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著经之疑

  五日后,文道席卷西骞。

  西骞便如彼时的封西一般,文道大兴,街头巷尾都在谈论文道。

  齐阳郡内,人人都会念诵几言经文。

  街头巷尾,家家户户,家里都要请文人题两句经文,悬挂起来。

  其余郡县,则都翘首以待,等待文道传来。

  文道朱笔一直悬浮在天穹上,沟通坤国文运,享受文运滋养。

  第七日上,文道朱笔又有异变,隐隐有火光闪烁。

  这是人心向文,文运凝实,形成的文火。

  文火蒸腾,象征着文道兴起。

  殷明作为文道鼻祖,不但能直接感受到,而且也直接的承受着文道兴盛带来的反哺。

  与此同时,遥远的坤国京城。

  很多大人物都感受到了异变。

  坤国皇宫。

  皇帝的寝宫之后,还有一座大殿。

  大殿没有悬挂牌匾,被手臂粗的铁链封锁。

  铁链锈迹斑斑,而且没有挂锁,似乎是浑然一体。

  大殿中,空无一物,唯有一口破井。

  破井中,忽然涌出了漆黑如墨的井水。

  井水下,亮起了两道幽暗的光芒。

  这两道光芒虽然微弱,却直入天穹,似乎在观察异变的文运。

  只不过,文运终究虚无缥缈。

  武道巨头或许能心有所感,却终究不似殷明那般,能直观的感受到。

  而皇宫外,包括大帅府,宰相府……许多坤国大人物的宅邸中,都有大人物惊觉,惊疑不定的张望。

  不过,这些,都暂时影响不到西骞。

  午后,殷明坐在校场上,下面数千文人齐聚于此,都在互相探讨早上学到的经文。

  甘乐端着一个木托盘,盛着一盏清茶,奉到殷明面前。

  茶色银白,甚为不凡。

  “夫子,请用茶。”

  殷明点点头,接过茶杯,悠悠品了一口。

  甘乐来自玄国,那里盛产的玄山茶,是一种滋味很奇特的青茶。

  殷明笑道:“好茶,难为你不远万里而来,还带着这些茶叶。”

  甘乐带的,是正宗的玄山茶,出产自玄京城西北的三座山头。

  就连武者都钟爱此茶,因为以此茶修炼,能降低走火入魔的危险。

  这正宗的玄山茶,说是价值万金也不为过。

  若是周边山脉产的玄山茶,便没有这般神效。

  不过,其味道也很清香,备受八国权贵追捧,就连妖族也有些妖王喜欢。

  甘乐虽是文人,但是在玄国也是官宦之后,家境不凡,才能得到一些。

  甘乐也笑了,道:“玄国出玄山茶,自古以来,都是送礼的上品。”

  “作为玄国人,要拜见夫子,自然要带一些请夫子品鉴。”

  凌望鱼不知从哪里凑过来,笑道:“说起来,这玄山茶还有个典故在里面。”

  “夫子是唐国人,不知可曾听说过么?”

  殷明心里一动,道:“你说的,是当年武祖的亲传弟子,在玄国诛杀一尊盖世老妖的传说吧?”

  凌望鱼佩服的道:“夫子真是博学。”

  “这件事在玄国以外,流传不多,我还是昔年游历玄国,才听人说的。”

  甘乐道:“你这家伙,夫子是何许人,岂会有你知道而夫子不知的事情?”

  殷明笑笑没有说话。

  他并非这个世界的人,能知道这件事,还是身体的记忆中,有前身留下的一段相关记忆。

  前身虽然软弱,却博览群书,知道不少奇闻异事。

  这玄山茶的来历,据说是昔年有一尊凶威滔天的老妖,肆虐人族。

  武祖座下一位无敌强者,亲自出手,与老妖在三玄山决战。

  大战持续了数日,那尊强者斩杀老妖,为人族立下不世功勋。

  但一连三年,三玄山都浸泡在老妖银色的血液中,草木不生,虫兽无踪。

  那尊强者在三玄山停留三年,结庐而居,用武道内息洗练山脉,三玄山才重焕生机。

  而直到三十年后,那血液才彻底风干,而山体土壤,也沾染了一种奇异的银色。

  那尊强者隐居的草庐外,有他亲手栽下的三株茶树,当初是为了观察山体是否恢复正常

  后来三株茶树被分别移植到三座山头,成为后世享誉天下的玄山茶。

  这自然是一段佳话,不过在这个混乱的世道中,并不曾流传开来,只有玄国人知道。

  殷明轻叹一声。

  这个世界的历史,也是波澜壮阔,只可惜缺乏统一的整理。

  很多传奇,都泯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若是八国中有某一国覆灭,那么,人族的历史就会缺失很大一部分。

  像是大唐代洪,还有坤国代地,其历史典籍都遭遇了重创。

  大唐还好,殷明的那位外公,也就是老宰相,呕心沥血,整理过前朝历史文书。

  坤国则没有这样的人物,大概几十年后,昔年地国的历史就会变得虚无缥缈。

  甘乐道:“夫子,夫子,您怎么了,敢是茶不合口味?”

  殷明回过神,笑着摇摇头,道:“茶很好,只是一时想起些事情罢了。”

  凌望鱼忽然注意到殷明的案头,问道:“夫子,你这是在著新的经书吗?”

  殷明看过去,顿时笑了。

  “这是我最近闲来无事写的一本神怪志异,聊为趣尔,达不到‘经’的程度。”

  殷明最近著经遇到了瓶颈,第七本原始真经一直不得其门。

  殷明也没有一意强求,他这些日子,在著地里山河图志,以及神怪志异。

  这两书,应该都是‘书’的层次,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达到‘经’的高度。

  殷明在封西的几个弟子走过来。

  刘骥好奇的问道:“夫子,不知道咱们文道,是否还会有原始真经出世?”

  黄亚夫也道:“是啊,最近看夫子一直在著书,却不曾再著一本原始真经了。”

  殷明轻叹一声,道:“原始真经者,得天地造化,岂是易得?”

  “我近来一直在思索,只是脑海中念头虽多,却都不足以达到原始真经的高度。”

  众弟子都神色肃然,才知道夫子原来在考虑这等大事。

  原始真经何其珍贵,每一本出世,都足以影响文道兴衰。

  他们也沉思起来,想要帮夫子思索如何著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