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长大了

  7号的高考,上午考语文,下午考数学。

   8号……

   8号上午考政史地,下午考理化生……

  是的,不考英语!

  平时英语的课程,方平他们还是学的,可和音乐、美术这些课程属于一个类别。

  简单的掌握就行,不会特意去着重考核。

  语文、数学、政史地都是150分,理化生则是300分。

  从分数上来看,其实政府对理科还是有些侧重的。

  文武分科,只是大类别的分科。

  平时大家口中的文科,相当于上辈子的文科+理科,或者说在文化课上干脆没分科。

  其实这也很正常,文武已经分科,在文化课上再进行分科,就没那个必要了。

  ……

  文化课考试,方平还是相对比较轻松的。

  精神力如今正在朝200赫迈进,几乎高出常人一倍。

  高出一倍的精神力,可不是仅仅代表记忆力、理解力高出一倍,这种增幅不是这么算的。

  要是这么算,方平气血还没两个普通少年加在一起强大。

  可现在方平一旦和这些人动手,那就是虐菜,一脚踢死一个都没问题。

  因为记忆力、理解力比普通人强大的多,考试的时候方平也觉得不算太难,同题型的题目做过一次,再怎么更换,他也能记起来。

  ……

  等到8号下午,高考正式结束。

  刚回到家,方平就接到了吴志豪的电话。

  “在哪?”

  “刚到家……”

  “我的天!”

  吴志豪一副不敢置信的语气,惊讶道:“高考结束,你居然回家!”

  仿佛方平回家,万恶不赦一般。

  不等方平说话,吴志豪就马上道:“我们都在一中这边,今晚准备好好放松一下,吃喝玩乐,我请客!”

  这些人,被约束了好些年。

  武科考生更惨,为了武科考,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

  不是每个人都和方平这样,短短时间内就让气血狂涨。

  吴志豪他们,平时为了气血提升,保持营养吸收,几乎不吃零食、不喝饮料、不吃路边摊、不抽烟喝酒……

  总之,数年如一日,日子过的可谓凄惨。

  现在武科考正式结束,接下来只需要等待结果,所有人都想放纵一下。

  方平体会不到这种艰辛,不过吴志豪邀请,方平也没拒绝,笑道:“行,那我待会过去。”

  “快点,大家可都等着呢,今夜无眠!”

  吴志豪放纵般的狂吼一声,方平已经听到他边上有人正在发泄般的嘶吼。

  ……

   15分钟后。

  方平在一中校门口看到了吴志豪几人。

  不止武科考生,也有文科考生在其中,大概十多人。

  除了(4)班的学生,也有其他班的学生三五成群,正在门口等人或者闲聊。

  一看到方平,张浩大声笑道:“方平,考完了不出来放纵一下,居然回家当妈宝,好意思吗?”

  方平好笑道:“放纵?阳城有什么好放纵的?

  难道你还准备带着张楠一起去找个妞发泄一下?”

  “滚!”

  张浩顿时面红耳赤,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张楠。

  这些人平时再大大咧咧,也只是高中生,哪有那么成熟。

  这时候还不比以后,也和武大的学生经历多不同,高中生就是青涩稚嫩。

  方平这话一出,张浩面红耳赤,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

  吴志豪也一脸讪讪,话少的刘若琪更是一副看流氓的表情看方平,平时没看出来,方平居然这么下流!

  是的,下流!

  大家所谓的放纵,也就是吃吃饭,破戒喝点小酒,唱唱歌。

  方平居然都想着去找妞了,这不是下流是什么?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方平一脸感慨,多么稚嫩的一群小年轻。

  再过些年,初中生都比他们开放。

  众人原本准备挤兑一下方平,现在都卡壳了,加上有女生在,男生们也不好意思和方平这个下流胚子探讨这些。

  吴志豪一挥手,大声道:“走,咱们先去吃烧烤,今晚不喝饮料,喝酒!

  喝完了,一起唱歌去!

  长这么大,就偷喝过一回酒,今天放开了喝,我请客!”

  其他人这时候也不矫情,纷纷附和,众人笑声欢语地朝步行街走去,那边烧烤摊多。

   ……

  一群没怎么喝过酒的愣头青,坐上桌就点了5箱啤酒,2瓶白酒。

  烧烤还没上桌,几个男生就逞英雄,先干为敬!

