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叛徒死

  俞游淡淡的道:“因为你出卖了同族,陷手下官员于死地,还把两只蓝狮哄骗到西山。”

  赵川愈发的惊恐,连忙道:“不,不是……”

  他虽然在辩解,但是却那么的无力,与平日自信的模样截然不同。

  四周百姓看他的眼神,已经充满了鄙夷。

  现在想来,赵川平日里貌似赤诚,然则全是伪言!

  俞游继续道:“连妖族也不屑你所为,所以才把你关押起来。”

  “你被救出来后,却又满口胡话……”

  当下,俞游把赵川近来所为,一桩桩的揭露出来。

  说到最后,赵川已经瞠目结舌,只是喃喃着:“不是,不是这样的……”

  可惜,事到如今,便是三岁顽童,也能看出赵川都是满口谎言了。

  俞游的话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尺子,量出了赵川的无耻之长短。

  就连城墙上的祝明飞,面色都变得阴沉如水。

  他救下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混账东西!

  这时候,俞游幽幽的道:“赵川,你罪大恶极,可伏诛么?”

  赵川惊恐的道:“不,不要,我没罪,我没罪啊——”

  俞游看向四周百姓,道:“诸位以为如何?”

  百姓们自然不敢大声呐喊,但是却不乏有人小声嘟囔。

  渐渐的,发声的人越来越多,百姓中也响起了声潮。

  “他撒谎!”

  “他该死!”

  俞游看向穆雷。

  七王爷和八王爷神色一变,大声道:“且慢,他是我国太子殿下之人……”

  可惜,太迟了。

  穆雷甚至没有动用文道修为。

  他直接一脚踩在赵川肩头。

  赵川失魂落魄的抬起头,正好看到面前金光一闪。

  下一瞬,赵川的头颅滚落下来。

  四周登时响起百姓和士兵的欢呼。

  赵川素来不得民心,这次又被揭露出如此滔天大罪。

  他被杀,真是大快人心。

  忽然,城头上响起祝明飞的声音。

  “赵川贼子,死不足惜。”

  他的眼神变得十分凌厉,盯着穆雷和俞游。

  “但是,你们两人,竟敢在我天国行凶,也断然不可饶恕。”

  “你们……也该死……”

  他的眼中羞恼交加,杀机凛然。

  若非是重伤之体,只怕就要雷霆出手,与穆雷搏命。

  七王爷和八王爷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也心头气恼。

  只是,他们并不敢直面俞游和穆雷,露出丝毫不满。

  当面对一尊圣人不敬,以他们的身份也不够资格。

  虽然对方是什么文圣,但是却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穆雷与祝明飞对视片刻,金刀终究没有出手。

  自古以来,人族孱弱,妖魔横行。

  武圣若无勾结妖魔的大罪,即便犯下罪过,也往往暂不惩处,以观后效。

  何况,祝明飞实际做的事,也就是严刑拷打文宗门人。

  这当然很可恶,但若是为此就将之除去,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严格来说,祝明飞今日受到文刀穿胸之伤,已经为马旭报了仇。

  穆雷收起刀,冷冷的道:“你若有本事,便来找我报仇。”

  祝明飞舔了舔嘴角的血迹,道:“你等着。”

  穆雷冷哼一声,托起马旭便走。

  俞游向七王爷和八王爷一笑,意味深长的道:“希望,两位莫要冲动行事。”

  他说罢,也抽身而去。

  是夜,俞游和穆雷把青州省搜寻了一遍。

  所有滞留在青州的文宗门人,都被他们带走。

  青州城中,气氛一片凝重。

  百姓们其实都很开心,但是所有人都畏惧银枪武圣和两位王爷,不敢出声。

  祝明飞面沉如铁,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七王爷和八王爷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能读出无奈和不满。

  他们冷冷的扫视四周。

  目光所及,百姓们都噤若寒蝉。

  武道强者可以小瞧这两位王爷,但是普通百姓却不能。

  在百姓们敬畏的眼神中,两位王爷也沉着脸入城。

  都督府上,七王爷和八王爷找到了正在演武场中练枪的祝明飞。

  这很容易,因为演武场中尘土飞扬,声势震天。

  祝明飞一杆银枪翻飞,已经把演武场扎成了马蜂窝,半空中也是武道内息纵横缭绕。

  七王爷和八王爷都是微微变色,看祝明飞的眼神有些无奈。

  祝明飞受的伤很重,胸腔中至今有文气未能全部祛除。

  文气虽然没有妖气那般破坏力,却也在阻碍着祝明飞肌体的修复。

  祝明飞每出一枪,伤势都会加重一丝。

  他追求的当然不是破坏演武场,而是让自己疼痛。

  他用这种近乎变态的方法,来惩罚自己。

  五年前,祝明飞初成小圣,曾与一尊妖王大战七天七夜。

  最后,他险死还生,拖着重伤之体回归。

  从那时起,他知耻而后勇,再未尝过败北的滋味。

  并且,在三年前,他斩杀那尊妖王,一雪前耻。

  可今日,他败了,败在一个武宗手里,虽然那也是一尊文圣。

  最让他屈辱的是,他败的太快,甚至都分辨不出双方究竟谁更高一筹。

  他今日之败,固然因为穆雷手段很非凡,却也因为他太轻敌。

  祝明飞不但恨穆雷,更恨自己。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如此自大?

  他恨恨的全力扎出一枪。

  这一枪刺向天穹,只见一道如龙的内息奔腾而上,直入九霄。

  这一枪若是刺在演武场中,只怕整个都督府都会被炸飞。

  祝明飞又喷出一口鲜血,剧烈的疼痛带给他一种怪异的抚慰。

  八王爷忍不住道:“祝圣,你要保重身体啊,不能这般下去了。”

  祝明飞停住枪,冷冷的回过头,注视着七王爷和八王爷。

  两位王爷被他瞧的一阵发毛。

  半晌,七王爷道:“祝圣,今日之事,你不必太介怀。”

  “那什么殷明的弟子,不过是卑鄙偷袭,才伤到你。”

  “论真正实力,他哪里是你的对手。”

  祝明飞的眼中,怒火更盛。

  他冷冷的问道:“哦,那你倒是说说看,他是怎么偷袭我的。”

  七王爷一下僵住。

  他就是随口安慰祝明飞。

  其实,他到场的时候,只看到一道刀光贯穿祝明飞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