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强塑圣人

  刘默阳的面上不禁流露出可惜之色。

  因为殷明诛杀妖王,却都没有留下请功的凭证。

  这些被杀的妖王,不是被仙剑吞噬,就是给门下弟子分食。

  如此不世之功,竟不为人所知。

  殷明沉吟片刻,忽然道:“默阳,如果提炼这四只妖王的精血,给你服用,你能否突破先天?”

  刘默阳吃了一惊。

  他的家族很强盛,若是家祖出手,当然也能猎杀四只妖王。

  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太过奢侈。

  为一个家族弟子诛杀四尊妖王,这就像天方夜谭。

  但是反过来说,如果能得到四大妖王的精血,刘默阳的确有可能迈出那关键一步。

  杀四尊先天强者,来成就他这个大宗师,他简直有些不敢想象。

  即便以刘默阳和殷明过命的交情,他也不知如何接话了。

  他知道,自己如果点点头,殷明就会毫不犹豫的送自己一场大机缘。

  看到刘默阳迟疑的样子,殷明便明白了。

  殷明道:“你我兄弟,不必顾虑。”

  “若能助你突破,你的实力强大,对我也有帮助。”

  刘默阳长长的叹息一声,向殷明躬身一礼。

  他本就不善言辞,此时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到这场景,熊猫背着殷灯,蹑手蹑脚的一溜烟跑向远方。

  是日,殷明为刘默阳护法,助他提炼妖王精血,吞食强化己身。

  西山之前,浓郁的文气中,有一股武道的先天内息在滋长。

  破茧成蝶,化凡为圣。

  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成圣难,难于上青天。

  否则,何以困住许多人杰?

  刘默阳的天赋绝对足够惊艳,这次又吞食了四大妖王的精血,以及一枚雪阴果。

  他在大宗师境界上,又迈出了半步。

  可以说,他的半边身子,已挤入先天。

  天穹上,已经有青色的气流在凝集,只可惜终究未能成形。

  半步之遥,亦是天沟地壑。

  刘默阳轻叹一声。

  他拿得起也放得下,理智的准备放弃此次冲关。

  殷明忽然起身,袍袖一抖,十枚雪阴果又摆在了刘默阳面前。

  刘默阳愣住,眼神复杂的看向殷明。

  他叹息一声,知道这个天大的人情,自己是欠下了。

  不但他欠下了,他的家族也欠下了。

  为刘家增添一尊先天强者,刘家满门都要感谢殷明。

  旋即,他面上露出一丝笑意,不再犹豫,拿起了雪阴果。

  两者情谊,毋庸多言。

  虽然如今殷明已经远远走在了他们的前方,但是却不曾忘记身后的风景。

  十枚雪阴果当空破开,馥郁芬芳的汁液都被刘默阳一口吸入腹中。

  刘默阳头顶,青云凝聚成型。

  殷明目光一闪,衣袖中《易》经旋转。

  他再一振袖,又有珍惜灵果从袖中滑出。

  面对刘默阳,他也不必遮掩什么秘密。

  刘默阳不是冯行道那大嘴巴,他不会多问,也不会多嘴。

  这一次,青云彻底凝实,宛若青色的岩石一般,其间有电光缭绕。

  天劫降临下来。

  武道,小圣劫!

  这里的事情若是传到外界,足以引起人族的震惊。

  这是强塑圣人的手段!

  除了在武祖时代,有类似的虚无缥缈的传说,后世根本连类似的传说都没有。

  是夜,刘默阳立地成圣。

  他面色平静,无喜无悲,从天穹上缓缓降落下来。

  来到殷明面前,刘默阳长施一礼。

  “明兄,谢字我就不多说了。”

  “此恩同再造,我刘默阳铭记终生。”

  对殷明来说,这是举手之劳,对刘默阳来说,却恩同再造。

  一直在等待这边动静的弟子们围上来。

  西山前,欢声笑语。

  翌日。

  刘默阳返回封西城,并往家族中送出密信。

  殷明让俞游去知会封西的文人,派出人马去青州救济百姓。

  殷明自己则留在西山。

  移植先天灵根是头等大事。

  系统中当然也有先天灵根,却都没有生机,而且更是天价。

  即便殷明拥有数万万文气值,都会觉得肉痛。

  另一边,一队队的文宗门人,经由西骞,纷纷进入青州境内。

  平日里,两国边境当然有重兵把守。

  不过,此时青州已经被妖王压到了省城,也没人去管边境如何了。

  青州城。

  赵川已经是焦头烂额。

  他素来优雅得体的笑容,也渐渐维持不住。

  赵川坐在都督府里,脸上的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他下首里,青州省府跪在地上,更是哭丧着脸,惊慌失措。

  赵川看着省府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忍了几番,终究没把持住,捡起一个茶杯,重重的砸在省府头上。

  省府惨叫一声,登时头破血流。

  他用袖子捂着脑门,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赵川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怒道:“你这个废物!”

  “让你去做那些愚民的工作,你居然都做不好!”

  省府很委屈。

  赵川下的命令,是让老百姓断后,掩护他们撤离。

  这是要命的事情,老百姓怎么可能听话。

  就算以性命威胁,他们也不肯听了。

  不听都督和省府的命令,最多就是挨一刀子。

  可若是落在妖族手里,说不得会被掏心挖肺,连死都不得安生。

  赵川气冲冲的发作了半天,又看向自己下首里的一个将军。

  赵川道:“张将军,这些愚民都贪生怕死,置大义于不顾。”

  “为今之计,只有派出军士,强逼这些愚民断后了。”

  他这等于是驱使百姓去送死。

  他作为一省都督,本该守护一方太平,此时却做了完全相反的事。

  最可笑的是,他居然还理直气壮,义正言辞。

  张将军道:“都督,这只怕不容易啊!”

  “你想,那些士兵若是留下断后,也等于把性命交在妖族手里,他们怎会听命?”

  赵川愈发的愤怒了。

  他拍着桌子,怒道:“那些愚民不懂是非,倒也罢了。”

  “这些士兵都是吃本都督俸禄的,为青州捐躯是他们的使命,更是无上光荣。”

  “他们怎敢贪生怕死,畏缩不前?”

  张将军心中腹诽不已,但是面上却只是苦笑。

  在立场上,他也是站在赵川这边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