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审问赵川

  穆雷横刀于胸前架住,周身文气狂涌,抵御这一刀的力道。

  只是近战非文道所长,这一刀他招架的颇为勉强,于半空中暴退。

  祝明飞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持枪紧逼。

  下一瞬,他的笑容尚未成形,便已凝固。

  在祝明飞愕然的眼神中,穆雷的胸腔中,金芒灿灿,钻出一个个古怪的符号。

  这些字符刹那间形成一柄凛然的金刀,直刺祝明飞。

  这一刀冲出,穆雷的面色微微一白。

  而祝明飞的长枪已经刺出,根本来不及回枪招架。

  在祝明飞难以置信的眼神中,金刀穿胸而过,带着一连串的血珠,划过长空。

  金刀分解,字符化作流光,回归穆雷的胸腔中。

  这本质上是他的文气,回归之后,他面上的一丝苍白便消去了。

  祝明飞的情况却很不妙。

  那一刀,可是实实在在的贯穿了他的胸腔。

  虽然他第一时间闭合伤口,但是要彻底消解体内残余的文气,祛除内伤,却不是一时可以办到的。

  祝明飞不敢再托大。

  他落在城墙上,手持银枪,警惕的防备着穆雷。

  穆雷的长刀还在手中,但刀尖隐隐垂下。

  穆雷道:“人族圣者,不叛不诛。”

  “你行迹虽然卑劣,但今日且给你个教训,就暂且饶你一命。”

  “若是日后,你不把这两臂力气用在诛妖上,还敢对同族出手,我须容你不得。”

  祝明飞一阵羞恼交加。

  虽然他已看出,穆雷是不逊于他的强者。

  但是,被原本极轻视的人如此训斥,还是让他无颜见人。

  可是,他偏偏又无法反驳。

  穆雷胜了,而他败了。

  现实就是这么简单。

  无论他多说什么,都像是败家之犬的狂吠。

  城头上,祝明飞的身子晃了晃,竟然猛地咳出一口血来。

  以他的高傲,本是宁死也不肯出丑的。

  可是他这次受伤颇重,胸前膻中被破,以先天小圣之尊,竟然控制不住气血。

  众多的百姓和士兵都看得呆了。

  平日里连见都见不到的武圣大人,不但凄惨狼狈,甚至被气到吐血。

  这简直太刺激了!

  这时候,城下俞游忽然慢慢的道:“赵都督,你要去哪里?”

  他说话真的很慢。

  就这一句话的功夫,赵川已经溜过了城门。

  可惜,穆雷的动作却比俞游的话快的多。

  俞游话到一半的时候,赵川还在开溜。

  等他说完,赵川已经被穆雷带回,重重的掼在地上。

  赵川跌坐在地,讪讪的笑道:“两位,不知还有什么见教?”

  俞游慢慢的开口,要列举赵川的罪证。

  穆雷却早已怒道:“赵川,你罪行累累,还敢不认吗?”

  这时候,城中又走出两人。

  是天国的七王爷和八王爷。

  两人都是皇亲国戚,是实权人物。

  可是,他们的武力层次,注定让他们面对强者时底气不足。

  七王爷和八王爷都是一抱拳。

  七王爷道:“两位,我是当今天国之同王,皇上的七弟。”

  “这是我八弟,是我天国之合王。”

  俞游拉住穆雷,而后向两人拱拱手。

  穆雷也敷衍的拱拱手。

  俞游道:“原来是两位王爷。”

  “我们是封西省府,文宗殷明夫子,座下之弟子。”

  从字面上看,他两人的身份跟皇亲国戚根本没法比。

  但是,他们的实力,却让人绝不敢小觑。

  七王爷道:“两位,这赵川是我天国武官。”

  “不论他身犯何罪,还请两位给个面子,交由我国发落。”

  俞游还没说话,穆雷已经开口:

  “自古以来,人族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这赵川罪大恶极,须容不得他多活一时三刻。”

  赵川看出来了,这穆雷是杀机已决。

  他急忙对两位王爷道:“两位救我,我是殿下的人啊!”

  那两位王爷,跟赵川其实没有多大交情,不过也都拿过赵川的财物。

  而且他们也是太子一派,不能坐视太子的人被杀。

  八王爷的面色有些不好,道:“不知他究竟身犯何罪,两位可能拿出证据?”

  穆雷冷哼一声,后退了一步。

  俞游上前,笑道:“既然如此,我来请这位赵都督开口。”

  七王爷不动声色的给了赵川一个眼色。

  赵川会意的回了一个眼神。

  七王爷的意思很简单,不管赵川是否真的犯过什么错,决不能在人前自己承认。

  只要赵川不承认,那不论文宗用什么残酷手段逼问,都只能落得一个不仁的名声。

  虽然说实力强大者,往往不在乎名声,但是留下恶名,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显然,这两位王爷并不清楚文宗手段。

  俞游取出一杆焦笔,在空中写下诗文。

  “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但见丹诚赤如血,谁知伪言巧似簧。”

  刹那间,空气仿若忽然静止。

  赵川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不能动了。

  那两行诗文,渐渐消散。

  赵川却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莫名的东西,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

  这时候,四周的百姓和士兵,都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感觉。

  俞游仿佛变成了一尊高大的巨人,而赵川的身形则变得佝偻微小。

  俞游问道:“赵川,当日你弃城而逃,是为了什么?”

  赵川额头冷汗涔涔,勉强道:“我,我不是逃走,我是为了引开妖族……”

  他的话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发现,他引以为傲的天赋失灵了。

  他原本最擅长的,就是把假的说成真的。

  可这次他又想信口雌黄,却发觉这话虚假的过分,根本没法取信于人。

  俞游淡淡的道:“你说谎。”

  赵川鬼使神差的道:“是,我说谎……”

  话未说完,他惊恐的打住,想伸手捂住嘴,却发现手脚根本不能移动。

  俞游继续问道:“你被妖族抓住,为何能活下来。”

  赵川张了张嘴,却发现平日里灵活的脑筋,仿佛变成了木头疙瘩,根本不知道如何作答。

  其实,他仍然有一万种谎话可以欺瞒。

  但是,面对俞游,他却不由得感觉,任何谎言都难以取信于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