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血色和平

  第二天。

   5月11号,周日。

  观湖苑。

  进房子的那一刻,除了方平,全家人都一脸的喜悦和震撼。

  楼上楼下,大大的客厅,阳光明媚的阳台,崭新的装修……

  在老房子住了几十年,习惯了一楼的阴暗潮湿,陡然间进了新房,哪怕集体装修其实很一般,在方名荣夫妇看来也是富丽堂皇,华贵无比了。

  方圆激动的都快疯了,进门就跑到沙发上打起了滚。

  接着爬起来就往楼上跑……

  看着女儿兴奋的样子,方名荣脸上露出难掩的笑容,转头看向方平道:“这些家具……”

  “都是便宜货,房子装修的时候附带送的……”

  方平也没说自己买的,陪着父母进了客厅,笑道:“可以扔了换新的……”

  其实他知道自己说了也白说,之前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借口让父母搬来,新买的这些家具都没用呢。

  不出他所料,李玉英马上嗔怪道:“都是新家具,扔什么扔!

  就这些挺好的……”

  说着,李玉英在楼下看了一圈,嘴上一个劲地念叨着:“真好!”

  “光线也好,地方敞亮。”

  “……”

  念叨了一阵,众人又一起上了楼。

  楼上,方圆已经选好了房间,见父母上楼,喜形于色道:“方平,我要这间房!”

  楼上总共两间卧室,一个健身房,一个书房,面积都不算小。

  新房卧室的面积,比老房子要大的多,不过这时候都是空的。

  上次方平买家具,就是简单糊弄一下,买了一个小沙发床放在了书房那边。

  李玉英闻言进房看了看,一看就呵斥女儿道:“你要什么房间,新房子咱们不搬来住……”

  方圆愣了一下,脸上满是委屈。

  方平也呆了一会,接着就笑道:“妈,您不会想着给我留着当婚房吧?

  我要上武大啊!

  我还没成武者,就有房子奖励了,您觉得我上了武大,成了武者,还会缺房子?

  阳城的武者,哪怕再弱,也不会住这种房子。

  等我武大毕业了,住的都是别墅。

  再说了,到时候还回不回阳城都难说……”

  母亲一开口,方平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这么大的房子,还是新房,当然要留着给儿子结婚用。

  直到这时候,李玉英大概还没缓过劲来,方平已经不再是那个平庸的高三学生,而是预备武者。

  这下子轮到李玉英发愣了,方圆也撒娇道:“就是嘛,方平都要考上武大了,武者可有钱了!

  妈,咱们搬来住好不好!

  这里距离我们学校也近……”

  女儿撒娇,儿子说以后不缺房子,李玉英只好转头看向方名荣。

  方名荣之前也和李玉英一个想法,可这时候,方平说话,方名荣意识到,方平已经和他不一样了。

  微微犹豫了一下,刚想开口,方平就笑呵呵道:“爸妈,别纠结了,今天刚好是母亲节,我也没准备礼物给妈,这套房子就当母亲节礼物送给妈了。

  爸,您别嫉妒,等到了父亲节,我也送您礼物。”

  “这孩子!”

  方名荣脸上带笑,心里不再犹豫,看向妻子道:“平平都这么说了,咱们就住着吧。

  回头抽空再添置点家具和日用品,过段时间再搬过来。”

  “爸,现在搬过来好不好……”

  方圆又开启了撒娇模式,她只想现在就住进大房子里。

  方平也笑道:“趁着今天咱们家人都齐了,待会就把缺的家具都给买了,今天一天给买齐全了,明天就能搬来住。

  老屋那边也没什么好搬的,带点衣服就行……”

  “哪能这么随便!”

  李玉英急忙阻止道:“这搬新房,得挑个好日子,还得通知亲戚来吃喜酒,哪能说搬就搬……”

  “再说了,咱们搬来了,家里的房子也得收拾好了租出去……”

  见母亲不同意,方平也不再劝。

  房子已经告诉父母了,他们怎么安排随便他们来。

  方圆一脸的生无可恋,她只想现在就住进来,可爸妈还要准备好多天,好绝望!

  不过全家最后还是统一了意见,今天去看看家具,该买的东西都给买齐全了。

  出门的时候,方圆拉着方平躲在后面,一脸期冀道:“哥,今天母亲节,你说新房子送给妈了。

  父亲节你也要送礼物给爸。

  那过些天妹妹节,你送什么礼物给我?”

  方平一脸懵逼,妹你个头!

  哪来的妹妹节!

  仿佛知道方平不理解,方圆一脸认真道:“就是儿童节啊,也可以当妹妹节过的……”

  方平哭笑不得,无语道:“那这么说是不是还有哥哥节?”

  “有啊,五四青年节,不过好可惜,过节的时候你不在家,我都给你准备礼物了,没送出去!”

  “呵呵!”

