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金刀斩银枪

  此人怎么会忽然这么说?

  赵川心中百般心思急转,嘴上道:“朋友你这又是说笑了。”

  “我被妖族拿住之后,被囚禁在水牢之中,受到百般折磨。”

  “这一点,在我被救时,无数军士都亲眼目睹。”

  “不知你何出此言?”

  穆雷冷冷的注视着赵川,眼深如刀,宛若要把他的心挖出来一般。

  一旁,俞游忽然站出来。

  看得出,他若再不拦住穆雷,只怕穆雷要立刻发作了。

  现在还不行,要让赵川当众展露罪行。

  若是这么简单杀了赵川,岂不是让很多百姓都不明就里。

  俞游正要令赵川显出其丑恶嘴脸,忽然城中有一道流光般的身影疾飞而来。

  黑发白衣,银枪金带。

  祝明飞傲然立于半空,环顾之间,睥睨四方。

  他生得俊美非凡,却绝不显得阴柔。

  那冷峻的面色,更为他增添了几分硬朗。

  若是他生在太平年间,仅凭这皮囊,就足以谋生。

  四周的百姓已经拜倒下去,这是对先天强者的尊敬。

  无论祝明飞人品如何,仅凭死在他手中的无数妖族,就值得这一拜。

  祝明飞对百姓的跪拜,却是熟视无睹。

  他高傲的视线俯视下方,落在那两个没有拜倒的人身上。

  穆雷和俞游抬头看去,都觉果不其然。

  他们也曾猜测过,天国或许派出了一位武道小圣。

  俞游眼中有几分探寻之意。

  他本是个文人,这还是他生平第一遭,亲眼见识武道小圣。

  祝明飞冷冷的道:“见圣不拜,你们两个真是好大的胆子。”

  “怪不得坤国把文宗定为邪教,果然只是一群狂妄无知之徒。”

  他说着,忽然从背后丢出一人。

  他冷冷的道:“还有这小子。”

  “本圣问他话,他居然敢推三阻四,拒不回答。”

  “目无圣人,好一个文宗,好一群狂妄之徒。”

  他随手一丢,便把那人丢下来。

  看他的动作,完全是浑不在意其人性命。

  这么丢下来,那人就算不死,这辈子也休想从床上起来了。

  穆雷沉着脸,一跃而起,伸手接住那人。

  祝明飞轻轻“哦”了一声。

  “原来是个武宗,呵呵,连大宗师都不是,也敢大放厥词。”

  穆雷于练武一道上,也有武宗境界,却是被祝明飞瞧出。

  穆雷看向被救下的那人,面色愈发的阴沉。

  他认得,这是刘骥的弟子,名为马旭。

  马旭已经昏迷过去,看样子,恐怕遭受了不少的折磨。

  无论是四大妖王围困封西,还是蓝狮王肆虐青州,马旭都没有在妖族手里遭过罪。

  谁能想到,伤到他的,居然是自己的同族!

  穆雷的神色越来越冷。

  他第一恨的是妖族,其次恨赵川这等软骨头,再次,便是人族自残。

  虽然这第三宗罪,比之前两宗情节轻的多,却也不可饶恕。

  这祝明飞自恃高高在上,就如此肆意妄为,激起了穆雷的怒火。

  穆雷慢慢掀开了长袍。

  他腰侧有金光一晃,是一柄金刀!

  金刀出鞘,刀尖直指祝明飞。

  祝明飞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很不爽。

  就像是一只狮子,看到狂妄的蚂蚁向自己发起了挑衅。

  先天为圣,余者皆蝼蚁。

  他武圣的尊严不容挑衅,但是也不愿向这种小人物出手。

  像是折磨马旭,虽然是祝明飞下的命令,却不是他动的手。

  他沉默片刻,终于道:“全力一刀,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若你果有本事,今日破例,赐你一死。”

  他太高高在上了,就算杀人都要挑三拣四。

  穆雷面上露出一丝冷冽的笑容,慢慢的道:“你是找死。”

  他说罢,猛然长身而起,一跃飞上半空。

  祝明飞大吃一惊。

  他自然想不到,自己眼中的小小武宗,竟能飞行。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大意了。

  难道是此人隐藏了实力?

  不对!

  他旋即想到,此人是那文宗门人,并非单纯的武者,或许是所谓的什么先天文圣。

  自己只注意他的武道修为,却是吃了经验使然的亏。

  这时候,穆雷的长刀划出一道奇异的弧线。

  这是他从殷明以仙剑斩敌中学来的。

  这一道弧线,其实是划出了一个文字——

  杀!

  陡然间,金刀覆盖上了一层灰霜,带着肃然的杀机,斩向祝明飞。

  祝明飞来不及反手摘枪,仓促间挥动衣袖,挡住了这一刀。

  衣袖第一时间爆裂,露出其下的双臂。

  祝明飞的双臂上,破开一道血痕。

  但这并不算什么,真正恐怖的,是那从伤痕处,一股杀机钻入了祝明飞体内。

  刹那间,仿佛有无数个“杀”字,在祝明飞体内肆虐。

  祝明飞与穆雷错身而过,第一时间反手摘枪,谨慎的相对而立。

  他没有轻举妄动。

  虽然手臂上的伤痕已经瞬间闭合,但是体内的那股杀机却还在。

  穆雷手持金刀,冷冷的注视着他。

  祝明飞猛地咳出一口血。

  那血猩红刺目,落在地上,一块大石化为齑粉。

  这口血中蕴含着“杀”字真义,一块顽石哪里能挨得住。

  祝明飞怒啸连连。

  他堂堂武圣,居然如此狼狈!

  即便对手是什么不知所谓的文圣,亦是耻辱!

  枪指穆雷,祝明飞冷冷的道:“你够资格,现在,给我死来!”

  说罢,他当场暴起,挺身就刺。

  穆雷早已在等待他这一击。

  只见穆雷刀尖一抖,一行诗文镌刻在空气中。

  “开门揖贼獠,合胸藏金刀。”

  写下这行诗句的时候,穆雷的神色很复杂。

  有对不义之事的愤怒,有对贼獠的杀机,也有着追忆之色。

  这是他拜在夫子门下时,夫子赠给他的一联,既是对他的评价,也是对他的规劝。

  开门揖贼,乃是请贼入门。

  君子者,不入此门。

  其中深意,便是规劝穆雷三思而后动,要确定对方是敌人,才可动用此招。

  一旦确定是敌非友,那便是证明其心中所存之“义”的时刻。

  所谓义愤填膺,胸中集聚的义愤之气,便如一柄金光宝刀!

  这时,祝明飞的银枪已经刺到,破开穆雷中门而入。

  【说一下月票的事呀,因为还没有上架,所以月票还不能投,网站安排的是这几天会上架了,希望大家到时帮忙多投投月票,多打赏什么的呀,因为数据越好,网站才会给奖励什么的,我先提前感谢大家了。书友群,大家兄弟姐妹可以加一下呀,上架那天发红包,每天也会不定时有红包,感谢感谢感谢!!!再就是求一下推荐票,本来是第11名的,现在到13了啊,呜呜呜,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