  方平眼睁睁地看着张浩一口喝了差不多2两白酒,心里有些为接下来的回程烦恼。

  这群二愣子,也不吃东西,以前也没喝过酒,一口干看着倒是牛气冲天。

  方平敢打赌,到最后能站着回去的不超过3个人。

  方平已经在考虑,自己是送他们回去,还是开个KTV包间,将这几个家伙丢进去睡到明天天亮?

  张浩可不管这个,酒劲还没上来,此刻正兴奋着,一边喝着,一边大声嚷嚷道:“高中三年同学,咱们几乎都没聚过!

  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现在考完了,以后大家分道扬镳,有去武大的,有去文科名校的,也有上普通大学的。

  几年后,一毕业,天差地别。

  那时候还能不能再聚,谁能说的清,趁着今天,咱们吃好喝好,不醉不休!”

  这话一出,顿时在不少人心中掀起涟漪。

  年轻归年轻,可大家又不傻。

  众人之中,方平和吴志豪几乎百分百可以去武大,以后成为武者,高高在上。

  刘若琪、陈凡几人上不了武大,考个文科名校难度也不是太大,哪怕是普通人,未来也有前景。

  成绩稍微差点的张浩、张楠这些人,也有把握上个重点大学。

  再差一些的,那就只能上普通大学甚至是垃圾学校了。

  几年后,大家能一样吗?

  决然不一样!

  张浩话音落下,先接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向来话少的刘若琪。

  刘若琪端起斟满啤酒的杯子,情绪有些失态道:“我陪你们喝!

  六年了,从初一开始,家里就一直希望我能考上武科,为了武科,卖了房,借了债。

  结果我还是让他们失望了,没关系,哪怕考不上武大,我也相信,普通人也能闯出一片天!”

  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看似高冷的女孩,此刻心扉敞开。

  她不是不说话,不是装高冷,是压力太大。

  大到她都不敢交朋友!

  她要努力看书,努力锻炼,在家人殷切的眼神中,不敢浪费一分一秒!

  可气血只有115卡的她,考上武大的希望渺茫。

  一想到奋斗了这么多年,背负着家人的重望,最终落榜武科,刘若琪眼睛都红了。

  “若琪……”

  张楠轻笑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说着,张楠举杯共饮。

  两个女生都喝了,其他男生也不甘示弱,纷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管它白的啤的。

  哪怕方平,这时候也没装傻充愣,女生都喝了,自己不喝,多丢人。

  等烧烤上桌,众人更是兴奋,你和我碰杯,我和你碰杯,几乎毫不停歇。

  坐在方平身旁的是陈凡,这个当初的“平凡二人组”成员之一,大家眼中的闷葫芦,今晚也是放下了所有负担,敞开了喝!

  酒过三巡,一群愣头青,已经有人醉倒。

  陈凡眼镜都歪了,举着杯子对着方平傻笑道:“方平,真羡慕你!”

  “说考武科,就考武科……还真给你考上了!”

  “你说,你要是成了武者,我会不会后悔一辈子?”

   “我有时候就想,我怎么不考,我也不比你差,你都能考上,我就考不上?”

  “方平,你说是不是?”

  “……”

  方平扶了他一把,笑着点头道:“肯定是,你比我聪明,你要是考,肯定考得上。”

  “你也这么觉得?”

  “嗯,没事,以后上了大学,又不是不能成武者了。

  实在不行,娶个媳妇,生了儿子,让儿子考武大!

  咱们这些人,其实都是被钱给折腾的,要是有钱,还怕考不上武大,你挣了大钱,让你儿子成武者也一样!”

  “你……你说的有道理!”陈凡打了个酒嗝,傻笑道:“我就是家里没钱,没钱买丹药,买补品……

  要不然,我也能考!

  我这样,我儿子肯定不这样!”

  “哈哈哈,陈凡,你现在都想着儿子的事了?想的还真远!”

  旁边有人哈哈大笑,摇头晃脑道:“我其实觉得考不上武大也挺好,起码没那么危险!

  我听说,武大往死了训练,每年都有武大学生在训练中死了。

  是真死了!

