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心中的剑(求推荐票)

  唰。

  这一刻,璀璨的剑光,直接撕裂长空而过。

  沿途的空气,甚至有些承受不住那凌厉的寒光,而被割破出一股股凌厉的劲风。

  最后,那剑光就带着恐怖无比的力道,狠狠得砍在了叶绝尘的长剑上。

  铛。

  顷刻间,金铁之声,立即跟随着响彻而起。

  火花暴闪,一股股狂风怒吼着,立即跟随着席卷而出。

  然而,当众人再次抬眼看去之时,眼瞳却忍不住尽数收缩了起来。

  只见得,在叶绝尘手中的长剑,竟没有半点裂纹出现。

  不仅没有裂纹,就是连一丝的痕迹都没留下。

  剑身依旧光滑如镜。

  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寒芒。

  “怎么会?”

  所有人的面色瞬间大惊。

  灵海境四重天的实力,再加上青琉剑。

  竟然还无法砍断那剑身。

  这一幕,无疑超乎了所有人的理解范畴了。

  就是连萧时雨,都是怔在了原地,一脸不敢置信得看着这一幕。

  以气凝剑。

  虽然他可以做到,但是他怎么也做不到,凝聚出如此强大的剑。

  青琉剑,乃是可以排入大明国内,名剑排行榜前十存在的宝剑。

  这样的剑,已经是削铁如泥,割山如纸的存在。

  又怎么可能会连以元气凝聚而出的剑身,都无法斩断。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场中,范谷看到这一幕后,不禁步步倒退而去。

  眼底充斥着的,满是一种震惊与不敢相信。

  他的剑,是十大名剑之一。

  但现在,却连对方那平白无奇的剑,都斩不出一丝的裂纹。

  况且,眼前之人还只是一个灵海境一重天的少年而已。

  这实力的差距,已经是足以碾压了,再加上这名剑,更不用提叶绝尘能对他造成威胁了。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你所认为的不可能,只不过是你在坐井观天!”

  叶绝尘深邃的眼眸,缓缓看向了前方的范谷,低声道。

  “这……这……”

  此刻的范谷,已经完全失去了心智般,他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再看了看叶绝尘手中的剑,眼底满是一种迷茫。

  “师傅!”

  终于,他看向了身旁的萧时雨而来,那般模样,似乎是想要萧时雨给他一个解释。

  只是,此刻的萧时雨,眼中也满是困惑与无法置信。

  叶绝尘的剑,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以气凝剑,剑不可能会坚硬到哪里去。

  毕竟那只是元气所凝聚而成的,跟他们这些以世间奇石锻造出来的剑,无疑有着天差地别的存在。

  但是,现在的叶绝尘,却用他手中的剑,打破掉了萧时雨的认知。

  同样是以气凝剑,但叶绝尘随意凝聚出来的剑,却可以超过他们眼中的名剑。

  “剑,是什么?”

  “究竟什么样的剑,才算是剑!”

  叶绝尘缓缓站起了自己的身子,低声说着。

  “你们所认知的剑,只是你们所能认知到的!”

  “但你们所无法认知到的,却还有很多!”

  “剑本身,并无太大差别,但真正有差别,还是持剑之人心中的那把剑是如何的?”

  “世界很大,名剑很多,大明国或许在你们眼中,已经是一方无法形容其巨大的天地!”

  “但在我眼里,大明国,只是一个小国家!”

  “我们的差距,就在于我们的眼界不同!”

  叶绝尘看了一眼萧时雨与范谷,话音落下之间,他也没打算再在此地停留,直接缓步走出了这座雅居阁。

  见状,后方的庄诗敏,神色也是微微一怔。

  这一刻,叶绝尘所展现出来的,无疑已经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范围。

  在他们的认知之中,以气凝剑,剑终究只是气。

  但是,叶绝尘却带给了他们不一样的认知,以气凝剑,那剑,却可以远超过名剑。

  “姐姐,我们也该走了!”

  这时,见到叶绝尘已经走了,但庄诗敏还怔在了原地,身旁的庄灵儿连忙扯了扯庄诗敏的衣角,低声道。

  “哦!”

  听到这里,庄诗敏似乎是还没有反应过来,怔怔得点了点头,连忙跟随着跑出这雅居阁。

  只是这一刻,她的脑海之中,却同样在思考着叶绝尘刚才的话。

  剑本身,并无太大差别。

  但真正有差别,还是持剑之人心底的那把剑是如何的?

  那么,究竟是心底那把剑,得强大到何种程度,才能够无视掉那名剑的挥斩,而完好无损?

  这一刻,不仅仅只是众人心底迷茫。

  就是连萧时雨也同样怔在了原地。

  此刻,他的脑海,只有反复得在思索着叶绝尘刚才那番话。

  他脸上时而像是大惑解开一般,明朗无比。

  但时而,他又犹如陷入了某种解不开的玄妙意境之中,无法挣脱。

  若是此刻众人能够从正面看到萧时雨的表情,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疯子。

  “真正的剑,到底是什么?”

  萧时雨眼底满是一种迷茫。

  在看到叶绝尘以气凝剑,却能完好无损的抵抗住名剑青琉的挥斩后,他心底无疑就像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以往他对剑的理解,完全被叶绝尘所彻底粉碎。

  叶绝尘给他带来的,是一种他完全无法理解的至高之剑。

  这一刻,身旁的明镜王,却沉默无言。

  他的目光,只是静静得看着萧时雨那有些疯癫的表情。

  但那眸底,却是满含震动。

  谁能够想到,这一场论剑。

  响彻整个大明国的萧时雨,竟然败得如此彻底。

  若说在整个大明国内,谁最懂剑,估计萧时雨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了。

  但此刻,萧时雨反而被一道,众人认为最为简单的问题,给困得毫无思绪。

  “那小子,究竟是何人啊?”

  明镜王眼中闪烁着一些亮光,转身望着叶绝尘离去的背影,心底却满是一种骇然。

  仅仅只是十六岁。

  但在剑术上的造诣,却连萧时雨都被他败成这般模样。

  现在明镜王爷再次细细想来。

  之前叶绝尘说过的那句:你没有什么能教我的。

  这话确实不是在讽刺着萧时雨,也不是他在狂妄自大。

  而是,确确实实。

  萧时雨现在真的没什么东西能够教他的,更别说收他为徒了。

  ps:跪求推荐票,跪求打赏啊,拜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