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人以群分

  观湖苑。

  方平到观湖苑的时候,正好在小区门口看到了方圆。

  一想到刚刚被吴志豪那几个家伙笑话了一顿,顿时气势汹汹地喊道:“方圆!”

  方圆连忙转头,接着就一脸紧张,急忙对身边的一个女同学小声道:“我哥回来了,你先回去。”

  “你哥好有气势……”

  方平的恼羞成怒,被女同学看成了武者的威严,紧张之余还露出一些崇拜之色。

  有些恋恋不舍地看了方平一眼,又想到方圆说他哥很凶很凶,小女生朝方平偷瞄一眼,接着就急忙跑路。

  临走的时候,还没忘了正事,小声喊道:“方圆,别忘了……”

  “知道了,知道了!”

  方圆急忙打断,朝女生挥挥手。

  等同学跑远了,方圆这才满脸堆笑,朝方平挥手道:“哥,放学了?”

  方平迈步走来,瞥了一眼已经离开的小女生,脸黑似铁道:“你又干什么坏事了?”

  说着一顿道:“还在卖签名照?”

  “没有!”

  方圆急忙摇头,坚决否认道:“你都不许卖了,我哪敢卖。”

  “真的?”

  方平有些不太相信,刚刚这丫头和她同学明显有点小秘密。

  如今方平气血已经高达170卡,精神力更是往200赫迈进,耳聪目明,这俩丫头小声说话,他听的一清二楚。

  “真的!”

  方圆连忙举起了手,先是伸了三根手指,想了想又伸出了小拇指,坚定道:“我发誓!”

  “相信你才怪,没做亏心事,见了我喊‘哥’?”

  “哥,你别冤枉人!”方圆一脸的委屈,“你也太难伺候了,不喊你‘哥’,你说我没大没小。

  喊你‘哥’,你又说我做了亏心事……”

  委屈万分地辩解了一句,小丫头马上恢复正常,转移话题道:“哥,你们高三放假了没?”

  “放假了……”

  “太好了!哥,明天一起出去玩好不好?明天过节……”

  “再说!”

  方平总觉得这丫头没好主意,狐疑地扫了她几眼,也没再问。

  一边往小区走着,方平一边说道:“你们也快放暑假了吧?”

  “嗯,6月底就放假了。”

  “这段时间好好看书,别成天这里疯那里疯。

  等我考完了试,开始教你站桩。”

  “站桩?”

  方圆顿时兴致勃勃道:“我可以吗?”

  方平点点头道:“可以,桩功算是静功,对身体负荷不大,只要气血跟得上,就没什么问题。”

  这事他也咨询过王金洋和谭振平,两人都说没问题。

  年纪小练武,未必是好事,容易伤身体。

  身体还没长成,就开始习武,消耗过大,气血补充不足,最后发展成畸形、侏儒都是有的。

  不过只要气血跟得上,不修战法和《淬炼法》,桩功倒是问题不大。

  方平手头上还有不少血气丸、气血丹这些东西,他自己都用不上。

  卖的话,一时半会的也不好找买家。

  趁着自己还在家的机会,先给方圆打点基础,起码把桩功给学会了。

  听到方平说自己可以练武,方圆满脸的欢喜。

  这个时代,武者为尊,不管男女老少,没人不想自己成为武者的。

  方圆自然也想,可她年纪还小,加上之前家里也不富裕,方平都没走武科的路子,她自然也没想过自己会往武科方向发展。

  现在方平说教她桩功,小丫头笑的脸更圆了,恨不得马上就放暑假。

  见她欢喜,方平冷不丁道:“教你之前,先说说,你跟你同学商量什么坏事了?”

  “哥……”

  “不说算了,不说我就不教了。”

  “方平!”

  方圆有些气恼,又有些纠结,半晌才不情不愿道:“没商量坏事,你不是有不少旧衣服吗?我……”

  得,不用她说了。

  方平牙根都有些疼,头大道:“你够了啊!

  卖签名就算了,现在开始卖衣服了!

  过些天,你是不是还得把我也给卖了?

