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武大!宗师!

  6月1号,儿童节。

  当然,也是方圆口中的“妹妹节”。

  一大早,方圆就缠着要方平给她过节,让方平哭笑不得。

  这丫头的小心思,方平自然一清二楚。

  过节嘛,自然少不了礼物。

  礼物,方平还真准备了。

  所以当方圆不出所料,开口讨要礼物的时候,方平递过去一颗“糖豆”。

  方圆看着方平手中的“糖豆”,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最后咬着银牙,气呼呼道:“这就是你准备的礼物?”

  “是啊。”

  “这不是我前几天给你的巧克力豆吗?”

  方圆更生气了!

  我送你的时候,还是一整袋,你送我的时候,送一粒!

  哪怕你把一整袋送回来,她也就勉强接受了。

  可哪有送零食,送一粒的!

  方平笑眯眯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巧克力豆,味道特别好。

  你哥我差钱吗?

  不差钱!

  可为什么就送你一粒……”

  “因为你小气!”方圆没好气地接了一句。

  她根本没见过血气丸,自然也不知道,她眼中的巧克力豆,是血气丸。

  一颗血气丸,市场价3万。

  对于现在的方圆,也只能使用血气丸,普通气血丹药效都过大了。

  实际上,就算有的家庭这时候给孩子打基础,用的更多的还是补气丸或者补血丸。

  血气丸,没有一定的家庭基础条件,是不可能在这时候用的,高考前夕差不多。

  方平手上总共有18颗血气丸,血气丸对气血150卡以下的学生都有效果。

  可对于方平和那些正式武者,血气丸的作用就是用于日常的气血补充。

  服用血气丸,已经无法提升他们的气血上限。

  不过这玩意用来给方圆打基础,蕴养气血,效果倒是不错。

  对方圆的抱怨,方平也不解释。

  小丫头抠门的很,要是知道这是血气丸,恐怕马上得撺掇方平给卖了,让她一口吃了好几万,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

  抱怨归抱怨,不满归不满,小丫头还是抬头询问道:“真的很好吃?”

  “真的!”

  “小气鬼!”

  又骂了一声,方圆碎碎念地捏起“巧克力豆”扔进了嘴里。

  嚼了几口咽下肚,方圆愈发不满意了,气呼呼道:“一点都不好吃!”

  方平也不在意,笑呵呵地看着她。

  看了一会,见她没什么反应,也不奇怪。

  丹药的药效,不是瞬间爆发的。

  有个吸收消化的过程,而且血气丸药效也不是太强烈,方圆哪怕感受到一些异常,恐怕也不会在意。

  不过方圆年纪还小,气血也不高,这时候服用血气丸,还是有后遗症的。

  ……

  后遗症的效果,很快就体现出来了。

  中饭,方平决定犒劳一下妹妹,请她吃肯德基。

  点了满满一大桌,结果方圆却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欲哭无泪道:“方平,我好想吃,可为什么一点胃口都没有?

  是不是早上被你气饱了?”

  她现在真的想吃,可感觉肚子涨涨的,一点吃东西的胃口都没。

  好不容易让方平请客,结果却是看着方平吃,方圆都快气哭了。

  方平心里偷笑,让你这丫头天天卖我东西,天天打我小金库的主意!

  气血不够高的方圆,吃了血气丸,药效散发,又没锻炼消耗,哪会觉得饿。

  气血之力充足,就跟常人吃撑了一个样,再好吃的东西,也吃不下了。

  方圆也就不知道他的心思,要不然能挠死他!

  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服用了血气丸,会有什么后遗症,方平自然是清楚的。

  其实也不算后遗症,方平这种人吃了,很快就消化掉了,方圆恐怕要等几天了。

  接下来几天,这丫头胃口都不会太好。

  ……

  看妹妹的笑话是挺有趣,可也不能老是欺负她。

  下午,方平良心发现,吃饱喝足之后,带着这丫头去了一趟游乐场。

  阳城的游乐场,没有什么大型游乐设施,小型的游乐设施还是有的。

  玩了一下午,总算让方圆的怨念消散了不少。

  可等到晚上回家,发现母亲做了一大堆好吃的,自己又没有胃口的时候,方圆有些崩溃了。

  一个劲地向李玉英告状,“方平点了我的不饿穴!”

  方平听着,差点笑喷了。

  还“不饿穴”,这丫头创造新名词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强。

  这话李玉英自然是不相信的,见女儿不吃饭,还颇为生气道:“都是零食吃多了,平平,以后不许给她钱买零食!

  她房间里那些零食,也都没收了!

  光吃零食不吃饭,怎么长身体!”

  李玉英生气,方名荣也帮腔要没收零食,女儿现在吃零食吃的饭都不想吃了,这还得了!

