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可怕老女妖

  崔正地第一个反应过来,拔刀就要下令大军调转。

  虽然他看不起赵川的为人,但是如果有妖族肆虐,也要先诛杀妖族再说。

  殷明忽然开口道:“不必担心,是赵川的报应到了,与我们无关。”

  报应?

  众人都愣住。

  刘默阳忽然蹦出两个字:“殷灯?”

  殷明笑着点点头道:“殷灯就是他的报应。”

  有些人想到了什么,但是大多数人,都还是一头雾水。

  这时候的坤孙王谷前,赵川正站在一旁,监督军士们干活。

  他心中颇为满意。

  只要这些妖族尸骨带回去,他便是大功一件,朝廷的丰厚赏赐是少不了的。

  说起来,倒是要感谢那殷明。

  若非是他大败妖族,自己哪里能捡到这么大的功劳。

  不过,回头倒是要打听清楚,那殷明认识的“元九”到底是什么身份,可别到时候节外生枝。

  他正这么想着,忽然远方一阵天摇地动,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在狂奔而来。

  赵川登时变了脸色。

  他狂吼道:“大妖敌袭,都做好准备。”

  他话音未落,只见一只小山般的老熊出现在眼帘中。

  赵川心中暗叫不妙。

  他虽是武宗,却并未臻至大宗师之境,绝对不是这大妖的对手。

  他看向老熊,抱拳道:“大妖阁下,这些妖族可不是我们所杀。”

  “冤有头债有主,须不可向我们讨命。”

  他说着,手已经攥住了剑柄,手心有冷汗流淌。

  老熊还没开口,不知何方,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

  “小熊王,吃掉这些人族,你应该就能成为妖王了吧?”

  这声音虽然清脆悦耳,但是仿若大道隆音,在耳畔轰鸣。

  伴随着说话的声音,天穹上竟然还有惊雷劈落。

  赵川哪里知道这是文道手段,下意识的就以为碰到了不可想象的强者。

  不过,这位强者究竟在什么地方?

  老熊闷声闷气的道:“谢谢主人,请主人在云端稍等片刻。”

  那女声道:“你快些,我可不耐久等。”

  赵川一阵头皮发麻。

  这年轻的女声,必是一尊恐怖的妖族老妖怪!

  大妖为奴,返老还童,语带雷音,立身云端……

  这些,都表明对方的绝世强大。

  赵川哪里还有一点斗志,直接强提内力,飞身往崖壁上奔去。

  不过,他境界摆在那里,连浮空都做不到。

  所以,他只能手脚并用,像一只大猴子一般,攀着岩壁而上。

  虽然姿势不甚雅观,不过这危急关头,他爆发出的速度倒是很快。

  这时,他身后妖风袭来,一股巨力打在他后背。

  是那老熊隔空一击。

  赵川根本无心还击,只是仓促的挡了一挡。

  伴随着这股力量,他终于飞上大峡谷。

  他一头栽在泥土中,一边爬起来一边吐出两口鲜血,连滚带爬的冲向远方。

  无数的青州士兵四散奔逃,自然也没有人敢阻挡老熊。

  这时候,天穹上响起几个古怪的音节。

  天雷劈落,指向赵川。

  赵川被劈得浑身焦黑,毛发都糊成一片。

  事实上,天雷并不算多么粗壮。

  以赵川的实力,本不至于如此狼狈。

  只是他被这个根本没有露面的女妖吓破了胆,哪里敢出手反抗。

  赵川逃远后,老熊后背的熊毛一阵耸动,殷灯从其中钻出头来。

  殷灯丢给老熊几枚蜜饯,笑嘻嘻的道:“好啦,咱们也不必杀人,就这么回去吧。”

  老熊根本不在乎那些人的死活,他缩小身子,欢天喜地的接住蜜饯。

  他再次变得像是一只大狗的大小,而且性格仿佛也变了。

  只见他小口嚼着蜜饯,撒开四爪,欢快的奔向东南方。

  是日,深夜。

  殷明抵达西骞省齐阳郡。

  崔正地向殷明告罪,请恕不能相陪。

  他还要继续率领大军回撤,前往省城。

  齐阳郡中,一片灯火通明。

  郡城门口,无数文人跪在城门前的道路两侧,皆是五体投地,神色恭谨。

  殷明远远的看到这一幕,不禁心中轻叹。

  这个世界的文人,被压抑的太久了。

  自己对他们来说,或许就是黑暗中的一线光明。

  殷明并不需要他们如此隆重的迎接,却也无法改变文人们激动的心情。

  随着他的接近,文人中有人带头,山呼“夫子圣明”。

  这才短短一天的时间,此地居然就聚集了五六百名文人。

  文人之后更有数千百姓,因为听说殷明是公开讲道,也想聆听。

  齐阳郡守来到人群前,道:“大家行礼后都退开,先让殷夫子去休息。”

  众文人轰然称喏,但在他们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期待和失落。

  显然,他们既希望能令殷明满意,也恨不得立刻聆听殷明讲道。

  殷明从马上缓缓飞起,在文人们愕然而崇敬的眼神中,凌驾在离地三四丈的空中。

  这个高度,既不会显得过于高高在上,又能让所有人看清他的身形。

  殷明道:“诸位盛情厚意,吾心甚感之。”

  “今夜公开讲经传道,诸位若敢兴趣,便请来听。”

  众多文人都露出喜色,但是没有一人开口。

  郡守上前道:“殷明夫子,您远来至此,舟车劳顿,怎么敢劳烦您连夜讲经。”

  殷明道:“无妨,只因感你们之诚心,这不算什么。”

  “况且,我此道,初入门时,于星空之下诵经修行,别有神效。”

  “夜半传道,也有其中好处。”

  郡守这番客气,也是强自克制立刻聆听的欲望,闻言再也矜持不住。

  他垂首行礼,道:“多谢夫子,我等深感夫子恩德。”

  随之,殷明被众人簇拥着,一路来到郡城军队的校场中。

  此地将军也是前朝后裔,对殷明感恩戴德,对于借用校场,自然没有半点意见。

  殷明来到临时加高的木台上,端坐下去。

  他带来的十余名亲传弟子垂手立在身后。

  殷灯在旁掌起灯来,书童把书箱背上来。

  殷明袍袖一振,四卷玉书简飞射而出。

  《易》、《轶》、《诗》、《书》。

  轰!轰!轰!轰!

  四卷原始真经陡然变大,分镇校场四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