  臭丫头,你要那么多钱干嘛?

  没钱找我要好了,再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信不信我揍你?”

  “没卖衣服,卖的是情怀……”

  “闭嘴!”

  方平呵斥一声,苦恼道:“下次什么都不许卖!”

  方圆鼓了鼓嘴,有些不乐意道:“有钱赚干嘛不赚啊,你看上次卖几张签名照,就顶得上妈一个月工资了。

  都是些旧衣服,你签个名卖了……”

  “家里的事用得着你操心?”方平没好气道:“妈自己非要去干活,劝都劝不住,是钱的问题吗?

  没事少操心这个,过些天等我考完了,我来安排。

  你少跟着添乱!”

  方名荣现在还没去教育局那边,不过已经和老板说好了,这个月干完了就不干了,去教育局当门卫。

  陶瓷厂的老板也客气的很,一个月还没结束,前几天就把这个月工资给结了。

  结了工资不说,还非要补偿营养费。

  方名荣不要都不行,不要老板就跟着他倒苦水,到最后不得不接了下来。

  老方的儿子气血考核瑞阳第一,武大十拿九稳,这事早就传开了,陶瓷厂的老板可不想因为这点事得罪了一位武大学生。

  至于李玉英,方平也说了几次,不过李玉英说这个班不累,再说做的好好的,她忽然走了,老板那边没人做,耽误了别人的事,起码等别人找到了代替的人再走。

  老妈坚持,方平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等一段时间再说。

  兄妹俩边走边说,等到了家,李玉英已经做好了晚饭。

  方平父母前两天也搬了过来,原本准备请亲戚朋友吃顿饭的。

  可又寻思着,过几天方平就高考了,考完了还得吃酒,接连吃两次不合适。

  所以方名荣决定进新房暂时就不请客了,等到办高考宴再一起请。

  ……

  一进家门,方平就和母亲打起了招呼:“妈,这几天看着方圆点,别让她胡闹,这丫头上次卖了我照片就算了,刚刚还准备卖我衣服。

  这卖外套还好,卖了内衣内裤,多丢人……

  反正您在家帮我盯着点……”

  李玉英听到这话,忍不住愣了一下,接着就好气又好笑道:“圆圆,不许胡闹!”

  方圆气呼呼地瞪了方平一眼,有气无力道:“知道啦,方平都说好多遍了。”

  “你哥马上就要上武大了,你可别瞎胡闹……”

  李玉英也叮嘱了一阵,在李玉英眼里,武大的学生都是高不可攀的。

  以前想都不敢想,现在儿子也要上武大了,当然不能让女儿胡来,给儿子丢人。

  方平嘴上说着“丢人”,实际上对这些小孩子的胡闹也没当真。

  不过方圆年纪还小,这个年纪,方平不希望她过多地涉及金钱上的事。

  如今的方圆心理上还不成熟,这个阶段,玩乐学习才是主要的,其他的方平都不希望她过多涉足。

  和母亲提了一句,方平也不管方圆幽怨的眼神,径直上了楼。

  ……

  健身房。

  方平再次打通了王金洋的电话。

  电话一通,方平就直奔主题道:“王哥,最近我觉得我桩功进度缓慢了下来,距离我突破站稳境也有不少时间了。

  可站实境,一直没什么头绪……”

  王金洋:“……”

  老王有些无言以对的感觉,你突破站稳境不少时间了?

  你他么拿到修炼功法总共才两个月不到!

  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又是桩功,又是战法,气血更是突破了极限……

  就这样,你还有脸说不少时间了?

  王金洋揉了揉太阳穴,询问道:“你战法修炼的怎么样了?”

