  殷明奇怪的反问道:“难道不是?”

  霍玖刀差点被噎死。

  他不满的道:“说起来,我当初是自己主动辞去大帅之位的。”

  “我知道,你肯定在想我为何会辞去。”

  “我若是说,因为我揍了你老子一顿,不知道你信不信。”

  殷明一阵无语。

  他还真不信。

  殷大帅自从出世,从无败绩,一路横扫诸敌。

  而殷大帅如今的名望,比之昔年的霍玖刀,只有更盛。

  两人都是绝世强者,殷大帅怎么可能被霍玖刀揍过?

  除非……殷明不由得想到。

  这两人是有年龄差的。

  该不会当初殷大帅还是孩童时,被已经成为武圣的霍玖刀欺负过吧?

  殷明越想觉得越有可能。

  这很霍玖刀!

  不过,这也不大合理。

  两人又不是一国之人,在殷大帅成名前,不该有交集。

  而殷大帅成名后,就不可能被霍玖刀欺负。

  况且,殷大帅成名时,霍玖刀已经隐退。

  退一万步说,这也绝不是一个能让大帅卸任的理由。

  如此想来,这霍玖刀想必是信口开河。

  这也很霍玖刀!

  不过,殷明懒得与他讨论这种事。

  殷明忽然留意到,霍玖刀腰侧的短刀。

  这是霍玖刀的成名兵刃,从他年轻时就伴随他。

  这原本只是一件凡兵,但是不知此人如何温养,竟然成为了先天圣器,堪称奇迹。

  像是殷大帅,其掌中一对阴阳囚龙锏,也是成圣后所得。

  殷明奇道:“我先前曾编纂史书,便有些奇怪了。”

  “霍玖刀……啊,也就是你了,你明明是临溪剑派的弟子,为何却以刀为武器?”

  临溪剑派是六教七派之一。

  临溪剑派虽然弟子稀少,但是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强者,是以威名不衰。

  试想,六教七派,一共只有七家,比八国还少一国。

  这七家教派,从上古延续,是人族传承不衰的大教,甚至比八国的历史还久。

  而之所以七家被称为六教七派,是因为天衍一教,因为教义和武理不同,分为了大小衍两派。

  跻身六教七派之中,临溪剑派怎么会弱?

  甚至,有人怀疑,剑派可排攻击第一!

  剑派的制度其实很散漫,但是有几条规矩却很森严。

  除了像是不许恃强凌弱,不许勾结妖魔等条例,便有一条是门下弟子必须用剑。

  事实上,剑派只传剑法,也根本不可能习得其他法门。

  霍玖刀这位杰出门人,偏偏是用刀的。

  听殷明问起此事,霍玖刀爽朗的笑起来。

  “这个啊,其实是年轻时候的事了。”

  “我是师傅的大弟子,相当于半个儿子,在师傅成圣前,就跟随师傅了。”

  “你也知道,年轻人嘛,总是有点叛逆的。”

  “老头子天天唠叨,叫我学剑,后来我恼了,就叛出师门,去小衍学刀了。”

  这等秘闻,殷明编纂八国历史,都不曾听闻。

  这家伙居然叛出六教七派,还又投入了七派的另一家!

  殷明忍不住道:“你若是半路出家,小衍怎么肯传你上乘武道?”

  霍玖刀笑道:“男人嘛,自然有男人的办法。”

  他暧昧一笑,但总算没说下去。

  显然,他在小衍,还有个相好。

  怪不得从没听过霍玖刀跟小衍有关的传闻,这根本就是见不得光的事!

  殷明无奈的摇摇头,这人年轻时候也真是个祸害。

  不过,殷明倒是意外的发现,此人的性格倒是豁达。

  这种事,一般人都羞于启齿,他却坦荡的提起。

  如果说他具体提起小衍派的事,殷明也就只做他不要脸了。

  可涉及到旁人,霍玖刀便不多说,显然是尊重旁人隐私的。

  此人,也可说是性子爽朗,不拘小节。

  当然,这不能完全掩盖他没节操的事实。

  殷明奇道:“难道你师傅就这么放过你了?”

  霍玖刀叹了口气,道:“当然没有,他捏着最厉害的一着呢。”

  “这些年,我可被老头子折腾的不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