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貘兽?

  现在,情况出了一点小差错。

  不过,这无伤大雅。

  因为三尊妖王已经分列三方,隐隐围住了殷明一行人。

  黄风王面上露出两个窟窿,散发出渗人的幽光。

  他手上出现两颗石头,按在面上的窟窿框中,居然就似两颗眼珠一般。

  远远看去,诡异而骇人。

  他冷冷的道:“殷明,我的族人,似乎承蒙你照顾了。”

  殷明微微一笑,道:“妖王阁下何须如此。”

  “当日根本未曾伤到小妖王一分一毫,实算不上照顾。”

  殷明和黄风王虽然没有见过,却已经结仇。

  在坤孙王谷,小黄风王被殷明惊走。

  看似殷明没有把小黄风王怎么样,但实际上,已经是坏了小黄风王的根基。

  小黄风王当时刚刚突破先天,达到准灵妖之境,急需人族来充实积淀,稳定境界。

  一切都准备好了,十万人族,只等诛杀西骞都督,就唾手可得。

  这场交易中,甚至有黄风王亲自主导的影子。

  可是,这一切,都被殷明毁了。

  没能第一时间获得人族血肉,小黄风王根基不足,未来的修行之路会艰难三分。

  这是不解的大仇。

  小黄风王不是黄风王的子嗣,却是在祖林中同源而生,等于幼弟一般。

  他这一脉,除非修成传说中的天妖,否则是不可能诞生子嗣的。

  黄风王忽然厉声问道:“还有,你掳走貘兽,把他带到什么地方了?”

  他的眸子里射出两道光芒,死死的打在殷明身上,充满了凶狠和暴戾。

  似乎殷明一个回答不对,他就要同殷明拼命。

  殷明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黄风王。

  虽然对方根本没有眼眸和表情,但是他却读出了一种紧张的味道。

  只是,貘兽,那是什么?

  殷明下意识的看了地上的老熊一眼。

  他一下居然没找到老熊,还是殷灯伸手指了指,殷明才发现老熊。

  只见这夯货不知何时滚到了谷边的岩石下。

  他已经变得很小,而且整个身子缩成一个球,挤在岩石缝里。

  不仔细看,还真是难以发现。

  看这货的怂样,想来也不可能是让黄风王紧张的什么貘兽。

  这时候,却听黄风王发出一声惊叫。

  黄风王道:“小貘,你没事?”

  老熊缩在岩石缝里,哼哼道:“你认错人了,我是只熊。”

  竟然真的是老熊!

  不过,这也不算多么意外。

  先前从老熊的话里,就能听出,他虽然是大妖,但是在老林中地位比较超然,应该有些来头。

  黄风王更是一阵无语,别的妖族都恨不得自抬身价,希望自身血脉跻身更高层次。

  这家伙倒是好,张嘴就说自己是熊。

  这好比,一国皇子,在外面说“我爹是乞丐”一样。

  头一遭见有自降身价的!

  黄风王一边警惕的瞪着殷明,一边道:“小貘,别闹了,快过来。”

  老熊头都不带抬的,直接道:“不是我,你认错了。”

  老熊并不觉得自己是个要脸的妖怪。

  当初殷明逼问消息,老熊见同伴一死,忙不迭的就招供了。

  他舍不得自己八座山头的蜂蜜。

  可是,他最近像只狗子一样跟着殷灯吃吃喝喝,这比被人族俘虏更尴尬。

  被俘虏还可以说是实力不济,但他的所行,完全就是丢人现眼了。

  饶是以老熊的厚颜无耻,也觉得羞于面对故人。

  黄风王急了,怒道:“人族,你对貘兽做了什么,他为何变成这样了?”

  阴阳狮王已经不耐了,冷冷的开口。

  “黄风,你跟他废话什么?”

  “不错,我们只要把他擒下,到时候一切疑问自然能得到答案。”

  黄风迟疑了一下,终于点点头。

  三尊妖王本就彼此熟识,不需要多说,霎时间一起发动了进攻。

  殷明的神经一直不曾放松,第一时间三卷玉简飞出,阻拦在三大妖王身前。

  《轶》经被他留在了西骞,这三卷便是《易》、《诗》、《书》。

  同时,殷明头顶三道白烟飞出,化作他的模样,分别悬在三卷玉简之上。

  殷明一个眼神,刘默阳等人便会意。

  杨子铭上前,接掌了《书》经,而刘默阳和柳腾从旁协助,抵在殷明身后,拦住黄风王。

  殷明抱着殷灯,独对阴阳狮王。

  阳狮王冷冷的道:“人族,你太目中无人了,与我们对决,竟然还敢带着孩子。”

  “我们已经探寻清楚,你当日能杀四大妖王,不过是用了阴谋诡计。”

  “今日,除非你还能像当初那般,再次召唤先天宝物,引动天雷,否则你有死无生!’

  阴狮王道:“他自己寻死,不必废话,动手!”

  说罢,两尊狮王咆哮一声,身上阴阳二气流转,分别扑向殷明。

  他们对殷明的实力把握的很准。

  这人族的实力,大抵与一尊妖王在伯仲之间。

  而阴阳狮王最厉害的招数,乃是联手合击。

  阴阳二气配合,能爆发出远超过加和的威力。

  可是,以这个人族的实力,根本不需要他们动用这样的至强一击。

  因为动用这种攻击,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消耗。

  而且,如果用的多了,很可能发生彼此融合,失去自我的情况。

  饶是如此,两尊狮王分别攻击,其威力也十分恐怖。

  两张狰狞恐怖的狮口中,分别迸射出一道白虹,一道乌光。

  白虹似有压塌天地之威。

  乌光凛冽,仿佛死神的索命之光。

  这时,两卷玉书简光芒大放。

  《易》经迅速裂开,转为无数道玉签。

  玉签以某种奇异的排列方式,阻挡住白虹。

  白虹诡异的消解,蕴含的巨大力量,遇上文气蒸腾的玉签,仿佛泥牛入海一般。

  旋即,玉签排列次序一变,围在阳狮王身前。

  另一边,《诗》经上字符流转,文字浮现,汇聚成一尊尊异象。

  诸般异象前赴后继的冲出,用身形消解着阴狮王的乌光。

  乌光虽然诡异,其力量却也有极限,终究被消磨殆尽。

  其余异象一拥而上,诸般鸟兽植物,将阴狮王围起来。

  而先前被乌光击溃,化为暗淡文字的异象再次聚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