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金钟罩铁布衫

  “刷!刷!”

  站在恩怨台的武者,被袭来气浪吹的发丝乱飞,显露出的脸上布满了骇然之色。

  韦长老这一拳,恐怖啊!

  就算台上放着一块厚重的大石,也能被击粉碎!

  那一刻,他们纷纷暗自判断,铁骨派掌门承受如此爆裂一拳,肯定凶多吉少!

  甚至看向台下,搜寻应该被击飞出去的尸体。

  嗯?

  没人?

  难道君掌门没被打飞,而是直接死在台上了?

  “刷!”

  “刷!”

  众人齐齐转过头来,看向恩怨台。

  果然。

  他们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君常笑的身影,却渐渐张开嘴巴,目光闪烁难以置信。

  “这……”

  李青阳神色也呆滞了。

  看到什么,才会浮现如此夸张表情?

  看到君常笑立在台上,没挪动分毫,袒露在外的手掌、脖子、乃至整张脸全成呈铜黄色,就好像铸造的一尊铜像!

  “他的肤色怎么变了?”

  “这难道是武技?”

  “没听说过有改变肤色的武技呀!”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韦长老站在面前,右拳紧贴在君常笑胸口上,明显准确无误的击中了!

  足以粉碎数千斤山石的力量打在身上,他为何纹丝不动?为何保持着先前那般不以为然的微笑?

  各派武者懵了。

  他们想过,君常笑被击飞、被轰杀的画面,就是没想过会硬抗一拳,稳如磐石般站立的画面!

  韦一怒也没想到,自己凝聚愤怒之力轰在他身上,竟连一小步都没打退!

  “你……”

  他仍然保持轰击状态,惊道:“……这是什么武技!”

  君常笑淡淡道:“金钟罩铁布衫。”

  “金钟罩铁布衫?”

  “这是何等武技?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

  “名字有点怪,应该不是我们青阳郡的武技!”

  何止不是青阳郡,整个星陨大陆都没这种武技,因为那是地球华夏国的一种功夫。

  莫非君常笑曾是练家子?

  他是屁!

  在地球不过普通人一个,别说懂功夫,常年缺乏锻炼,围着操场跑几圈都能累成狗!

  那这金钟罩铁布衫……

  “好险,好险!”

  君常笑淡定而立,暗暗庆幸道:“幸亏有耐揍之符,否则不死也得重伤啊!”

  原来,韦一怒轰来时,他及时将新手大礼包送的耐揍之符捏碎了。

  捏碎瞬间,君常笑肤色发生变化,肌肉变得坚硬起来,就好似铜墙铁壁一样!

  当时的他也是在赌,赌1点贡献值丹药就有逆天功效,新手大礼包开出的符咒肯定不会弱!

  赌对了。

  耐揍之符很强,超强!

  “我说。”

  君常笑淡淡道:“你是不是没吃饭,一拳打来,这么软弱无力?”

  耐揍之符时效为60分钟,君常笑要利用剩余59分30秒时间,来好好的装逼!

  “可恶!”

  韦一怒怒火冲天的后退数十步,退到台边缘,旋即猛然冲刺而来!

  “呼!”

  右拳再次挥出,携带肉眼可见的气浪!

  “又来了!”

  “比上次更强!”

  “君掌门一动不动,难道还要硬抗?!”

  “这么自信吗!”

  “轰——”

  韦一怒势大力沉的铁拳,直接轰在君常笑腹部,荡出微弱能量涟漪。

  结果呢?

  君大掌门仍然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他嘴角扬起微笑,道:“韦长老,你倒是使点劲呀,这样打下去,只会浪费本座时间!”

  “啊啊!”

  韦一怒快疯了。

  他顾不上蓄势加速,直接挥拳轰来。

  “嘭!”

  “嘭!”

  “嘭!”

  短短时间,君常笑胸口、腹部、肩膀就被招呼了好几次,然而始终立在原地,嘴角挂着不以为然的微笑。

  那一刻,呈现在各派武者视野中的画面是,君掌门好似木桩,任由韦长老一次次轰击!

  木桩?

  那玩意被重击,好歹还有点反应!

  君常笑呢?任由韦一怒不停轰击,始终稳如磐石。

  不是木桩。

  是一面铜墙铁壁!

  “太可怕了!”

  “这是何等强悍的防御武技!”

  “金刚罩铁布衫!以后若遇到,无论花费多少钱,也一定要卖过来!”

  众人对君常笑随口说出的武技心向往之。

  李青阳和陆芊芊松了一口气,难怪掌门敢接受灵泉宗长老的挑战,原来修炼了如此强悍的防御型武技!

  ……

  “轰!”

  “轰!”

  韦一怒又轰数十拳,最后气喘吁吁停下来。

  这种毫无节制轰击,最耗灵力。

  “怎么?”

  君常笑不屑道:“打累了?”

  “可……可恶的家伙……”韦一怒紧紧握拳,眼球布满血丝。

  君常笑淡淡道:“没实力就别在本座面前发起挑战,否则,只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

  韦一怒气得牙齿颤抖,倏然,他收回拳头,向后退了几步,一只手扶着脸,发出‘哈哈哈’笑声。

  “怎么了?”

  “韦长老不会被气疯了吧?”

  众人低声议论。

  倏然,韦一怒停止笑声,脸色狰狞道:“小子,能逼老子动用底牌,你就算死了也应该感到荣幸了。”

  君常笑道:“底牌?”

  “刷!”

  韦一怒双脚迈开,微微弯弓,双手收于腹前,摆出一个类似扎马步的动作来。

  “呼呼!”

  两股能量团诡异浮现,汇聚在双掌掌心间,开始不断吸收周遭天地灵气!

  “我去!”

  君常笑见状,暗道:“不会是龟派气功吧?”

  李青阳神色凝重的道:“这是圣泉宗独门武技,名为光辉万钧璀璨金石拳!”

  君常笑差点栽倒在地。

  一个武技而已,起这么长的名字,真TM是人才!

  还有我那二弟子,竟然不停顿的一口气说出来,也是一个大大的人才啊!

  吐槽归吐槽。

  君常笑脸上浮现凝重,毕竟汇聚灵气的两道能量团,透发出来的力量愈发强烈!

  “这光……”

  李青阳忘记武技的名字,稍微一顿道:“什么万什么石拳,好像是凡品中阶武技。”

  武技心法每一品,会细分三个小阶,分别为——初阶、中阶、高阶。

  九式叠浪剑虽然只是低品初阶,但如果施展出第九式,威力层次可直达凡品初阶!

  星陨大陆既然在武技上有详细划分,肯定代表品质、阶次越高,武技越强悍。

  “不是吧!”

  “凡品中阶武技?!”

  “这在青阳城,可是有市无价啊!”

  “不愧是从圣泉宗走出的弟子,竟然修炼了这般强悍武技!”

  在众人羡慕惊呼中,韦一怒已将光什么什么拳蓄势到极致,两道能量团闪烁夺目光芒!

  “呼呼!”

  恩怨台上狂风骤起!

  “我的天!”

  “好强的气势!”

  “这就是凡品中阶武技吗!!”

  各派武者秉住呼吸,目光尽是骇然。

  “小子!”

  韦一怒怒喝道:“受死……”

  君常笑拿出一把木梳,梳理着散乱的头发道:“发型都被吹乱了,很烦。”

  “噗通!”

  全场武者栽倒。

  韦长老将底牌亮出来,形成狂风呼啸之势,他不关心自己安危,竟然在关心发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