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老熊舍命

  阳狮会组建新的族群,而阴狮没有生育能力,一生都如活在阴影中的刺客一般。

  但是,阴狮也绝不孤单,因为他伴生的兄弟,始终是他最亲密的家人、战友。

  他们心灵相通,根本不必言语。

  看到阳狮王的眼神,阴狮王的眼珠一下红了。

  他不知从哪里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一下震开了周身的《诗》经异象。

  他狂吼道:“不——”

  迟了!

  阳狮王已知道今日不可能幸免,他死意已决。

  他的身形猛然增大,忍受着无数《易》经玉签刺入体内的剧痛,为阴狮王阻拦住了《诗》经的异象。

  这是他用生命,给阴狮王创造的机会!

  交战至今,他们根本连殷明的衣袖都没碰到。

  阳狮王用这种决绝的方式,给了阴狮王绝杀的机会。

  玉签落下,将阳狮王绞杀。

  他的确必死。

  《易》经的攻击非常诡异,无穷的推算,仿佛在推动命运前行。

  《易》经改命,生死由命不由己!

  阴狮王的神色忽然冷下去。

  这一刻,他无比的冷静、冷漠、冷酷。

  他不会独自苟活,但也不会辜负兄弟用生命创造的机会。

  他的身形迅速缩小,速度却猛然激增,仿佛化成了一道乌光。

  他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绕到殷明的左侧,发动了致命一击。

  一道细若毫毛的乌光激射而出,直刺而来。

  这个角度,正是坐在殷明怀里的殷灯!

  这无关卑鄙,只有杀戮和仇恨!

  殷明心中凛然。

  大凶!

   果然,事情真的发展到这一步,合上了他的推算。

  他的头顶,迅速浮现出一道白烟。

  这是他孕养的最后一只白鬼。

  白鬼面无表情,拦在了殷灯身前。

  这是替死之法!

  在封西围城中,他都没有动用这一招。

  因为若白鬼身死,殷明也必受重创,可能要花许多年来调养。

  不过,幸好他有系统商城,可以获取各种天材地宝。

  殷明心中轻叹一声,看来未来一年,只能慢慢修养了。

  就在这时,忽然又有异变发生。

  老熊竟然滴溜溜滚了过来。

  他的动作很滑稽,却很迅速。

  他的神态更是与平时不同,一脸的淡漠,还带着一丝高贵。

  他一张嘴,便把那乌光吞了下去。

  下一刻,他的体内发出一声闷响。

  肉眼可见的,他的身体迅速干瘪下去,原本健硕的身体,居然变得像干柴一般。

  老熊咂了咂嘴,嘟囔道:“真特娘难吃,亏死了。”

  说罢,他的身子轰然倒下,激起一地尘埃。

  这一刻,殷明神色冷冽而肃穆。

  虽然殷明的白鬼可以替死,但是他仍然承老熊这个人情。

  因为,对老熊来说,唯一的事实就是他舍命相救。

  老熊虽然是妖族,这一刻的行为,却让人动容。

  远处,黄风王歇斯底里的大吼:“该死,貘兽,你疯了。”

  老熊躺倒在地,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

  殷灯的眼圈已经红了,泪水落在殷明的衣襟上。

  可她死死的咬住殷明的袖子,不敢哭出声,怕影响到殷明。

  殷明冷漠的转过头。

  他手里已多了一柄铭文流转的长剑,直指阴狮王。

  阴狮王的身形有些摇摇欲坠,刚才那一击显然抽空了他的力量。

  机会只有一次。

  他没有错过,却失败了。

  剑光喷吐而出,阴狮王没有反抗,也没有躲闪。

  下一瞬,阴狮王被剑光劈中,却没有血光飞溅。

  仙剑有些诡异,相隔数十丈,却抽空了阴狮王的血肉精华。

  此剑就像个无底洞,会吞噬高品质的能量和武器。

  殷明知道这一点,任由仙剑彻底扼杀阴狮王。

  俘虏一尊妖王当然价值很大,但是殷明没有这个打算。

  老熊的仇,要报。

  而且,阴阳狮王的兄弟情,也让他有些唏嘘。

  看到这一幕,远处传来黄风王愤怒的吼声。

  他化作一阵黄沙,架起妖风,呼啸着逃往远方。

  阴阳狮王已死,殷明若是对他出手,他断然没有幸免的道理。

  殷明冷冽的眼神扫过黄风王的背影,让他一阵通体发寒。

  幸好,殷明没有追他。

  殷明抱着殷灯,来到了老熊的面前。

  殷灯从殷明怀里跳下去,伏在老熊身上痛哭起来。

  这一刻,她回想起了很多。

  叛军杀入皇城的火光。

  父皇被刺客袭杀的剑影。

  大将军舍命护着她和弟弟的背影。

  ……

  还有西山里,那个想保护她的小姐姐……

  一幕幕,一个个人影从她面前闪过。

  她好恨。

  为什么自己这么弱小。

  主人为了保护自己险些受创。

  老熊为了保护自己,舍去了性命。

  呜呜呜……

  嗯?

  殷灯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耳畔那低沉的“砰砰”声是什么?

  一旁的殷明神色有些古怪。

  这老熊居然没死!

  他挨了妖王的绝命一击,居然只是重伤!

  这时候,老熊伸出大爪子,搭在殷灯的肩上。

  殷灯愕然抬起头,旋即大喜,大声道:“老黑,你没有死!”

  老熊虚弱的开口,断断续续的道:“丫,丫头……你……你没事……”

  殷灯抓着他的爪子,用力点点头。

  老熊虽然虚弱,却很严肃的道:“答应……答应我,我死后……要葬在……咳咳,葬在蜜饯堆里。”

  刘默阳等人刚刚过来,原本悲痛的神色一下就僵住了。

  这夯货……

  殷灯用力点点头,又摇着老熊的手道:“老黑,你不要死……”

  老熊的头却已经重重的落下去。

  殷灯顿时嚎啕大哭。

  殷明的神色却依旧古怪,因为这家伙……居然还没死……

  殷灯正哭着,却又发现有毛茸茸的爪子在拍自己。

  她带着泪水,愕然抬起头,发现老熊有些羞涩的看着自己。

  老熊道:“那个……小灯芯,你,你身上……身上还有糖吗?”

  殷灯一脸懵逼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布包,把糖果塞进老熊嘴里。

  老熊咽下去,再次心满意足的合上了双眼。

  殷灯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哭。

  殷明按住她的肩膀,无奈的道:“灯儿,别哭了。”

  “他这次受伤很重,不过还可以试着抢救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