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身世

  森林空地,篝火升腾,周围的温度,也都极为暖和。

  只是,在那篝火之前,庄灵儿却宛如坠入了千年冰窖般,瑟瑟发抖着。

  叶绝尘缓步走到她的跟前,旋即手掌缓缓摊开。

  这一刻,就在他的手掌刚刚摊开之间,黑色的火焰,就立即在他的掌心冒了出来,熊熊燃烧,升腾而起。

  这黑色的火焰一出现,那前方的篝火立即摇曳了起来,仿佛是臣服膜拜一般。

  这诡异的一幕,立即吸引住了庄诗敏与庄奎的注意。

  两人面色皆是微微有些变化,旋即眼神就有些凝重得看向了叶绝尘而来。

  不知为何,他们从这黑色火焰之中,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但却莫名的心底有些畏惧。

  叶绝尘轻吐了口气,旋即俯身蹲下间,手掌就轻轻搭在了庄灵儿的小脑袋上。

  顷刻间,熊熊黑炎,就燃烧着覆盖上了庄灵儿的全身。

  只是,有些诡异的是,这黑炎甚至都没能将庄灵儿娇躯上的衣服烧掉,只是环绕着她的周身,快速覆盖着。

  原本还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庄灵儿,在片刻之后,终于不再颤抖,那般模样,仿佛是置身在了一片极为暖和的地方。

  看到这一幕,庄诗敏与庄奎脸上面色也都是一怔。

  谁也没有想到,在庄灵儿身上,困扰了她们这么多年的病,叶绝尘竟然有办法解救。

  黑炎暖和着庄灵儿的全身,而庄灵儿紧蹙的黛眉,也缓缓松开,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缓缓睡着了一般,呼吸绵长而平稳。

  看到这里,庄诗敏终于长长得松了口气。

  只是,在这随后,她的美眸,就看向了叶绝尘而来,眼中蕴含的,只有希冀。

  待得庄灵儿安稳睡去之后,叶绝尘方才轻吐了口气,重新站起了身子,走到篝火旁,就缓缓坐下。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不过先过来坐吧,我想接下来的话,应该不短!”

  叶绝尘目光望着熟睡之中的庄灵儿,那一向没有任何波澜的深邃眼眸,也是在这一刻泛起了一些波光。

  闻言,庄诗敏与庄奎对视了一眼,这才走到篝火之前,继续坐下。

  如今庄灵儿已经熟睡过去,所以庄诗敏也可以暂时放心下来。

  “她的病已经治愈了吗?”

  庄诗敏美眸连忙看向了叶绝尘而来,急忙问道。

  “你觉得她身上的病,能这么简单就治愈吗?”

  叶绝尘反问道。

  听到这里,庄诗敏脸颊一怔,旋即面露苦笑之色。

  若是庄灵儿的病能够这么简单就治愈,那她们这些年,又何须奔波劳累。

  只是,如今庄灵儿的病情,虽然只是被压制住了,但之后呢?

  想起庄灵儿生病的模样,庄诗敏心中就万分难受。

  当即,庄诗敏就将美眸望向了叶绝尘,那般模样,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条救命稻草般。

  “我求求你,你救救灵儿好吗?无论你开出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庄诗敏低声道。

  闻言,叶绝尘却只是脸色淡漠得看了她一眼,便轻声道:“先说说你们的事吧,我需要了解你们所有事!”

  之前的叶绝尘,对于庄诗敏他们的身份,并没有任何兴趣。

  可是,庄灵儿身上的问题,却连叶绝尘都感到极为刺手。

  若是要医治庄灵儿,那他就需要大量的信息,这其中也包括庄灵儿的出生。

  这一刻,庄诗敏也缓缓平静了下来。

  “我出生在皇城庄家!”

  “我的父亲,是朝廷重臣庄英德,从小,我就衣食无忧。不过,一直以来,我父亲都希望家里能够再增添一个男丁,因此,在我十岁那年,我妹妹庄灵儿就出生了!”

  “不过,让我父亲大失所望的是,生出来的,不是一个男孩,而是一个女孩!”

  “不仅仅如此,庄灵儿出生之时,皇城之内,就天生异象。”

  “我现在还清楚得记得,我母亲生我妹妹的时候,明明是在正午之时,但天色却突然昏暗,出现了浩瀚的星空!”

  “这种异象,让我父亲觉得,我妹妹的出生,是一个灾星,而事实证明,他说的或许也是对的吧,我妹妹从出生之后,就多灾多难!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真的不应该出生在这世上受罪!”

  “在她出生之后,刚满一个月,那时候我们甚至还在喝着满月酒,但她却突然生了一种怪病,全身皮肤殷红,像是被火烧过了一般,一粗碰到她,甚至自身都会被烫伤!”

  “之后,我们就全府之人,就找寻木架想将她架起来放入水中,以此消除她身上的恐怖热度!”

  “但是这根本没用,木架一碰到她,立即就烧了起来,铁具一碰到她,也同样被烧得融化。”

  “最后,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找大量的水,不断得泼在她的身上。就这样,我们泼了一天一夜,才终于将她身上恐怖的温度降下去!”

  “之后,我们找寻了医师,来给她治病,那医师动用了不少天地灵药,方才将她勉强救活!”

  “我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却从来没有想到,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庄诗敏缓缓得说道,那波光粼粼的美眸,望着眼前的篝火,似乎也开始陷入了一种回忆之中。

  只听得她缓缓讲述着,一旁的叶绝尘也静静得听着,丝毫没有去打断她。

  “满月酒,只是她第一次发病,从那之后,每隔月圆之夜,她就会发病,发病的时候,也如同之前那般,全身像被火烧过一样!”

  “就这般,这种病情足足持续了一年的时间,而我们庄府,也为她寻遍名医,但却无人会治!”

  “唉,两年的时间,就这样过来了!”庄诗敏缓缓叹道。

  “在她出生后的两年时间里,我们每隔一个月,就得为我妹妹身上的病情焦灼,虽有心想治,但却无人能治!”

  “终于,两年时间过后,第一个月圆之夜,灵儿的身子,终于不再像火烧一样,只是,接下来,却是更大的灾难了!”

  ps:求推荐票啊,求打赏,拜托了各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