  “我目前只修炼了基础腿法,感觉还行,聚力、爆力我都能熟练运用了。

  主要就是‘粘’力不太会运用,一脚踢出去,直来直去,没办法让沙袋跟着我的节奏动。”

  基础腿法大成,“粘”住对手,算是一个标志。

  让对手在方寸之间,跟着自己的节奏来,这点很难做到。

  王金洋再次揉了揉太阳穴,半晌才道:“‘粘’力的问题,不着急。

  能聚力,能爆发,说明你已经具备了一些战斗力。

  ‘粘’力针对的都是实力相近的对手,比你强的,你‘粘’不住,比你弱的,没必要去‘粘’。

  这些问题,你独自修炼,也很难解决。

  其实归根究底,还是和桩功有关,你桩功一旦突破到站实境,对身体的掌控力更强,对敌人的控制力也更强。

  这时候,你再用‘粘’力,就能发现比现在容易的多。

  至于你想突破……”

  王金洋顿了顿道:“你要是在武大,还有辅助设备可用,更容易突破一些。

  可你现在没这些设备……

  这样吧,你买个滑板,站在滑板上站桩,什么时候能站到和平地上差不多,你距离站实境就差不多了。

  站桩,主要就是控制,控制身体重心,控制全身骨骼和肌肉。

  让身体能随着你的想法而动,而不是由身体作出动作,反射给你的大脑……”

  王金洋给了建议,也简单说了一下站实境的大致情况。

  说到最后,王金洋实在没忍住,询问道:“你们快文化课考试了,考完了文化课,接下来就是填报志愿。

  以你的情况,文化课要是还可以,报考两大也没问题。

  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方平这家伙,提升的太快了!

  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气血、骨骼、肉体强度全都打破了普通人的极限。

  现在就连桩功也在往第二境界突破,战法方面,方平的腿法王金洋尽管没见识,可聚力、爆力随心,已经代表方平具备真正武者的战力水准了。

   4月份回阳城,王金洋没想过方平会有这样的变化。

  当时他强烈建议方平报考南江武大,也是带着照顾方平的心思,毕竟他王金洋在南江武大还是有几分地位的。

  然而到了这时候,王金洋觉得,南江武大,也未必就是方平的好选择。

  其实这事,方平最近也想过,这时候王金洋问起,方平马上道:“王哥,这事我暂时还没想清楚,毕竟我对各家武大的情况了解的也不多。

  等我考完了文化课,成绩下来了,到时候还得麻烦你给我详细介绍一下……”

  “这个没问题,暑假的时候,我可能会回阳城。

  到时候你成绩下来,我要是在,我跟你具体说说,你再做决定,不要急着先填志愿。

  我要是没回去,你再给我打电话……”

  “好,麻烦王哥了。”

  “别客气……”王金洋客气了一句,最后又有些憋不住好奇心,干咳一声道:“那个,方平,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能说说你气血现在多少吗?”

  这小子越是了解,王金洋越觉得藏的挺深。

  方平气血现在到底多少,他也挺感兴趣的。

  方平微微犹豫了一下,考虑到王金洋一旦回了阳城,见面的话也能看个大概,方平想了想便道:“应该快接近二次淬骨的水准了……”

  “……”

  老王“呵呵”一声,也不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MMP!

   4月初,110卡左右。

  没多久,误服丹药,120卡左右。

   5月初气血检测,149卡。

  现在还没到6月份,明天才是6月。

  现在这家伙告诉自己,他桩功要往站实境突破,气血临近180卡,基础腿法也快大成了,另外还在备考文化课……

  这他么还是人吗?

  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在练武学习?

  王金洋的猜测虽然不是真的,可也相差无几了。

  方平倒不是不间断的练武,可他气血精神一旦滑落,他就用财富值加上去。

  其他人,都会有个恢复期。

  方平修炼一个小时,顶得上别人好几天的修炼成果。

  他一天有时候修炼五六个小时,顶得上别人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的成果,每天进步明显。

  如今距离开始修炼,也有50天左右了。

  这50天的成果,相当于别人正式修炼一两年,方平的进度其实也不算夸张。

  王金洋当初在武大修炼半年不到,成绩比方平还夸张一些。

  老王觉得方平不是人,方平还觉得老王真恐怖,一年不到破三品,方平觉得自己都未必可以。

  两人都觉得对方不一般,自己还得继续努力,却是从不考虑他们的进度,其他人知道了谁不在骂娘。

   PS:感谢书友161107160015019大佬成为本书掌门,撒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