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何必动刀动枪

  比斗的擂台非常神圣,武者踏上去都会怀揣着敬畏之心,然而君常笑上去后,先抠鼻屎,后梳头发,彻底颠覆了他们的三观!

  “啊啊!”

  韦一怒再次咆哮。

  刚要凝聚蓄势已久的力量轰过去,他在那儿梳头发!

  这是什么?

  这是赤果果藐视自己!

  不能忍,绝不能忍!

  “刷!”

  韦一怒迈步而出,双拳抓在凝聚的能量团上,整张脸扭曲到极致道:“死吧!”

  “呼呼——”

  双拳齐齐轰来,携带冷厉气势!

  距离恩怨台较近的武者脸色大变,急忙向后退数步,生怕被气浪波及。

  “太可怕了!”

  “这力量至少有两千五百多斤吧!”

  “就算堪比武徒的凶兽,也扛不住啊!”

  众人惊得寒毛卓竖!

  然而,当他们看向君常笑,发现刚梳完头,慢悠悠将木梳子别在腰带上。

  韦长老这边声势浩大杀过来,他这边古井无波。

  老哥,你是真的稳!

  “刷!”

  就在此时,君常笑抬起双手,以正面之姿迎接即将袭来的拳头。

  众人不禁暗想,君掌门要动手了?

  “轰!”

  “轰!”

  轰响传来,略有震耳。

  各派武者顶着迎面扑来的气浪看去,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台上,君常笑立在原地,举起的双掌接住了韦一怒的双拳,脸上仍挂着不以为然的微笑。

  “不是吧!”

  “这也能接下来?”

  “他的金钟罩铁布衫武技,品质难道已经达到凡品高阶了?!”

  众人震惊不已。

  韦一怒保持轰击姿态,不可置信道:“怎……怎么可能……”

  将光辉万钧璀璨金石拳施展出来,又蓄势待发,绝对是自己目前最强爆发,他竟然又轻松接下来!

  那一刻,韦长老的心都快碎了。

  “喂。”

  君常笑道:“还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吧。”

  “呼呼!”

  韦一怒呼吸急促,脸色狰狞。

  “韦长老不行了!”

  “高品阶武技虽然强悍,但消耗的灵力也高!”

  “先前一阵狂轰乱炸,本就消耗不少,如今又施展拳法,怕是精疲力尽了。”

  ……

  “精疲力尽?”

  韦长老退后数步,低头捂着脸,再次发出‘哈哈哈’笑声。

  又笑了?

  众人一脸愕然。

  “小子!”

  韦长老渐渐抬起头,一只手举起,阴森森道:“你以为老子只有武技吗?”

  “呼呼!”

  一柄大刀凭空出现。

  很明显,这是从空间戒指内将自己武器召了出来。

  “轰!”

  大刀落地,石板轻颤。

  “此刀很重!”

  “快看,刀身上刻有‘范’字,是范大师铸造的武器!”

  众人惊呼起来。

  范大师,星陨大陆顶尖铸造大师!

  他一生铸造武器万千,每一柄被大陆武者视为珍宝!

  “刷!”

  韦一怒将刀平举起,一边慢条细理用衣袖擦拭,一边自豪道:“此刀乃韦某花重金购得,一直视如生命,今天是首次在人前亮出。”

  君常笑指着刀,笑道:“刀刃上有豁口,一看就是残次品。”

  韦一怒怒吼道:“范大师铸造的武器,就算有瑕疵,也是珍贵无比,不要用‘残次品’这样的字眼来羞辱!”

  君常笑无语。

  自己实话实话,至于这么暴怒吗。

  他不懂,在星陨大陆,武器对武者而言非常重要,范大师的武器尤其珍贵,更是容不得半点亵渎。

  “小子。”

  韦一怒目光冷厉道:“今天便用你的血,来为我的金龙大刀开荤!”