  两口子讨伐女儿,方平端着饭碗,脸都快埋进去了。

  他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

  方圆原本准备告他的状,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连自己的储备粮都给没收了。

  这丫头现在耷拉着脑袋,一脸委屈,正在自我怀疑中。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吃饭?

  告方平的状,是下意识地觉得,会坑她的只有方平。

  可方平好像也没对她怎么样吧?

  也没听人说,武者还能让人不吃饭的。

  可看着面前一大桌的菜肴,她就是一点胃口都没,也不饿,也没生病。

  “难道真的是零食吃多了?”

  方圆自己都有些这么觉得了,一时间更是气闷。

  ……

  方圆不吃饭的事,接下来几天,成了两口子的关注重点。

  每次吃饭,李玉英都凶巴巴地盯着女儿,逼着她一口一口吃下去。

  方圆那委屈样,方平看一次乐一次。

  这丫头接下来几天吃饭,都跟要她命似的。

  直到过了三天,血气丸的后遗症才消失,方圆恢复了胃口。

  这下子,更是让父母自觉找到了原因,果然是零食惹的祸!

  这三天没吃零食,女儿胃口恢复了,不是这原因还能是什么?

  连方圆自己都确定了,大概就是这样。

  全家人也都没多想,换成有武者的家庭,恐怕早就被拆穿了,方圆也早就来找方平算账了。

  女儿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面临的就是方平的高考。

  方平还没那么紧张,父母却是紧张的有些失眠。

  方名荣刚去教育局那边上班,不好意思请假,李玉英却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家照顾方平。

  ……

  一转眼的工夫,时间到了6月7号。

   7号一大早,方家全家人一起出动,护送方平去学校考试。

  方平考场没分在阳城一中,不过巧的很,刚好分在了实验初中,也就是方圆她们学校。

  路上,时不时地看到家长带着孩子,一起奔赴考场。

  不过多数家庭,都是父亲或者母亲一个人来。

  像方平这样,父母都来了,连妹妹都来的还是不多见的。

  方平看着家人紧张兮兮的样子,有些无奈,也有些暖心。

  等到了考场门口,方名荣还要上班,先走了。

  母亲和方圆却是一直不肯走,方平看着校门外拥挤的样子,忍不住想起了上次在瑞阳发生的袭击案。

  如今的方平,哪怕再次遇到了袭击,他也不怵什么。

  基础腿法的修炼,已经到了一个阶段。

  方平觉得,这时候的自己,再和上次那个妇人较量,赢的十有八九是自己。

  当然,那女人早就化成灰了,也没机会让方平再次证明自己。

  他不怕,可母亲和方圆可不行。

  劝说了好一阵,方平才让方圆拉着母亲先回家。

  观湖苑其实距离实验中学很近,也没必要在校门外陪考。

  ……

  等母亲和方圆走了,方平这才进了考场。

  “最后一关了!”

  考场外,方平喃喃一声。

  “武科五大关”,刚重生没几天,方平就一直在听这句话。

  如今,前面的关卡全都过去了。

  只要他文化课成绩不是太差,武大就没任何问题。

  尽管现在的方平,气血已经极高,可不代表他就能不去武大。

  他连一品武者都不是,王金洋这种三品武者还死赖在学校不走,武大自然有武大的好处。

  资源、师资力量、功法秘籍,这些都是方平需要的。

  武道路上,没人指点,靠自己摸索,想走的远,那是痴心妄想。

  方平要不是结识了王金洋,哪怕有系统作弊,他也走不到现在。

  《淬炼法》、桩功、战法,这些东西,哪怕他能得到,光靠他一个人,恐怕早就练岔了。

  除此之外,武大还有很多秘密。

  王金洋这些人知道的东西,好像都很多。

  可谭振平,方平因为父亲的事,也和他继续交流过几次,谭振平年纪是不小,可知道的东西真的有限。

  心里想着这些,方平进了考场,等待老师发卷。

  “武大!”

  这个词,是方平心里唯一想到的。

  ……

  同一时间。

  南江武大。

  王金洋正式接任南江武道社社长一职。

  原本还要等沈权毕业后,他在下学期再接任。

  可此刻,沈权身陷地窟,连张清南到现在也没回来。

  九大宗师封闭了地窟之门,张总督临走之前,在地窟入口附近找过,可是没发现张清南和沈权的踪迹。

  张总督要事繁多,不可能一直帮着搜寻。

  其他宗师也是如此,大家都很忙,而且地窟入口被封锁,现在也限制进入。

  除非……他王金洋自己成为宗师,要不然,很难让别人帮着继续找寻。

  “宗师!”

  接任武道社社长的那一刻,王金洋想的便是这两个字。

  他和沈权接触不多,可这位武道社社长,在他进入武道社之后,颇为照顾。

  更别说,张清南还是他的启蒙导师。

  哪怕真的身死地窟,他也要去看看,去为他们报仇,让他们魂归故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