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是仇家不聚头

  “君掌门,话不可以乱说,义士也不是随便冒充的啊!”

  “……”

  “君掌门,这几天有不少人冒充义士,无一例外被调查出来,全关进了大牢,更有人掉了脑袋。”

  “……”

  “君掌门,听李某一声劝,还是回去吧,别再去城主府了。”

  “踏。”

  君常笑停下来,沉声道:“李家主,本座再重复一次,黑风寨是我灭的!”

  李家主道:“先不说黑风寨大当家实力如何,单单那易守难攻的寨子,君掌门如何杀的进去啊。”

  “我……”

  君常笑沉默。

  自己就算再怎么解释,也不会让他信服的,又何必浪费口舌。

  李家主道:“君掌门,想领取千两黄金,就必须拿出灭掉黑风寨的证明,否则贸然前去城主府,对自己很不利啊。”

  这是真心实意劝解。

  而且,他得到消息,因最近屡屡有人冒充,城主心情烦躁,君掌门过去肯定凶多吉少。

  “是呀。”

  “怎么才能证明是自己灭的?”

  君常笑思考起来。

  稍许,眼睛渐渐亮起来,道:“李家主,本座会拿出证据的。”

  “什么证据?”

  “别问了,带路即可。”

  看他如此信誓旦旦,李家主有点迟疑了,暗道:“难道,黑风寨真是他灭的?不可能,不可能,这太匪夷所思了!”

  ……

  城主府其实就在青阳城最大主街道东边的尽头,是一座颇为气派的府邸,门口外左右各蹲着两头石狮子。

  “君掌门,我们还是回去吧。”李家主带君常笑走过来,仍不予余力劝解着。

  君常笑懒得理他,大步走向城主府大门。

  “站住。”

  一名带刀护卫扬手,喝道:“来者何人。”

  君常笑背手而立道:“请去禀报城主,铁骨铮铮派掌门来访。”

  站在远处的李家主闻言,心中一松道:“君掌门没说来领赏钱,看来,刚才是在开玩笑。”

  对嘛。

  一派之主,没做过非要冒充,这不止欺骗,还是掉身份的事啊。

  “你就是铁骨派掌门?”带刀护卫嘴角浮现出一抹略带嘲讽的微笑,道:“城主有规定,八流以下门派一律不见,除非有传召。”

  君常笑微微皱眉。

  一个看门护卫都这么目中无人,世道还真残忍啊。

  “刷!”

  他将揭下来的告示展开,淡淡道:“告诉城主,君某是来领取赏钱的。”

  李家主惊愕道:“君掌门何时把告示揭下来的!”

  他没看到,十字路口的武者也没察觉到,直至君常笑离开一会儿后,才意识到告示没了!

  带刀护卫难以置信道:“黑风寨是你灭的?”

  “别废话。”

  君常笑淡淡道:“赶快去通报。”

  带刀护卫冷笑道:“小子,你可要考虑清楚,我这一通报,便是有牢狱之灾。”

  “不劳费心。”君常笑淡淡道。

  带刀护卫摇摇头道:“阿猫阿狗来冒充,还情有可原,堂堂一个门派之主也做出这种事情,真是鬼迷心窍啊。”

  说话间,已经走入府邸。

  良久,走出来道:“进去吧。”

  君常笑迈步而行,与他擦肩而过时,低声道:“知道什么叫看门狗吗?就是用一双狗眼看人低。”

  “你……”带刀护卫怒目而视。

  君常笑挥袖而去,道:“好好当看门人不好么,非要当看门狗。”

  “可恶的家伙。”带刀护卫怒火中烧,不过旋即冷笑道:“马上要吃牢饭的家伙,还有心思讽刺老子。”

  ……

  君常笑走入府邸。

  城主府的外院比铁骨派门派大不少,脚下石板整齐排列,一看就是高档石料。

  前方有一片演武场,两侧厢房层台累榭,金碧辉煌。

  君常笑摸了摸鼻子,呢喃道:“等有了钱以后,一定要把门派扩建的比城主府还气派。”

  “有志气。”

  前方正厅,走出一名中年人。

  他身穿锦衣,气宇轩昂,周身透发久居上位者的气息。

  来的路上,君常笑从李家主口中获知城主相貌特征,拱手道:“铁骨铮铮派掌门君常笑,见过谢城主。”

  “哈哈。”

  谢城主爽朗一笑道:“一个月前的百宗招募,本城主略有耳闻,奈何当时闭关,未能邀请君掌门上府一叙,实在颇为可惜呀。”

  看似谈吐随和,却给君常笑带来了压力,于是暗道:“他的实力有多强?”

  系统道:“比苍山派长老高。”

  “武宗么?”

  君常笑暗道:“难怪会这么有压力。”

  “君掌门。”

  谢城主侧身,笑道:“请进。”

  ……

  君常笑走入正厅,还没站稳,便感受到两道冷厉目光盯上了自己。

  看去,就见左右侧椅上坐有两名样貌相似的中年人。

  “君掌门。”

  上首位的谢城主介绍道:“这二位是灵泉宗长老,右边的是韦一哀,左边的是韦一乐。”

  “靠。”

  君常笑暗暗说来一句,拱手笑道:“原来是灵泉宗两位长老,久仰久仰。”

  “哼。”

  韦一乐和韦一哀冷哼一声。

  四弟被这小子斩掉一只手臂,自然不会给好脸色看。

  君常笑也不在意,自行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手指在扶手轻轻敲打,暗道:“不是仇家不聚头呢。”

  韦一乐二人恨着他,君掌门也恨着灵泉宗,毕竟黑风寨劫持弟子,就是他们暗中唆使的。

  “君掌门。”

  谢城主笑道:“听护卫说,你是来领赏的?”

  “不错。”

  君常笑将告示拿出来。

  “哼。”

  韦一哀淡淡道:“就凭君掌门这点能耐,能灭黑风寨,是不是有点痴人说梦了。”

  “依我看,君掌门应该缺钱花了,所以才来骗赏钱了。”韦一乐笑道,活脱脱一个笑面虎呀。

  怼我么?

  君常笑正要来而不往非礼也,听谢城主道:“君掌门,如何证明黑风寨是你灭的?”

  君常笑道:“不瞒谢城主,君某当时只身一人上山,灭了黑风寨当家和二百多口山贼,并没有目击者看到。”

  谢城主脸色阴沉下来。

  凡来领赏的武者,都这番说辞,后被他一一调查,结果全是冒充的。

  “没人目睹,就无法证明。”

  韦一哀拱手道:“,谢城主,以韦某来看,他无非是来骗赏的。”

  艾一乐跟着附和道:“堂堂一派之主,做出这种让江湖人所不齿的事情,实在丢我百宗联盟脸面。”

  “两个傻逼。”君常笑小声道。

  “啪!”

  韦一哀和韦一乐怒拍扶手道:“小子,有种再说一遍!”

  君常笑没理会两人,笑道:“谢城主,君某虽然拿不出目击者证明,但可以拿出一物证明。”

  “何物?”谢城主道。

  君常笑打了一个响指,一柄沉甸甸的长刀凭空竖在身前,刀面上刻有栩栩如生的青色游龙。

  谢城主见状,惊讶的道:“周天霸的青龙薙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