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灵妖威胁

  西山,高空。

  八臂灵猿警惕的看向殷明,他有些拿不准。

  成功了吗?

  下一瞬,八臂灵猿心中,毛骨悚然,因为殷明冷漠的视线扫了过来。

  但紧接着,殷明的眼眸中,生机迅速消退。

  八臂灵猿一愣,旋即发出狂喜的大笑,震动天地。

  在殷明弟子的惊呼声中,殷明的身子重重的砸落在泥土中。

  天地一片静寂。

  唯有八臂灵猿的放肆大笑。

  他太开心了,这简直他一生的光辉时刻。

  直到刚才,他才恍然明白。

  他也曾感受到创道的气息,却未曾想到就是此人。

  一尊创道者,即便是人族,也让他不禁心生恐惧。

  他孤注一掷,在殷明成圣的关键时刻,给了殷明致命一击。

  他清晰的感受到,殷明的身体已经没有了生机。

  神魂俱灭!

  在这危急时刻,八臂灵猿爆发出了超过境界的力量。

  一击令人神魂俱灭,这是传说中天妖才有的手段。

  看向地面上,无数神色悲怆的文宗弟子,八臂灵猿就觉得心中愈发的满足。

  他缓缓的降临下去,居高临下的注视着所有人。

  他没有急着动手,因为他现在的心情实在太美妙。

  他一定要好好戏耍这些人,折磨他们来取乐。

  过去的七日里,殷明围困他的仇,必然要折磨这些人七年,不,七十年才能消解。

  地面上,文宗弟子皆是神色悲苦。

  他们都是殷明的亲传弟子,都知道殷明的修行法门。

  殷明体魄中,七魄星灯已经熄灭了。

  而三盏魂灯,更是烟消云散,被打的粉碎,连一点存在的痕迹都不曾留下。

  夫子,真的走了!

  这对于文道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对于他们更是如此。

  但是,没有一人发出悲号。

  他们都是殷明精心挑选出来的,都心志坚定,不会轻易被打倒。

  殷明虽然不幸身陨,但是他已经为文道开辟了道路。

  文道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延续文道,薪火相传,是这些弟子们继承的使命。

  就连殷灯也没有哭出声。

  她咬着自己的袖子,眼泪啪嗒啪嗒落下。

  她倚在老熊身上。

  老熊心中轻叹一声。

  想不到,这个人族先他一步死去了。

  这么长久的相处,殷明又多次给他宝物续命,让他对殷明也生出了感情。

  八臂灵猿降临在众人头顶,桀桀怪笑道:“很好,很好。”

  “让我来想想,要怎么折磨你们,才能给我添一点乐子呢?”

  众文宗弟子皆面色平静,眼神中却都有刻骨铭心的仇恨。

  柳腾拎着两柄大锤,忽然来到了众人之前。

  这一刻,他的神色平静中透露着坚定,完全没有平日里莽撞的样子。

  柳腾冷冷的道:“我是夫子的大弟子,是你们的大师兄。”

  “夫子不在,都听我的命令,现在你们都走。”

  听到柳腾的话,众人一阵悲凉。

  在过去,柳腾偶尔会念叨,什么自己才是师傅的大弟子,是文宗大师兄。

  其他人自然都是哈哈一笑,只当做玩笑。

  可是,柳腾此时说出这话,并不好笑,反而十分悲烈。

  张卿旭道:“我是在场年纪最大的,该由我来阻挡此妖!”

  八臂灵猿哈哈大笑,看文宗弟子的眼神,就像看一群在水中挣扎的蚂蚁一般。

  俞游慢吞吞的站出来,道:“此妖不是一人可以阻挡的。”

  “我看年纪最小的十人退走,其余人拼死拦住此妖。”

  众人默然,都明白俞游说的是唯一可行的方案。

  八臂灵猿八只手臂慢慢张开。

  这里有一百多人,都实力不俗。

  若是都拼死抵挡他,倒真的可能有走漏几人。

  他要先动手,把这些人全部擒下。

  就在他要动手的前一瞬,一尊高大的身影忽然来到他面前。

  八臂灵猿愣了愣,半晌才反应过来。

  “食铁兽?”

  老熊露出缅怀之色,嘟囔道:“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八臂灵猿皱起眉,打量着老熊灰白的毛发。

  “你就是那个废物么,竟然弄成了这副模样?”

  “我记得,你明明是貘族异血,却迟迟不能突破先天,还犯下大错,被发配到黄山?”

  “这些日子我见过你,居然被人族俘虏,真是我妖族耻辱!”

  老熊是妖族的一个笑话,很多存在都听说过他的事。

  因为他的来头实在太大,而他的表现实在太不堪。

  当然,所谓的不堪,就是他好吃蜂蜜,以及不能突破先天这两桩事。

  老熊嘟囔道:“真是多嘴,所以我才讨厌妖怪。”

  八臂灵猿笑了几声,冷下脸来。

  他冷冷的道:“退开,等我拿下这些人族,便送你回你们老林。”

  看不起老熊是一回事,忌惮老熊的血脉又是一回事。

  如果他遇到老熊,却不管老熊的死活,有可能与那一族结怨。

  老熊没有退开,反而挠了挠头。

  他问道:“我说,你知道我来头很大吧?”

  八臂灵猿皱起眉道:“那又怎样?”

  老熊道:“所以,给我个面子,放过这些人吧。”

  八臂灵猿的眼神凌厉起来,紧紧盯住老熊。

  “你不但被俘虏,还真心投靠人族了么?”

  他的指掌间,已经有黑光酝酿。

  他是极端的血统论者。

  如果老熊真的投靠人族,那等于他自己放弃了其高贵的血脉。

  真是这样的话,八臂灵猿就不必忌惮,要施以辣手。

  这丢人现眼的东西,必须用血来洗刷这种耻辱。

  老熊忽然叹了口气,神色也渐渐冷了下去。

  他嘟囔道:“反正我也没几日好活了,你若定要逼我与你拼命,我便满足你。”

  八臂灵猿神色一凛,旋即仍旧不以为意。

  毕竟二者的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了,况且老熊已经风烛残年。

  老熊忽然狂啸一声,一身毛发肉眼可见的浓密黝黑起来。

  他一身高贵的血脉都在沸腾。

  在这个过程中,他身上居然还有文气逸散出来。

  这多半年来,他一直都旁听殷明讲经。

  听得多了,他身上甚至还滋生出了文气。

  老熊忽然咆哮起来:“该死的殷明,老子的一身妖气都被炼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