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黄国文人

  这简直匪夷所思,因为这一路绝非康庄大道,也不知有多少凶险。

  殷明座下的弟子们也都抬起头,面上有惊愕和敬佩之色。

  相比较这三人,他们是何其幸运。

  殷明道:“让他们进来。”

  书童匆匆去传话。

  不多时,三人进谷,而且,有两人居然是被殷明的弟子抬进来的。

  这三人神色沧桑,周身都是伤痕,一看就是经历了千难万险。

  殷明站起身,来到下面。

  殷明肃然道:“你们,来自黄国?”

  那还能勉强站立的文人点点头,然后嘴唇动了动。

  他的嘴唇冻得青紫,稍微一动,就有裂口留下血来。

  他哑着嗓子,低声道:“您,您就是殷明夫子吗?”

  殷明点点头。

  那黄国人的身子轻轻颤栗起来,旋即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他颤声道:“学生……终于见到夫子……”

  他话未说完,居然一头栽到。

  不只是他,另外两人也是一阵激动,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急得昏倒过去。

  他们一路受过太多苦难,终于见到殷明,激动之下居然昏厥过去。

  殷明轻叹一声,当即打出一道文气,注入到那文人的体内。

  那文人的面色这才缓和了几分。

  殷明叫过几个弟子,把黄国的三名文人,都抬到他背后的老藤下。

  这老藤极为神异,冬日也雾霭蒸腾。

  因此,这山谷之内,四季如春。

  尤其是老藤之下,能沐浴老藤流露的一点先天草木气息,好处极大。

  书童走过来,小声道:“夫子,他们还带来了一箱子的书,似乎是要献给夫子的。”

  众人愈发惊叹。

  他们能活着来到这里,已经殊为不易,居然还带着大量书籍,真亏他们能坚持下来。

  殷明让书童从老藤上摘下朱果,挤出汁液,滴在他们口中。

  老藤不愧是先天灵根,所结朱果的汁液中,蕴含着大量的生机。

  三个文人的面色,肉眼可见的红润起来,不久便悠悠醒来。

  三人挣扎着爬起来,叩首道:“弟子三人从黄国携带典籍而来,诚心诚意,请求拜在夫子门下。’

  殷明搀起三人,肃然道:“你等诚意,我尽知晓。”

  话语很简单,却让三人心中一暖。

  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最需要被认可的,便是他们的诚意。

  一人道:“学生听说夫子在著一本八国史经,特意搜寻了黄国的史籍,为夫子带来。”

  他的声音虽然微弱,山谷中的众人却都为之惊动。

  八国历史,浩如烟海。

  黄国作为距离洪国最远的国家,最难搜寻其历史。

  这一箱子史书,真称得上是雪中送炭。

  另一人又道:“此外,还有黄国的历代典籍,地理图志,以及我们一路经历的路途记录。”

  殷明忽然注意到一点,奇道:“你们,是何时动身来的?”

  一人道:“大概,两个月前。”

  殷明一愣。

  两个月前?

  他们又不是武者,怎么可能两个月行走数万里。

  他们似乎看出了殷明的疑惑,主动解释道:“请叫夫子得知……”

  随着他们主动道来,殷明和众弟子才了解到他们的曲折经历。

  原来,三个月前,殷明开创文道的事情,终于传到了黄国。

  同时传去的,还有一些支离破碎的经文。

  这件事,并没有在黄国引起多大震动,因为距离实在太远。

  但是,也有一小部分文人动了心思。

  最终,有十多名文人聚在一起,决定启程来拜师。

  走陆地的话,没有几年,是绝对到不了的。

  幸好,黄国两面环海,很多人都精通水性。

  这十几人中,便有了解洋流动向之人。

  最终,他们决定漂洋过海,趁着秋冬交替的洋流,前往唐国。

  临行前,他们又听说殷明夫子在著经,需要一些典籍资料。

  他们便搜寻了七八箱子各种书籍,一同带到船上。

  走海路,这法子的确很妙。

  他们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就抵达了大唐。

  不过,期间自然充满了艰难。

  十余人死伤大半,只残余下五人。

  他们携带的典籍,也只剩下拼死保护的历史文献一箱。

  而登陆后,最终能来到西山山谷的,便只有他们三人。

  殷明喟然长叹,用力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文道不兴,怪不得这些文人,只是天地所限啊!

  殷明的心意愈发坚定,必须要著成原始真经,继续提高天地对文道的认可。

  冬季,就在充实的忙碌中度过了。

  随着冰雪消融,新的一年到来了。

  西山山谷中,殷明座下弟子愈发的多了。

  那黄国的三位文人,都成为他座下亲传弟子。

  其余来拜师的人,也有数十人拜在他座下。

  坐镇西山这半年来,千元八国,或多或少都有文人来向他拜师。

  能成为殷明的弟子,自然都对古史有所了解,他们的加入,大大协助了著经的进度。

  一些有条件的弟子,还想方设法从本国弄来大量的典籍,作为参考之用。

  西山之外,封西和西骞的百姓也都很满意。

  尤其是封西居民,十分感念省府大人的恩德。

  时至如今,文道经文不但在两省流通,更是流入了相邻的省份中。

  据说,坤国朝廷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

  易瑶甚至亲自写信,向殷明知会这些事。

  易瑶虽然身子不好,却十分要强,从不拿事情惊动殷明。

  她亲自写信告知殷明,说明坤国的形势真的很严峻。

  大唐这边,朝廷的态度也很微妙。

  起码,大都督对殷明绝对没有什么好感,更不会支持文道发展。

  当然,最紧迫的消息,是听说殷大帅踏平了荒北的一处魔族领地。

  坊间传言,等战事告一段落,殷大帅可能会回朝一行。

  对于这素未谋面的便宜“爹”,殷明可丝毫不敢大意。

  殷明很怀疑,此人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寻常武圣的范畴,很可能达到了传说中的某种层次。

  对这个人,绝对不能大意。

  阳春,西山。

  西山山谷前,响起惊天动地的咆哮声。

  一只恐怖的妖族从地底窜出。

  他形似鳄鱼,身长百丈,一身鳞甲,不知是什么异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