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恩怨台上,生死勿论

  有关灵泉宗的一切,君常笑并不知情,所以笑道:“有事?”

  “当然有事。”

  韦一怒大步而来,目光泛着不屑道:“打了我灵泉宗的弟子,你岂能这般安然离去?”

  “什么?”

  “把灵泉宗弟子打了?”

  “铁骨派摊上事了!”

  “去年有个八流门派弟子,把灵泉宗弟子打了一顿,结果掌门亲自带全派弟子去登门道歉。”

  “后来怎么样?”

  “打人弟子被废掉修为逐出师门,八流门派赔灵泉宗不少银两。”

  “这么说,铁骨派真摊上大事了!”

  众人低声议论,看向君常笑的目光中有些许同情。

  长刀门执事冷哼一声,暗道:“招惹灵泉宗,就等于招惹阎王爷,小子,等着倒霉吧。”

  各派武者花钱让君常笑指点武学,他和虎啸宗弟子没去,毕竟先前嘲笑的最凶,没脸过去求教。

  如今灵泉宗长老出现,瞬间激发扭曲心理,希望目睹那家伙被狠狠羞辱和欺负。

  “原来你是灵泉宗的人。”

  君常笑佯装恍悟,点头道:“不错,我打了,打了……”他算了算道:“应该有五个吧。”

  五个?

  各派武者嘴角抽搐。

  去年八流门派弟子打一个,掌门便带着全派弟子去赔礼道歉,你打五个,怕是连和解机会都没了!

  韦一怒淡淡道:“君掌门既然承认,韦某今天便要为被打的弟子讨个公道。”

  “叮!”

  “支线任务触发!”

  又有任务了?

  君常笑急忙拉开属性面板,就见支线任务为:教训前来找麻烦的灵泉宗长老0/1【精英任务】。

  “精英任务?”

  作为地球人,君掌门曾接触过网络游戏,里面就有精英任务,大多让玩家去搞定一个小型BOSS。

  精英任务通常有难度,如果完成,奖励也会很丰富。

  有意思了,有意思了!君常笑收回属性面板,摸摸鼻子道:“你家弟子调戏我派女弟子,本座宅心仁厚,只是出手小小惩了他们一顿,你他妈竟然敢舔着脸,在本座面前讨公道?”

  各派武者一个个懵比了。

  铁骨派掌门都把‘他妈的’带出来了,不怕激怒对方,让事情发展到难以调节的地步?

  一个特意来找麻烦,一个又想完成任务。

  调节?

  根本不存在。

  长刀门执事和虎啸门弟子暗暗一喜。

  敢在脾气暴躁的灵泉宗长老面前飙脏话,这绝对是典型的作死啊!

  果然。

  韦一怒脸色阴沉下来,目光闪烁怒火道:“小子,你他妈是找死!”

  “咔嚓!”

  双拳紧握,十二道光芒在手腕呈现。

  “切。”

  君常笑不屑道:“我当灵泉宗长老是什么大人物,原来不过是一个开脉十二段的垃圾。”

  众人无语。

  你丫还是掌门呢,实力最多不过开脉五段,好意思说人家么!

  听到‘垃圾’二字,韦一怒的怒火更胜,旋即指着一侧道:“小兔崽子,有胆量跟老子上恩怨台!”

  “刷!刷!”

  众人纷纷避开,将身后不远处约莫长十米、高三米的石台呈现出来。

  这是青阳城的恩怨台。

  四个城区各一个,武者不能在城内擅自斗殴,有什么恩怨,可以去台上解决。

  “韦长老这是发起了挑战啊!”

  众人惊呼道。

  以武为尊的世界,一名武者向另一名武者发起挑战,是相当严肃的事情!

  “君掌门会应战吗?”

  “实力过于悬殊,有拒战的权利,君掌门武道经验虽然丰富,但修为很低,应该不会接受挑战吧!”

  “话是这么说,但他是一派掌门,韦长老发起挑战,按职位对比,必须要应战!”

  众人议论之际,始终看着君常笑,毕竟再怎么猜测,应不应战的决定权在他身上。

  “掌门。”

  李青阳靠过来,低声道:“恩怨台上,生死勿论。”

  “不是吧?”

  君常笑脸色微变。

  李青阳看向韦一怒,道:“他的挑战,就由弟子代为接下吧。”

  君常笑摇摇头说道:“人家长老发起的挑战,本座岂会让弟子冒着危险代为替战。”

  说话间,大步流星行向恩怨台。

  “应战了!”

  “君掌门竟然应战了!”

  “就他那点修为,肯定会被韦长老虐的体无完肤!”

  各派武者七嘴八舌的议论。

  其中存在别有用心之人在故意起哄,比如长刀门执事,又比如虎啸宗弟子。

  “太乱来了!”陆芊芊柳眉微皱道。

  灵泉宗长老有开脉十二段修为,君常笑只有开脉五段,差距那么大,上去不是找死么!

  新加入的弟子们也担心起来,掌门在武道知识上很出色,但修为低了点,如何面对接近武徒的灵泉宗长老呢。

  当君常笑大步走上恩怨台,无论各派武者,还是自家弟子,没人看好他。

  “哈哈哈!”韦一怒也上了恩怨台,大笑道:“小子,你如果当个缩头乌龟,本长老或能放你一马,既然上台,就做好死的准备吧。”

  “是吗?”

  君常笑不以为然。

  这小子,竟如此淡定,有必要让他知道本长老的实力了!

  韦一怒将袖子捋起来,双拳猛然一握,肌肉鼓起来,显露出一条条青筋。

  “韦长老主修的是肉身,没任何武技加持,一拳能轰碎两千多斤的巨石!”

  “我的天!”

  众人倒吸冷气。

  开脉十二段武者,算上自身之力,能轰碎一千五百斤巨石,已经非常彪悍了!

  “这算什么。”

  一名灵泉宗弟子傲然道:“我们韦长老,当年在野外,曾徒手杀了一头堪比武徒级的凶兽!”

  “什么?!”

  众人震惊不已。

  武徒级凶兽,以开脉实力徒手杀掉,简直恐怖至极!

  虽然杀掉的那头凶兽受了伤,但看到各派武者脸上浮现的震惊,韦一怒一脸洋洋得意。

  只是,目光看向君常笑,发现他举着小拇指,正在——抠鼻屎!

  嘎!

  各派武者一个个呆若木鸡。

  神圣庄严的恩怨台上,那家伙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不雅的事情来!

  更夸张的是,还扣出一大团来,弹到了灵泉宗长老鞋面上。

  “啊啊!”

  韦一怒仿佛受到了天大羞辱,怒然咆哮而来,凝聚力量的右拳猛然挥出。

  “呼呼!”

  愤怒一击融入十二段修为,顿时呈现出肉眼可见的气浪!

  君常笑双手背后,一脸淡然。

  “掌门……”

  李青阳神色凝重。

  一向冷冰冰的陆芊芊,脸上也浮现出了少有的担心。

  “结束了!”

  “那家伙被击中,非死即伤!”

  “轰!”

  一声闷响传来,卷起阵阵风浪,吹的众人发丝、衣袖、衣角乱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