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傲骨(求打赏)

  许久之后,那名老者双眸之中的生命气息,就完全溃散,身子僵硬得倒了下去。

  嘭!

  低沉的闷声,响彻在这片犹如死一般寂静的百宝堂之中,令所有人都感觉莫名的心脏一跳。

  紧接着,所有人方才移动着僵硬的脖子,目瞪口呆得看着这一切。

  “我…我是不是看错?那名灵田境巅峰的老者,是怎么死的?怎么死的?”

  “那少年,他刚才出手了吗?没有吧?我怎么没看见他出手?”

  “可是他没出手,那老者怎么会死?”

  “这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

  整座百宝堂,都陷入了无法形容的沸腾之声中。

  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事实。

  一名灵田境巅峰的高手,竟然无缘无故,就这么死了?

  而且在场所有人,甚至都还没能看清那人,究竟是如何出手的?

  这等结局,无疑大大得震撼在了所有人的心底。

  这一刻,就是连木玲,都是脸颊布满了不敢相信的震惊。

  这种剑术,他从未见过。

  甚至,刚才她都没能看见叶绝尘究竟是何时出手,怎么出手的!

  但,这名老者,就已经死了。

  并且,她能够从这老者那脖子上的伤痕看出。

  这一种剑术,绝对比那七脉剑诀,更为高深。

  已经达到了她所远远不能理解的层次了。

  杀人。

  剑却不沾半滴血。

  这等剑术,怕是连那位屹立在大明国最为巅峰的剑道宗师萧时雨,都没能达到吧?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在那前方,赵婉儿已经状若癫狂了。

  她怔怔得看着地上,已经成为一具尸体的老者,眼瞳猛然收缩着,泛着浓浓恐惧之意。

  “恶魔,你是个恶魔!”

  赵婉儿一步步后退,脸颊上满是惊恐。

  这一刻,她看待叶绝尘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冷傲。

  唯有的,就只有恐惧!

  终于,赵婉儿像是癫狂了一般,拼了命得朝着那百宝堂之外逃去。

  仿佛她再在这里逗留片刻,她就会死般。

  叶绝尘没有去看赵婉儿,也没有再出手。

  因为,她已经不值得叶绝尘去出手了。

  现在的赵婉儿,精神状态已经完全崩溃,已经彻底得成为一名傻子了。

  身旁的木玲,望了一眼已经成为疯子一般的赵婉儿,不免长长得轻叹了口气。

  她知道,这等报复,真的比杀了她还狠。

  “掌柜,请问我的药材好了吗?”

  叶绝尘看着还呆愣在原地的掌控,便淡然出声。

  闻言,那名掌控也是从之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道:

  “我这就去给你集齐,这就去!”

  在见识到之前那一幕后,掌柜神色已经变得更加恭敬了,不敢再多言片语,直接快速走进里面,收集药材。

  而在这百宝堂之中的众人,眼神皆是有些诡异得看向了叶绝尘,目光之中的轻视,一消而散,剩下的,唯有敬畏。

  那些离得近之人,都已经不由自主得后退了两步。

  刚才那一幕,无疑在所有人的心中,留下了莫大的阴影。

  木玲看着前方的叶绝尘,本来准备好的措辞,在这一瞬间,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只是就这般安静得看着他,踌躇着,却不敢上前去。

  从这个看似与她同龄的少年之中,她看到了一种无法预测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令她丝毫不敢放肆。

  气氛,就这般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那名掌柜就将所有药材拿了出来。

  叶绝尘付了账,就将药材尽数收入须弥戒之中,旋即直接转身就此离去。

  对于身边的一切,他似乎都漠不关心。

  木玲站在了原地怔了一下,旋即银牙一咬,就连忙追了出去。

  “等等!”木玲着急得喊道。

  闻言,叶绝尘的脚步稍顿,这才转过身,淡漠得看向了她,问道:“有事?”

  “那个,之前的事情对不起,是我误解你了,请你原谅!”

  木玲低着螓首,十分恭敬得道。

  “没事,我不怪你!”

  叶绝尘淡淡的道,旋即,他就欲迈开脚步,继续向前方走去。

  “我有个请求,求求你,你可以教我七脉剑诀吗?”

  木玲美眸看向他而来,宛如看待一位前辈看,无比敬畏。

  “是你爷爷让你来的吧?”

  叶绝尘转身看了她一眼,低声道。

  木玲神色微怔,她倒是没有想到,叶绝尘竟会猜到这一切,不过,她却没否认,沉吟了一下,就点了点头。

  “我爷爷是城主,他想请你到城主府一坐!”木玲道。

  “让他亲自来请!”

  叶绝尘淡然出声,抛下这句话之后,他就没再停留,直接向远方走去。

  闻言,木玲呆站在了原地,良久之后,只好轻叹一声。

  她知道,眼前这个少年,虽对世间一切事都漠不关心,

  但却有着一种牢牢扎根在身体深处的傲骨。

  ps:求求打赏,一块两块都是爱啊,拜托了,也求求推荐票,求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