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指点!

  演武场外的石头重达数千斤,被君常笑一剑击碎,惊得众人倒吸冷气。

  在场各派武者,有的要么拥有开脉八九段,要么达到了武徒层次,破掉一块大石头倒也可以做到。

  但他们看得非常清楚,君常笑出剑时,透发的武道气息只有开脉五段,破掉数千斤巨石就非常不可思议了!

  开脉层次每通一脉,力量增幅百斤。

  哪怕天生神力,开脉五段修为,顶天也就爆发千斤左右力量,撼动两千多斤石头是绝不可能的!

  除非……

  “刷!”

  君常笑飘然落下,笑道:“李家主,这便是九式叠浪剑第九式,本座已经演化出来。”

  各派武者纷纷看去,锁定在他手中所持剑器上,发现没什么特殊之处。

  兵器品质高,可以给武者提供更多力量加持,君常笑所持剑器普普通通,也就是说……

  “我的天!”

  “难道那一剑真是第九式?!”

  “听说,如果将九式叠浪剑领悟到第九式,形成的威力,完全不弱于凡品武技!”

  众人议论之际,心中有了答案。

  开脉五段的修为,普普通通的兵器,一剑将数千斤巨石斩碎,只有堪比凡品武技的第九式才能做到了!

  想至此。

  众人脸上表情变得精彩起来。

  传闻只有城主才领悟的第九式,今天竟被一个九流铁骨派掌门演化出来了!

  沉重打击,无情打脸啊!

  李家主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

  苍山派长老目光中尽是复杂之色,稍许,拱手道:“君掌门能在短时间内演化出第九式,让马某佩服万分!”

  这是由衷佩服。

  “过奖了。”

  君常笑将剑送还陆芊芊,双手背在后面,表现出一副大师风范样子来。

  李家主心中五味杂陈,本以为可以用九式叠浪剑来难住他,没想到真把百年来,无人参悟的第九式施展出来了!

  “李家主。”

  君常笑道:“第九式本座演化出来,令公子是不是可以留在我铁骨铮铮派了?”

  李家主沉默不语。

  施展出九式叠浪剑第九式,让他很震惊也很意外,但毕竟是低品剑法,儿子跟着他仍然不认为有前途!

  “李家主。”

  君常笑道:“你应该是言而有信的人。”

  李家主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恰在此时,苍山派长老拱手道:“君掌门对武道理解非凡,马某这里有一难题,希望能为其解惑。”

  “请讲。”

  君常笑道。

  参悟九式叠浪剑只用了2分钟,时效还剩下不少,如果继续表现,倒也能为自己、门派树立威望。

  苍山派长老道:“马某这些年,始终修炼一种心法,但参悟到第四层便难增进,还望君掌门能给予指点。”

  各派武者震惊了。

  五流苍山派的长老,货真价实武师强者,在请教一名九流掌门!

  若非亲眼目睹,实难相信!

  君常笑道:“如果马长老愿意将心法口诀说出来,本座倒可以试试。”

  苍山派长老一笑,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名武者压着声音道:“马长老正以传音之术在和那家伙交流。”

  “只有迈入武师境界,才能不动声色的传音,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达到这种层次!”

  众人闻言,羡慕不已。

  星陨大陆武道境界,每跨入一个大层次,就会开发出特殊能力,武师阶段传音之术便是其中之一。

  稍许。

  获知口诀心法,君常笑道:“问题不大。”

  苍山派长老有点崩溃。

  自己说的心法,级别在凡品层次,苦苦参悟十多年,也只修炼到第四层,他竟然以‘问题不大’来回答!

  君常笑立在原地,闭上了眼睛,记下的心法在识海疯狂运转解析。

  “马长老。”

  稍许,君常笑附耳交谈。

  各派武者难以听清内容,但明显看到苍山派长老脸上表情先一怔,然后呆若木鸡,接着恍然大悟,最后变为欣喜若狂!

  君常笑收身道:“依照本座给的建议,回去修炼一两个月,应该可以突破更高层次。”

  “刷!”

  苍山派长老激动不已的拱手道:“心法困惑马某数年,今日听君掌门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

  李家主傻眼。

  那家伙真为马长老解了武道上的难题?

  君常笑谦虚道:“马长老是当局者迷,如果换做他人,一样可以为其解惑。”

  苍山派长老摇摇头道:“没君掌门这般高深的武道理解,想为马某解惑是万万不可能的。”

  能得到马长老如此盛赞,那家伙应该有能耐!

  难道。

  这世上真存在修为不咋地,对武道理解却有极高造诣的人?

  各派武者暗自腹诽。

  “君掌门。”

  苍山派长老拱手道:“马某有事要返回宗门处理,以后若有缘再见,必将好好请教武道!”

  得到指点,肯定迫不及待回去闭关,争取将心法突破第五层,一举从武师迈入武宗!

  君常笑拱手道:“来日再见。”

  苍山派长老没过多犹豫,带着弟子离去,恨不得现在就回到宗门闭关参悟。

  目送马长老离开,一名中年人抖着笑脸走来,道:“君掌门,陈某也有武道上的难题,希望给予指点指点。”

  “可以是可以。”

  君常笑道:“不过先支付一百两。”

  苍山派毕竟是五流宗门,他给马长老面子,义务为其指点难题,这些八九流门派就必须有偿服务了。

  “可以,可以!”

  中年人急忙送上一张价值百两银票,在他看来,连马长老的武道难题都能解惑,自己花一百两也值!

  君常笑收了银票道:“请讲。”

  中年人生怕被别人听到,急忙靠过来,小声将自己武道上的困惑说出来。

  君常笑利用洞察能力,很快分析对方说的武技,低声给出正确意见。

  “对呀!”

  中年人拍着脑门道:“我怎么就不知道变通一下!”

  “多谢君掌门指点,陈某先告辞了!”

  看到那家伙屁颠屁颠离开,各派武者就算再傻,也看得出,铁骨派掌门是有真才实学!

  “君掌门,常某有一难题,还请……”

  “一百两。”

  “可以可以!”

  姓常武者急忙付钱,得到指点后,心花怒放的离开了。

  如此以来,很多在武道上遇到问题的武者纷纷围过来,其中有不少曾经嘲笑过君常笑的。

  没事,没事。

  全记在心里呢。

  想得到指点?行呀,交二百两来。

  嘲笑过君常笑的武者虽然崩溃,但还是肉疼的支付,并一一得到满意答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