  “哦。”

  君常笑抠着鼻孔道。

  韦一怒自尊再次被狠狠鞭打,他紧握金龙大刀,发出低沉声音:“不可忍,孰不可忍……”

  “呼呼!”

  强劲灵力弥漫而出,萦绕在金龙大刀上,瞬间爆发厚重气息来。

  “韦长老要出手了!”

  “这柄刀必是凡品级,融入武者灵力,斩杀武徒应该轻而易举!”

  “君掌门要危险了!”

  ……

  “刷!”

  韦一怒刀指君常笑,冷森道:“亮出你的武器!”

  武器对武器是比斗台上的规矩,如果仗着自己有武器,欺负一个手无寸铁之人,会被同道中人嘲笑鄙夷的。

  “只是小过节。”

  君常笑道:“用拳头解决就行,何必动刀动枪。”

  “……”

  众人嘴角抽搐。

  君掌门,人家就是拳头解决不了你,才动刀动枪的啊!

  “少废话!”

  韦一怒近乎咆哮的道:“亮出武器,与我一决生死!”

  他愤怒、他憋屈,他要把铁骨派掌门一刀斩杀,来狠狠地发泄出去!

  “好吧。”

  君常笑扬起手。

  “锵。”

  陆芊芊剑出鞘。

  君常笑摇头,道:“我有剑。”

  有剑?

  陆芊芊一脸错愕。

  “咻——”

  君常笑手掌下,凭空出现一柄剑。

  剑鞘上镶嵌两颗珠子,在阳光照射下,散发耀眼蓝光。

  陆芊芊凝重道:“此剑不凡!”

  “切。”

  韦一怒不屑道:“剑乃杀敌之器,鞘上镶宝珠,无非就是装饰品。”

  各派武者深表赞同。

  剑看的是锋利,剑鞘装饰再好,不过是文人墨客拿来装风雅用的。

  “你亮出了武器,老子就出刀了!”

  韦一怒双手握在刀柄,将最后灵气灌入刀身,顿时激发更为厚重的气息来!

  “大漠刀法!”

  他冷声喝道,双臂青筋爆出,金龙大刀高高举起,猛然向君常笑斩去!

  各派武者张开了嘴巴,因为视野内,一道长约两米的刀气,紧贴地面爆射而去!

  “咔咔咔——”

  所过之处,石板呈现凹痕!

  “嘶!”

  众人倒吸冷气。

  韦长老不仅有范大师铸造的刀,还有专门的刀法,这一击威力,怕是可以将武徒直接粉碎吧!

  下一秒。

  所有人看向君常笑。

  如此强势一刀,他该怎么面对?还是继续以金钟罩铁布衫硬抗?

  “锵!”

  君常笑握在剑柄,迅速抽剑而出。

  “刷!刷!刷!”

  九式叠浪剑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眨眼睛,连续挥出八式,并在层层叠浪中斩出——第九式!

  “呼呼!”

  八层波浪汇聚一起,化作匹练剑气飞去。

  从出鞘到出剑,整个过程极快!

  当众人捕捉到凝聚而成的剑气,就已经迎上了厚重刀气!

  “嘭!”

  刀气,被直接斩碎!

  剑气威势不减,冲向韦一怒!

  “这……”

  各派武者目瞪口呆。

  “不好!”

  韦一怒神色骇然,下意识将金龙大刀横在身前。

  “嘭!”

  剑气斩在刀面上,传来金鸣声。

  “咔嚓——”

  紧接着,由范大师铸造的凡品金龙大刀,在众目睽睽之下豁然崩碎!

  而当碎裂的刀片从身边飞过,韦一怒人已呆若木鸡。

  威力不褪的剑气狠狠斩下,斩在他肩膀上,整条右臂飞出,落在三米开外石板上,与身体脱离的手掌自然松开,仅剩刀柄的金龙大刀顺势滚落下来。

  “啊!”

  恩怨台上传来痛苦的惨叫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