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今非昔比

  中年人愣了愣,忽然叹息一声。

  他嘟囔道:“我就知道,那孩子就是死心眼。”

  “他留个元九的名号,你能找到才是怪事。”

  中年人难得的露出一丝迟疑,最后道:“算了,具体的情形,还是以后让那孩子自己跟你说吧。”

  “对了,他也经常提起你,还曾派人去洪京城找过你,但是派去的人却也没找到你。”

  说到这里,中年人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跑到这穷乡僻壤来了?”

  “难道是跟你爹闹崩了,离家出走了?”

  书童和殷灯都气鼓鼓的看着中年人。

  这人谁啊,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殷明道:“我如今是封西省府,因除去了西山妖族,所以来此坐镇。”

  中年人四下看看,恍然道:“哦,这是西山啊。”

  “说起来,这里好像是白鹿一脉的祖地啊!”

  他神色一动,忽然想起什么,笑容愈发“和善”。

  殷明站在谷口前,轻笑道:“前辈,我的事,就请你转告元兄。”

  “如果元兄要找我,日后尽可去封西城寻我。”

  “这里不是待客之地,就不留你喝茶了。”

  中年人笑道:“小兄弟,咱们是什么交情。”

  “你连杯茶都不给,也未免太绝情了。”

  殷明笑道:“有朋自远方来,自然当奉茶。”

  “只可惜,阁下么……”殷明笑着摇摇头,显然后面不是什么好话。

  中年人笑容更盛,道:“我看这山谷中,怕是藏有妖族余孽。”

  “就凭咱们的交情,我当为你除去。”

  殷明忽然轻叹一声,道:“阁下,看来已经想到了。”

  “不得不说,你这脸皮,的确够厚。”

  看得出,中年人是知道的,此地有一株先天灵根。

  中年人笑道:“哈哈,那东西,可不是一块青砖能比的。”

  “这种宝物,已经足够我不要脸一次了。”

  能如此坦荡的说出“不要脸”,这中年人也是奇人了。

  殷明刚刚收起的文道朱笔,再次从袖里飞出,悬在他身前。

  中年人道:“看来,你果然也是一尊圣人了。”

  殷明道:“我还未见过真圣级的高手,还请手下留情。”

  中年人道:“好说好说。”

  两人说着,已经各自后退一步。

  殷明道:“我近来读一句诗文,颇有感慨。”

  “就请阁下一观,如何?”

  中年人道:“有趣,请。”

  殷明笔尖轻走,半空两行诗文出现。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殷明身后,一团虚影浮现。

  中年人的笑容中露出讶然之色,显然想不到殷明竟有这般手段。

  那虚影前,一道尖锐的箭影迅速凝聚。

  殷明曾以《金光箭》,群诛妖族。

  但是《金光箭》却是群杀之诗,单一面对妖魔强者,其攻击过于分散。

  殷明坐镇西山的日子里,想到了这首古人写的边塞诗。

  此诗却是单点强攻之诗。

  殷明身后,一道箭影飞射而出。

  刹那间,只见文气横空,天地间一派肃穆萧索的意境。

  一股壮怀激烈,昂扬慷慨的豪气油然而生。

  这一刹那,天日失色。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一道箭影。

  中年人眼神一凝,心道:小觑了此子!

  殷明的文气太雄浑了。

  他的实力不但跟境界有关,更与无数文宗门人有关。

  如今文道兴盛,他的实力绝非寻常圣者可比。

  猛烈的碰撞爆发。

  冲天烟尘从中年人身前暴起。

  片刻后,箭影冲天而起,直入高空。

  原地,烟尘散去,显露出中年人的身形。

  他的一只袍袖有几许碎裂的痕迹,发丝也凌乱了几缕。

  他摇摇头,道:“你如此出手,难道不怕把此处夷为平地?”

  殷明笑道:“若是阁下接不住这一箭,就有负真圣之尊了。”

  显然,他知道这一箭奈何不了中年人,否则也不会如此全力出手。

  中年人凝视殷明良久,终于轻叹一声。

  “罢了罢了,想不到你已成长如斯。”

  “看来,今日若想从你手中抢走那先天灵根,不是易事。”

  他显然是放弃了,舍下老脸抢夺灵根的打算。

  毕竟双方都是人族强者,是面对妖族的强悍战力。

  若是能欺负殷明,他倒也不介意以大欺小一次。

  可是殷明既然有如此实力,那犯不着真个动手。

  更何况,两者也算有点交情,元九更是欠殷明一个天大的人情。

  中年人道:“罢了,看来你有实力保护好此灵根,我便不出手了。”

  他这也不是谎言。

  他的确也有些担心,怕殷明守护不了那先天灵根。

  当然,这也只是一半的理由,他毕竟是个没什么节操的高手。

  殷明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到谷中喝杯茶吧。”

  中年人点点头。

  两人当下进入山谷。

  殷明让书童奉上茶。

  书童是个老实孩子,虽然有些不情愿,却还是听话的去泡茶。

  殷灯和熊猫就表现的很直接了。

  两个熊孩子跟在后面,都气呼呼的瞪着中年人。

  事实上,殷灯泡茶的手艺比书童更好,平日里都是她来泡茶的。

  不过殷明也能想到,若叫她奉茶,只怕中年人的茶杯中,会多一些想不到的辅料。

  中年人也不在意殷灯和熊猫的敌视,已经跟殷明聊起来。

  听他说起,殷明才知道,此人这一遭出行,横跨数国。

  他不在的时候,担心元九被人伤害,所以把元九藏在了师门中。

  中年人的师傅很喜欢元九,最近正在亲自教导元九。

  所以,这次中年人已办完事,但元九暂时还留在他师门中。

  怪不得殷明派去的人找不到元九。

  元九那般天赋实力,的确值得如此慎重对待。

  殷明问道:“一尊真圣亲自出手,不知阁下是做何等大事?”

  问这话的时候,殷明很严肃。

  除非有一尊妖主,甚至更强的存在进入人族领地,否则哪里需要中年人这等存在出动。

  中年人道:“说起来,这是我师门的家事,不过告诉你也无妨。”

  殷明有些奇怪,若不是妖魔肆虐,什么事值得真圣出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