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易》经改命

  殷明文气如海,第一时间涌出文气,助异象复苏。

  一个刹那间,两尊狮王出师不利,反而被殷明反手困住。

  他们大吃一惊,这与他们得到的消息不符。

  当初殷明也曾持原始真经对阵妖王,但是绝没有这般威力!

  他们哪里知道,殷明的实力,不能只以个人修行为衡量。

  在他们的情报中,殷明最近这些日子忙于封西的教化,后来远行,根本没有时间修炼。

  可是,教化就意味着文宗的扩张。

  文宗扩张,对殷明的反哺就愈发强盛。

  如今,殷明文气如渊似海,而且神魂凝实,有若实质。

  尤其是教化西骞之后,他的实力比之当初几乎翻了一翻。

  即便在他离开西骞后的几日里,西骞仍然涌入大量坤国文人,都成为了文宗的门人。

  一个人的力量当然不算什么,对殷明的反哺也有限。

  但是,成千上万的文人修文,加上无数的百姓诵经,就截然不同。

  聚水成海。

  殷明的文气海洋,就是这般来的。

  阴阳狮王错估了殷明的实力,因此受挫。

  另一边,杨子铭等人对阵黄风王,却是被完全压制。

  他们境界不足,若是真对上黄风王,绝对是被秒杀。

  刘默阳身上或许有什么底牌能保命,但也绝非对手。

  现在,他们凭借原始真经,才能勉力抵挡,但是想要反杀,那是绝无可能。

  黄风王已化成一股黄沙,铺天盖地,要诛杀几人。

  幸好《书》经犹如铁桶一般,把杨子铭他们包裹起来,一时倒是没有性命之危。

  黄风王虽然有压倒性的实力优势,但是想要迅速解决几人去支援阴阳狮王,却也难以办到。

  他是不敢舍弃三人,去攻击殷明。

  当初墨角白鹿身死,就是被刘默阳持一卷原始真经,舍生忘死的攻击得手,随后被殷明一招毙掉。

  黄风王可不想步墨角白鹿的后尘。

  阴阳狮王心中不由得一沉,也看出了这一点。

  局面,似乎有些不利。

  他们不由得想到了四大妖王。

  当初四大妖王联袂围困封西,必然也是志得意满,根本想不到会有失败的可能。

  那种心情,是否与今日他们三者埋伏殷明是一般的呢?

  想到这里,阴阳狮王悚然。

  到底谁是弈者,谁是棋子?

  阴阳狮王再不敢大意,彼此对视一眼,已经明白彼此想法。

  他们奋力发出一击,想要冲破原始真经的包围,然后联手施展至强一击。

  面对实力暴增的殷明,唯有这阴阳调和的至强一击,有机会冲破他的先天宝物,一击得手。

  他们很果断,判断也很正确,可殷明持掌《易》经,当然也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殷明面带浅笑,单手屈指,似掐算,似捏诀。

  阳狮王身侧的玉简迅疾流转,排出更繁复、深奥的组合。

  阳狮王的身形陡然僵住,心中颤栗,这一刻仿佛在面对天命一般。

  他模糊的感受到,自己的命运在变更。

  他修行千年,作为灵妖,其寿元堪堪过半,正值壮年,生机无穷。

  可这一刻,他却清晰的感受到死亡在逼近。

  殷明面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易》经在调动天命,更改这只狮子的命运。

  某种程度上讲,这是逆天之事,殷明承受着非常强大的天地反噬。

  不过,幸好这阳狮王与殷明对决,其命运已经在发生变动。

  阳狮王胜,则生。

  阳狮王败,则死。

  他的命运变成了岔路。

  殷明做的,就是再次推动一把,让他与死亡更加接近。

  阳狮王心中一阵惶恐,对这种玄妙的命运气息,完全不知所措。

  他炽盛的妖气不由得一馁,登时被玉签压制。

  殷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终于压制住了阳狮王。

  而另一边,在殷明分神的刹那,阴狮王已经破开《诗》经异象,杀了出来。

  殷明毕竟只是一个人,而且只有一只手可以用。

  他实在无法兼顾两端。

  幸好,阳狮王已经被压制,殷明再次调动《诗》经异象,包围住阴狮王。

  旋即,殷明再次屈指,要先诛杀阳狮王。

  不过,他单手对敌,又是以一敌二,不得不不时停止对阳狮王的压制,反手镇压阴狮王。

  这样来回之下,殷明一时间也难以取胜。

  殷灯很聪明,看到一幕,什么都明白了。

  是自己给主人添了麻烦!

  她很懊悔,为什么自己非要跟着主人,非要来看热闹。

  可是,她也不敢出声,更不敢动弹。

  殷明以一敌二,丝毫分不得心。

  她便是说一句“放我下来”,都可能改变战局。

  幸好,殷明雄浑如海的文气,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这一战一直到夜幕深深。

  三大妖王以先天之尊,其妖气都出现了后继乏力之感。

  殷明的文气太精纯、太浩瀚了,其品质又不逊于他们的灵妖气,更是天生克制妖气。

  他们对战半夜,也有些疲惫了。

  殷明体内,七魄星灯火光熊熊,而神魂中的魂灯则微微有些虚弱。

  但是,这份虚弱,是以他的全盛状态来对比。

  事实上,他的神魂强度,便是三大妖王叠起来,都不能相提并论。

  到了这般地步,眼看三打妖王竟然要被他生生磨死了!

  殷明始终淡然,但心中不曾放松警惕。

  根据他以《易》经推算的结果,他凭借雄浑文气,是可以压制妖王的。

  但是,结果中一直显示有某种凶险。

  正是这份凶险,让殷明从进入西山后,就一直很警惕。

  可是,这份危机至今还没有展现出来。

  他曾怀疑遥远的西北方有强者在窥视这一战,可对方似乎没有掺手的意思。

  这危机,究竟是不是他们?

  殷明心中沉吟,手上却丝毫不软。

  他手指猛地一屈,四根玉签刺入了阳狮王的身体。

  阳狮王惨叫一声,发出凄厉的吼叫。

  玉签刺入妖体,便如人被烙铁烫一般。

  这时候,阳狮王忽然扭头看向阴狮王,眼中带着决绝。

  狮林的阴阳狮族很特殊,阴阳两狮都是相伴而生的。

  一般来说,双狮都是雄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