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欢乐时光

  李青阳、陆芊芊等弟子接了门派任务后来到青阳村,开始寻找目标做任务。

  “铁骨铮铮派弟子?”

  “狗……君常笑那臭小子,什么时候收了这么多弟子?”

  “大榕树下,长得和大姑娘似的少年说是奉掌门之命,替赵秀才为咱们写书信哩。”

  青阳村村民聚在村口议论着。

  坐在大树下的李青阳,听到众人以大姑娘形容自己,内心顿时很受伤。

  其实他长得挺阳光,挺有男子气概的,之所以被看作姑娘,还是因为鲜亮门派服饰闹的。

  没多久,一个拄拐杖的白发老妪慢悠悠走来。

  李青阳道:“老奶奶,您要写信吗?”

  白发老妪侧着耳朵道:“娃儿,你刚才说啥?”

  “我说,您是来写信的吗?”李青阳声音提高了不少。

  白发老妪还是没听清楚,她摇摇枯瘦手,又指了指自己耳朵道:“年纪大了耳背,听不清楚啦。”

  李青阳没辙,只好提笔在纸上写出‘您是来写信吗’六个字。

  恰巧,挑着两桶粪的萧罪己从小路走来,看到二师兄拿纸给老婆婆看,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李青阳听到动静看过来,道:“师弟,你怎么了?”

  萧罪己强行稳住身子,不让两桶粪跌落,崩溃道:“师兄,你认为她会识字吗?”

  李青阳一拍脑门道:“忘了,青阳村村民大多不识字,我写了也看不懂呀。”

  他气运丹田喊道:“您是来写信吗?”

  白发老妪这次听到了,但敲了敲拐杖道:“娃儿啊,你就不能小声点吗,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噗通。”

  李青阳直接瘫在桌子上。

  ……

  布满落叶的庭院内。

  一系白衣劲装的陆芊芊如出水芙蓉般亭亭而立,柔荑小手弥漫淡淡灵力。

  “刷!”

  她轻轻扬起手腕。

  但是,握着的竹扫帚难以承受力量顿时碎裂。

  陆芊芊微皱道:“怎么又碎了?”

  放眼看去,脚下已经碎了三把竹扫帚,死的可惨可惨了。

  “姑……姑娘……”躲在远处,用簸萁护身的王大婶,诚惶诚恐道:“你……你到底是来扫地的,还是来杀人的啊!”

  “哼。”

  陆芊芊将碎裂扫帚丢在地上,愤愤道:“都说了不会,掌门还让我来。”

  掌门?

  王大婶想到了君常笑。

  心里骂道:“混蛋小子,你什么意思啊?”

  “呼呼!”

  倏然,一阵阵气浪吹来。

  王大婶急忙举起簸萁,但还是瞟了一眼,就见那貌美如仙的女孩,双手在半空挥舞,满地树叶被搅动并凝聚在一起。

  “比扫帚好用多了。”

  陆芊芊投来冰冷眼神道:“喂,这些垃圾丢哪儿去?”

  “门……门外……”王大娘急忙指着院外。

  “刷!”

  陆芊芊脚步一错,仿若翩翩起舞,嫩白玉掌在虚空拨动,汇聚成团的树叶飞向墙外。

  “噗通。”

  正在满村子找小黄的苏小沫,刚好从外面路过,直接被大片树叶和树枝砸在头上,弄的异常狼狈。

  “噗哈哈!”

  分开做任务的弟子,看到师兄全身沾满树叶,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

  “让开,让开!”

  就在这时,挑着粪的萧罪己从上坡冲下来,因为控制不住扁担,两桶粪左右摇摆,顿时溅出不少粪,溅在了他们脸上。

  “哈哈!”

  看到两名师弟脸上沾满鸡粪,苏小沫放声大笑起来。

  到了平坡后,萧罪己终于将两桶粪稳下来,颇为尴尬的回头道:“师兄,抱歉……”

  “呼呼!”

  脸上沾粪的两名弟子,双目闪烁红光靠过来。

  萧罪己见状,急忙挑着扁担开溜。

  “别让他跑了!”

  两名弟子快步追来,顾不得鸡粪脏,直接伸进桶里,哗啦一下抹在他脸上,然后咧嘴笑道:“扯平了。”

  “哈哈哈。”

  苏小沫眼泪都快笑出来。

  “嘭!”

  墙内再次飞来树叶堆,砸他头上,顿时翻着白眼栽倒。。

  ……

  青阳村人不多,只有几百口,壮丁们大多出外务工,老弱妇孺留守,平日里略显枯燥。

  铁骨铮铮派弟子来到以后,挨家挨户做任务,倒也变得热闹起来。

  渐渐地,村民们明白,狗剩派弟子是来给大家做义务劳动,便欣然接受了。

  “李先生,我要写一封信。”

  榕树下,一名七旬老者笑道:“送给在镇子上的二娃儿,让他把心思多用在读书上,别老只顾着玩。”

  李青阳执笔写起来。

  几个时辰来,他已经为五名村民写了书信。

  有写给儿子,有写给外乡亲人,内容大多以唠家常为主,虽然很简单,但贵在淳朴。

  将一封信写完,李青阳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掌门是想让我聆听他们的内心,好从中悟出什么来。”

  ……

  “啪啪!”

  庭院内,陆芊芊拍拍手道:“差不多了。”

  地面上一片落叶、一丝尘土都有,比用竹扫帚打扫的干净多了。

  王大婶瘫在堂屋门口,一脸欲哭无泪。

  院子是打扫的干净无尘了,但栽的几颗大树,正值枝繁叶茂,现在一片光秃秃,就连树枝都被扯断只剩下树干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院子菜地里种植的各类蔬菜,都被连根拔起丢了出去。

  “房间还要打扫吧?”

  “刷!”

  王大婶一跃而起,护着门口道:“姑娘,房间我自己来,就不用麻烦你了。”

  “不行。”

  陆芊芊道:“掌门说了,要帮你做家务。”

  一挥手,把她拉出去,迈步走入堂屋,旋即听到‘哐当’‘哐当’茶杯铁盆碰撞的声音。

  “啊啊!”

  王大婶抱着头,仰天骂道:“混蛋小子,你是故意派人来折磨老娘的吧!”

  ……

  黄昏来临。

  大殿内,飘着鸡粪味儿,君常笑捏着鼻子道:“都给老子洗澡去!”

  “刷!刷!”

  萧罪己等人瞬间消失。

  李青阳道:“掌门,今天师弟们出色完成了任务。”

  君常笑一怔道:“你声音怎么哑了?”

  李青阳闻言,眼泪差点掉下来道:“委托人都是上年纪的大爷大妈,没一个不耳背的。”

  “哎。”

  君常笑拍拍他肩膀道:“辛苦了。”

  “嗯?”

  他扫了扫众弟子道:“芊芊呢?怎么没跟你们回来?”

  “轰!轰!”

  倏然,地面震动起来。

  君常笑抬起头,看着房梁落下尘土,道:“地震?”

  “臭小子,滚出来!”

  倏然,大殿外传来大吼声。

  “王大婶?”

  君常笑急忙走出去,却是猛然倒退,吓得一只手扶在门沿上。

  演武场上,王大婶一手拿菜刀,一手拿擀面杖,杀气腾腾而来,每走一步都地动山摇。

  “掌门。”

  陆芊芊站在大门屋角上,淡淡道:“她非要来感谢你,弟子拦都拦不住。”

  “咕嘟。”

  君常笑吞了一口唾沫,急忙道:“王大婶,有话……啊啊,王大婶要杀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