  我外公那边,一个武大学生,大三了,听说成绩特好,年年都拿奖金,奖金多的花不完……

  武大还没毕业,老家盖了别墅,爹妈出入豪车,市里面领导都去他们家拜年……

  然后呢?

  死了!

  听说期末训练太危险,就这么死了,学校和政府补偿了好几百万,可人都死了,要钱干嘛!”

  这人也是(4)班的一员,当初报考武科的8人中的一人。

  不过不是太起眼,一直被众人忽视了。

  这时候说出这番话,方平听的出来,不是吓唬人,也不是嫉妒方平和吴志豪这两位能上武大的。

  而是害怕!

  他是真的有些胆怯和害怕,说这话的时候,嘴唇都有些颤抖。

  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了,其实他还认识那人,小时候去过他家玩耍。

  等知道他死在了武大,这人就对武大有了些恐惧感。

  他一开始其实成绩不差,气血也不算低,可心有畏惧,对武大也没那么向往,得过且过地混了几年。

  之前气血检查没过标准,别人都在难受,他反而松了口气。

  这时候也是喝多了,才说出了心里话。

  当个普通人不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

  普通人又不是奴隶,开个小公司,或者去企业,哪怕去政府机构,也没问题。

  所谓的当官不过市,又有几个普通人能当到市级以上官员的?

  真要有那个机会,大不了去武道培训班努力一下,还不是一样。

  经商不过市,其实也是一个意思,真能把生意做到那地步,谁不是人精?

  精明人还找不到漏洞?

  要不自己成武者,砸钱就是了!

  要不找个靠谱的武者依靠,还是砸钱就行。

  安安稳稳的,比去武大难道差多少?

   这些事又不是没出现过,所以对考不上武大,他还真没多大的失落。

  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人心情好像也好了不少。

  陈凡傻笑着拍着方平的肩膀,“方平,你可别犯傻,大不了退学,真要作死,你可别干!”

  “当然,这种事我会干吗?”

  方平笑了一声,举杯和众人畅饮。

  ……

  吃完烧烤,喝完酒,半醉半醒的几人非要去唱歌。

  众人当中,大概也就方平清醒一些。

  拗不过这群家伙,方平打了三辆车,这才拖着这群家伙到了KTV。

  今晚的KTV人特别多,高三学生居多。

  一进包厢,几个酒品不好的家伙就发起了酒疯,拿着话筒就狂吼。

  唱着,跳着,有人哭,有人笑。

  酒醒了,大家还是父母眼中的乖宝宝,还是家里的未来希望。

  可酒醉中,这群青少年,各自发泄着心中的压力和苦闷。

  方平其实心情也很复杂,他不知道是该安慰他们好,还是该说点别的。

  最终,方平什么都没说,当起了后勤。

  人生在世,都有这样那样的压力和苦闷,没人能活的轻松。

  方平轻松吗?

  其实他也不轻松。

  同样可以上武大的吴志豪轻松吗?

  真要轻松,这家伙也不会醉的满地打滚。

  今天的聚会,大家敞开心扉,是因为都知道,这可能是唯一一次大家可以平等对话,平等对待彼此的聚会。

  以后,还能如此吗?

  他们不知道,方平也不知道。

  ……

  一直闹腾到深夜,众人才结束了这次的狂欢。

   KTV门外,不少家长在街灯下等待着。

  有人扶着儿女,有人背着满嘴酒气、满口胡话的儿女朝家走去,他们也有他们的难。

  街道一侧的方名荣,脸上带着关切之色,看到儿子还清醒,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父子俩一前一后,安静地朝家走去。

  走着走着,方平忽然笑道:“爸,都说少年不识愁滋味,可现在我发现,少年也会发愁,是不是代表我们都长大了?”

  方名荣咧嘴笑道:“是啊,都长大了。

  上了大学,天南地北,都不再是父母身边的跟屁虫了。

  挺好,爸放心你。”

  一句“放心你”,让方平刚刚波动的情绪瞬间平复。

  高中结束,即将离开父母身边,包括自己在内,这些高三学生,都可以说一声“长大了”。

  新的世界,正在朝自己打开门户。

  尽管前世有过这样的经历,可这辈子,武者的世界,又是何等的神秘和不同?

  这一刻,方平有些期待了。

   PS:高中水完了,即将真正进入武道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