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理所应当的欺负

  暴喝之声,回荡在了整个清陵园之中,仿佛蕴含着某种威严与不可抗拒之力。

  在场之人身躯皆是微怔。

  旋即,没待众人反应过来之时,那清陵园的大门之处,就突然闯入了数十位同样身穿坚甲的护卫。

  只是,眼前这数十位护卫,却与宁侯府的护卫大不相同。

  这数十位护卫,每一位的身躯之内,都荡漾着凶煞之气。

  那般模样,就像是手里都沾染过无数条性命,活生生得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般。

  “这是……”

  看到这群浑身萦绕着凶煞之气的护卫,不少人心底甚至是有些悸动。

  他们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些护卫,必然全都是从血与火的战场上,磨炼出来的战士。

  无论是在心智上,还是在实力与战斗经验上,都超过宁侯府那些护卫太多了。

  而能够培养出此等可怕的护卫,在这大明国内,如今只有一个势力可以做到。

  那就是战王府!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眼神,就带着几分震动,尽数看向了那最前方之处。

  只见得,在那群护卫的中间之处,正缓缓分裂出了一条道路。

  旋即,两名中年人,就面带寒霜得跨步而出。

  他们同样没有什么言语,但那从战场上磨炼出来的戾气,却让在场之人,都不敢有所小觑。

  而这两人,正是叶武元与叶熙。

  叶武元与叶熙,都是大明国之内的将军,论起品阶,他们的军衔可都不低。

  “没想到,叶武元和叶熙两大将军,都出面了!”

  “这是打算做什么,是要与宁侯府对抗吗?”

  “……”

  望着叶武元与叶熙,同时跨入这清陵园内,整个清陵园在瞬间就引起了一番巨大的轰动。

  叶武元与叶熙,都是属于武夫。

  对于这诗情画意的清陵园,他们并不感兴趣,因此也从未踏入过。

  但是现在,两位大将军,却同时走入这清陵园,无疑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然而,当叶武元与叶熙走入清陵园之后,两人却同时走到了两边之处站立。

  那般模样,似乎对于这一场戏,他们还不是主角。

  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是心生疑惑,旋即眼神皆是再次看向了那最前方之处。

  在那里,一名老者,正拄着一个拐杖,缓步走进了这清陵园之内。

  他走得很缓慢,但是每一步落下,仿佛整个清陵园都在震动般。

  看到这一幕老者,那众多围观之人,这才都是面色大变起来。

  若说叶武元与叶熙会出现在这里,众人只是震惊的话。

  那叶天甲出现在这里,就是属于惊骇与不敢置信了。

  叶天甲。

  这是一尊能与秦武神齐名的顶尖大将。

  只要他一跺脚,别说是这皇城,就算是整个大明国,都得震动一番。

  如今在军营之内,有多少将军,当年可都是拜在叶天甲麾下的。

  就算是当今的皇帝,见到了叶天甲,都得给足他颜面。

  皇帝曾有心想打压,但却硬是打压不下来。

  因为战王府的子弟,全都太惊艳,一代胜过一代。

  如今的叶武元与叶熙,在军营之中,都是手握重兵的存在。

  可以说,只要有战王府屹立在皇城之中,邻国就不敢擅自来犯。

  这就是一种无声的震慑。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战王府带来的。

  武神府虽然落幕了,但是战王府,却依旧是如日中天,无人敢藐视。

  “这老家伙,竟然还没死!”

  在看到叶天甲走入这清陵园后,即便是同样屹立皇城之中,顶尖存在的宁侯,都是面色微变了一下。

  “刚才是谁,是谁要动我战王府的子弟!”

  叶天甲同样是出了名的暴脾气,走入这清陵园之内后,就冲着在场之人低喝出声。

  这一刻,全场都默不作声,谁都不敢有所妄言。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得罪宁侯府的小子,竟然是战王府的子弟。

  而且,众人看得出来,这个少年在战王府之内的地位,绝对非比寻常。

  否则的话,也不会让叶天甲,如此兴师动众得闯入清陵园。

  “是我!”

  这时,宁侯也是挺直了胸膛,直接站了出来,低喝道。

  这次是他的儿子被打,他就不信了,战王府还敢怎么样?

  即便是将这事闹到了皇帝那,他也不惧怕。

  “就是你这龟孙,敢动我战王府的人?”

  叶天甲抬起头,那虽然有些佝偻的身躯,却散发着无尽的威严。

  “这小子,他把我儿子宁青,打得快残废了,如今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呢,我难道不应该找他算账吗?”

  宁侯怒吼着,咆哮出声。

  看到这一幕,不少围观之人,面色也都是变幻了一下。

  他们知道,这一次战王府怕是要理亏了。

  毕竟,被打之人,乃是宁青,这件事终究是宁侯府在占据主动地位。

  “哦?”

  然而,出乎众人预料的是,在听得此话后,叶天甲却是轻描淡写得诧异了一下。

  旋即,他就缓步走到了叶天甲跟前来。

  “你儿子被我孙儿打,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你儿子,不是就应该让我战王府欺负吗?”

  “堂堂宁侯之子,打不过我战王府的子弟,所以就由你这老东西出面了吗?”

  “我告诉你,你儿子被我孙儿打,那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你宁侯府的人,就应该被我战王府欺凌!”

  “别说今日我孙儿打你了你儿子,就算是杀了你儿子,那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因为,你宁侯府,就该被我战王府欺负!”

  叶天甲冷笑道。

  此话一出,全场皆是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他们本以为战王府今日是占据不了理字了。

  但谁知道。

  他们战王府,压根就没打算跟他们说理。

  直接用最狂的方式,来侮辱宁侯府。

  什么叫欺负,这才叫欺负啊。

  打了人,还说是理所应当,天经地义之事。

  “老东西,你别太霸道了!”

  听得叶天甲这话,宁侯也是彻底气炸了,猛然厉喝出声。

  他们宁侯府,就算比不上如今如日中天的战王府,但也可以与之抗衡一二了。

  而叶天甲,敢如此与他这般对话,无疑是在视他宁侯府为软柿子。

  “霸道吗?”

  听得这话,叶天甲却是淡淡一笑,嘴角轻咧间,就露出了几分桀骜的弧度。

  “我给你看看更霸道的要不要?”

  叶天甲低声说着。

  然而话音落下间,他突然间,就抡起巴掌,直接朝着宁侯的脸庞就扇了过去。

  ps:跪求打赏,求推荐票,拜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