  方平狂翻白眼,熊孩子真讨嫌!

  ……

  上午,全家人一起去了家具城。

  和方平随便买不同,父母买东西,比了一家又一家,价格问了一遍又一遍。

  家具城上上下下跑了七八圈,结果还是没确定在哪家买。

  除了父母看花了眼,方圆也认认真真地跟着跑,她主要看自己房间的家具,一点都不嫌累。

  不过方平已经听到了父母小声在安排,楼上的两个卧室,方平一间,他们一间。

  至于方圆,住楼下的小卧室!

  方平听在耳里偷着乐,也不告诉一脸雀跃的方圆,很想知道这丫头选好了家具,结果被告知她要住小卧室是什么表情。

  当然,方平也不在乎住哪个房间,等上了大学后,他在家的时间不会太多。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吃中饭的时候,李玉英准备回家做饭。

  结果方圆自告奋勇,强烈要求自己请客,当母亲节的礼物送给李玉英。

  方平不得不佩服这丫头。

  昨天还说好了,这顿饭是请他的,现在又当母亲节礼物了,也就父亲节没到,要不然这丫头一顿饭能当几份礼物来送。

  ……

  吃完了中饭,方圆的小金库差不多也空了。

  付完账,这丫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方平,一副以后靠你了的样子,让方平很想把她的脸捏的更圆一点。

  下午父母还要去看家具,方平则是没陪着,去了一趟银行,又办了一张卡,往里面转了30万。

  他自己的卡里还剩下200万出头,这笔钱方平准备留着接下来做点生意。

  他先前的资金来源,都是无根之萍。

  不可能每次都有黄斌和金克明这种冤大头给他送钱,坐吃山空,方平的那点存货,未必能用到二品。

  武者靡费很大,这点方平已经深有体会。

  王金洋这种人,也不得不接任务,出来挣钱给自己购买修炼资源。

  方平虽然有财富值可以替代,可财富值也需要挣钱才能有。

  ……

  就在方平一家人为新房布置的同时。

  天南。

  被方平念叨了多天的王金洋,拖着疲惫的身子,出现在了天南一处军事基地中。

  此刻的王金洋,没有了往日的淡定从容。

  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破烂不堪,身上沾着一些干涸的血渍。

  王金洋身边,还有其他人存在。

  当日从南江武大出发,五品境的张清南带队,南江武大导师16人,学生11人,加上张清南总共28人的队伍。

  此刻,零零散散的或瘫坐或站立,总共不到20人。

  干净斯文的张清南,此时浑身污渍,右手耷拉着垂下。

  眼睛发红地环顾一圈,张清南声音沙哑道:“我们的任务结束了,今晚,九大宗师会发起最后的总攻,彻底镇压天南入口的异动!

  同学们都可以回去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刘老师,你待会就带队回学校……”

  “清南,你不回去?”被点到名的刘老师急忙问了一句。

  张清南微微摇头,低沉道:“今晚总攻结束,地窟入口会被强行关闭,我要带沈权回来!”

  “导师……”

  王金洋声音沙哑,双眼赤红道:“社长绝不希望您以身涉险,再入地窟!

  我知道,我知道您在自责,可这不是您的责任!

  是我们太过大意,没听从您的嘱咐,冒进深入,害的社长身陷地窟。

  可现在地窟入口处,已经危险万分,您不是宗师,再进去……”

  张清南沉声道:“不用再说了,我是南江武大此次任务的总负责人!

  没能照顾好你们,是我的责任!

  来的时候28个人,现在要走,哪怕已经牺牲,我也要带着大家一起走!”

  “导师!”

  “清南……”

  张清南脸色一肃,轻喝道:“刘老师,现在,你带队回校!

  等我找到了沈权,马上就回校。

  王老师他们……”

  张清南狠狠咬了咬牙,声音悲戚道:“安排好他们的后事,替……替我和他们的家人说声对不起……”

  刘老师双手握拳,深深看了张清南一眼,接着就沉声道:“我们走!”

  “老师……”

  “走!回去!事情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留在这于事无补,送王老师他们回家!”

  刘老师不再犹豫,转身就上了车。

  见其他人还站着,顿时喝道:“上车!难道你们想留在这断了武大的根基!

  等我们有了实力,再来报仇!

  我们若成宗师,重启此门,血债血偿,好过现在送死!”

  王金洋咬紧牙关,身体战栗,片刻后厉声道:“走!”

  此地已经非他们能留,只有等到突破宗师,才有希望回来报仇雪恨!

  伴随着王金洋迈步,武道社众人纷纷跟上。

  王金洋转头看了一眼张清南,大声道:“导师,我在学校等你!你若不回来,我就娶了你女儿!”

  “混小子,妮妮才十岁,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张清南笑骂一声,左手挥动道:“走吧,等我找到了沈权,和他一起回校。”

  众人不再言语,汽车缓缓启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