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剑,是什么?

  伴随着雅居阁内的骚动之声,愈发得嘹亮之时。

  庄诗敏等人也是不由得迅速得回过头去。

  旋即,她就见到,在那汇聚而起的众多人影之中,人群竟是在这一刻突然得被分裂出来。

  而后,两名中年男子,就缓步得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萧前辈,明镜王爷?”

  在看到眼前这两名中年男子之后,在场所有人面色皆是忍不住大惊。

  谁也没有想到,此次竟然不仅萧时雨过来了,就是连明镜王也一同随来。

  当即,众人连忙俯身行礼。

  对于明镜王,他们还是极为恭敬的。

  只是,在所有人俯身行礼之时,叶绝尘却依然还是坐在了那张椅子上,并没有任何想要起身行礼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明镜王皱了皱眉,旋即眼神看向了萧时雨而来,却没有多说些什么。

  他这次仅仅只是陪同萧时雨前来的,因此对于这件事,他也不想做过多的干预。

  萧时雨缓步走出,最后来到了叶绝尘的身前,低声问道:

  “这位小兄弟就是之前打败我徒弟公孙怀之人吗?”

  “嗯!”

  叶绝尘淡淡的点了点头,不过眼神却自始至终都没去看他一眼,只是淡漠得道:“如果你是想来替你徒弟报仇的话,那就尽管出手吧!”

  嗯?

  此话一出,萧时雨不禁微怔了一下。

  他倒是没有想到,叶绝尘竟然敢来向他发起挑战。

  “这小子也太狂了!”

  这一刻,在听得叶绝尘这番话之后,现场也同样立即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骚动。

  谁也没有想到,叶绝尘竟然狂到了这种程度。

  萧时雨在这里,他都依然没有丝毫的胆怯心理。

  甚至,他还想要直接挑战萧时雨。

  “萧前辈是何等人物,也岂是他想挑战就能挑战的吗?”

  “他真当以为打败了公孙怀,就已经无人能敌了吗?”

  “……”

  不少围观之人,甚至都已经有些看不过去,忍不住愤恨出声。

  只是,对于周围那些仇视的目光,叶绝尘却并没有去理会,只是淡淡的眸子,转而看向了萧时雨而来。

  他依旧是坐着。

  而萧时雨却是站着。

  望着叶绝尘如此狂傲,他身旁跟随而来的那名弟子,已经有些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对萧时雨拱手道:

  “师傅,这小子太目中无人了,还是由我来出手教训他一番吧!”

  “先等等!”

  然而,萧时雨却摆了摆手,拒绝了他的好意。

  此刻,萧时雨似乎对于叶绝尘之前的挑战,并不为意般。

  在他看来,这只是年少轻狂的一个冲动罢了。

  他也完全可以原谅对方。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给我徒弟报仇的,同辈之中切磋,胜败乃常事,你能胜了他,只能说明他技不如你,怨不得别人!”

  “至于我,作为你的前辈,也不会对你出手,这一点,你就可以放心吧!”

  萧时雨双手负于身后,淡然道。

  此话一出,全场之人不禁大为震动。

  谁也没有想到,萧时雨竟然不是为了公孙怀报仇的。

  那他这来这里的目的,会是为何?

  这一刻,不仅仅只是庄诗敏怔在了原地,就是连其他在场其他的人,都是同样神色有些困惑。

  前方之处,叶绝尘缓缓得抬起头,目光有些诧异得看了他一眼,但却没有多说些什么。

  见到叶绝尘沉默,萧时雨就再度淡笑道:“我来这里,是看小兄弟剑术造诣不错,若是小兄弟愿意的话,可以拜我为师!”

  “拜师?”

  庄诗敏听到这里,脸颊之上,神色先是微怔,旋即立即浮现出了激动之色。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萧时雨竟然是想要来收叶绝尘为徒的。

  叶绝尘的剑术造诣她是见识过的。

  倘若叶绝尘能够拜入萧时雨的门下,对于剑术的提高,必然大有帮助。

  这一刻,就是连在场的其他人,面色都是变得有些不敢置信起来。

  谁都没有想到,萧时雨竟会打算收这狂妄的小子为徒。

  然而,在那所有人震惊的神色之中,叶绝尘却是摇了摇头,道:

  “抱歉,你没有什么能教我的!”

  此话一出。

  整座雅居阁,瞬间变得死寂。

  所有人的眼瞳,皆是在这一刻猛然瞪大了起来。

  “我刚才没有听错吧,这小子竟然…竟然拒绝了萧前辈?”

  “他难道不知道萧前辈有多厉害吗?他可是大明国内的第一剑道宗师啊!”

  “可以说,整个大明国,就没人比他更懂剑术的了,这小子竟然拒绝了!”

  “……”

  在这死寂的气氛,持续了片刻时间之后,整个雅居阁,立即爆发出了哗然沸腾之声。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拒绝成为萧时雨的徒弟。

  要知道,在这大明国内,有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就是希望能够拜在萧时雨的门下,成为他的座下弟子。

  而现在,叶绝尘在这大好机会之下,却反而拒绝掉了。

  这一刻,不仅仅只是众人震惊,就是连萧时雨以及明镜王,也都是神色微怔了一下。

  显然,他们也没有料到,叶绝尘会拒绝。

  “你说我教不了你什么?年轻人,说话可不能太狂!”

  萧时雨双眸突然微微眯起,低沉之声,在这一刻缓缓吐出。

  话语虽然平淡,但是谁都听得出来,这一刻萧时雨的语气,已经有些不悦了。

  他可以允许之前叶绝尘的无礼之举,但是却绝不能允许叶绝尘质疑他的剑术。

  他这一生,以剑术为傲。

  而如今,叶绝尘的质疑,却无疑像是在戳他引以为傲的东西。

  饶是他再温和,都是有些生气了。

  “萧前辈,他只是说错话了,你别放在心上!”

  这时,身旁的庄诗敏也是注意到了萧时雨那有些难看的脸色,立即走了出来,连忙劝解道。

  “绝尘,你快点跟萧前辈道歉啊!”

  庄诗敏连忙对叶绝尘道。

  她还真担心叶绝尘会得罪了萧时雨,那就不是能够简单善了之事了。

  只是,这一刻的叶绝尘,却只是摇了摇头,再次道:“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可以拜你为师?”

  “什么问题?”

  萧时雨问道。

  “剑,是什么?”

  叶绝尘缓缓开口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